尚雄。

    巴旁公国第七机甲师首席教官。

    封号【疾风刀圣】。

    这124台A级机甲中,唯有他的机甲是A级非量产机型。

    另外123台机甲,采用巴旁公国内高端的手工匠师团定制而成,引擎采用从巴纳德星系购买的第八代定制冰山引擎,在加速时尾焰会呈现出一种纯粹而美丽的蓝色。

    全系列通用名称为【风旅者】。

    而尚雄的这部机甲的名称却多了一个字——【疾风旅者】。

    区别在与他手持的那柄长刀,其他机甲的长刀是闪耀寒光的亮白色,而【疾风旅者】却是青色长刀!

    刀身采用星云母金锻造而成的,这种金属哪怕在巴旁公国内部,都属于极其珍贵的战略金属。

    同时冰山引擎额外附加了一个引擎口,这让机甲的运动性提高了15个百分点。

    在内部的机甲比武中,尚雄所在的第七机甲师,从服役那天起,便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迅疾如风,侵略如火!

    这就是“疾风刀圣”尚雄的真实写照。

    “有没有负伤的?”

    尚雄淡淡的看了一眼作战光幕。

    “没有?!?br />
    “没有?!?br />
    一连串的回答传出。

    不多不少,正好123个,算上他自己,此次随炮舰前来的机师团战力全部保留下来。

    “很好,记住你们现在的身份,已经不再是巴旁的一员了,如果有谁出手留情被发现,我可以保证你不会看到明天的太阳?!?br />
    “一切听中校安排!”

    这个回答响起,尚雄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波动。

    他并不是纯血的木神族后裔,在这个国家郁郁不得志的日子已经太久了……

    而今天,就是向三皇子殿下证明自己的时刻。

    在这郁郁葱葱,弥漫着生命气息的玄鸟星上,上百台杀气腾腾的机甲此刻全部涌向那台坠落在山脚下的月语号。

    ……

    刺耳的警报声不断回响在耳边,光幕上实时显现出捕捉到几台机甲影像

    当那些浅灰色的机甲出现在几人面前时,沐凡突然感觉到身边的少女鼻息略有些急促。

    “怎么了?”

    “第七机甲师……他们都跟着鲁议员叛变了,我月夕·嘉兰诺德没有做过半点对不起他们的事,难道权力对他们来说真的是无法抵挡的诱惑吗?”月夕的眼睛有些红红的,她的声音中有些哽咽,但是又被非凡的意志力强行压下去。

    少女看着沐凡,眼睛中带着探寻、期待、憧憬,总之沐凡能够在对方的眼中看到各种美好的汇集……

    “沐凡,权力对男人是不是具有无可抵挡的吸引力?”

    少女那柔柔的、空灵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小脸仰着看向沐凡,等待回答。

    她似乎已经知道接下来的命运。

    自己恐怕会作为重要的筹码去交换某种政治资源,亦或是就此香消玉殒。

    “或许是吧?!?br />
    沐凡无所谓的说道,少女眼睛中的光泽瞬间黯淡下去,不过却在沐凡下一句响起时再次亮起,然后扑哧一声笑出来。

    “……不过对于我来说,还没有一盘炒饭来的实际?!?br />
    沐凡看向月夕,咧着嘴笑道。

    那没心没肺的笑容,一下子冲淡了这紧张的气氛。

    芸儿、韵儿两名小侍女慌忙冲进来,看着还站在这里的两人,急着大喊道:“公主你们怎么还站在这里,沐凡你带着公主先跑??!”

    月夕这一刻笑起来竟然有着瞬间魅惑众生的气质,她摇摇头,“第七机甲师团已经围过来了,我们走不了的。你们两个躲到腹舱中,他们的目标是我?!?br />
    “呜呜呜~~”

    两名小侍女听到以后拼命摇着头,“我们不走,我们要和公主在一起,死也要在一起?!?br />
    “两个小傻瓜?!笨吹搅俗约沂膛壑械募峋?,月夕知道再坚持也没意义,只是叹了一口气。

    然后转过头,看着沐凡,这一刻沐凡竟然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一种大胆、直接的目光。

    “沐凡?!?br />
    “嗯?”沐凡正想要告诉月夕事情在未真正到来之前,不要轻言放弃。

    “我喜欢你?!?br />
    ??!

    啊……

    两名哭泣的小侍女,突然呆住,同时瞪着大大的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家公主。

    而沐凡,则突然感觉脑子被当初的极殊兵十万吨冲压拳反复砸击一样。

    “你是我见过同龄中最优秀的人,你强壮、勇敢、乐观、无畏,我一直在想你是不是木神派我的守护骑士?!笨醋陪宸惨涣炒糁偷谋砬?,月夕反而咯咯的笑起来,这一次她毫不掩饰自己的爱慕之情。

    “在我们木神族,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如果在和平的时候遇到你,我一定会要你做巴旁的亲王。不过也不可能啦,那会可能也看不到你的英姿了?!?br />
    少女现在感觉脸颊火热热的烫,但是她依然大胆的说出这些话。

    因为下一刻,可能就再没有这些机会了。

    沐凡的直觉从来都是异常敏锐,从小到大,他最擅长看的就是眼睛。

    不论是动物还是人类。

    眼睛是心灵窗户,他能通过这扇窗户看到许多外表不曾表现出来的东西。

    而这一刻,她看到了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巴旁公主,月夕·嘉兰诺德。

    少女虽然羞怯,脸蛋儿遍布红云,但是依然坚持抬起头,用毫不掩饰的目光直视沐凡。

    好看的耳尖在金色发丝间轻轻抖动,月夕想在最后的时间里多看几眼这名优秀到极点的冷酷青年。

    沐凡看着少女倔强的目光,又转过头看了一眼旁边两名呆滞的小侍女。

    无声的咧嘴笑起来,然后伸出右手揉乱了对方一头纯净的金色发丝。

    终于让羞怯的月夕公主撑不住了,嘤的一声低下头捂住脸蛋。

    不过耳边沐凡温和的声音却清晰的传来。

    “气氛不要这么压抑,和说遗言一样?!?br />
    “时间没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结果如何?!?br />
    “我看腹舱里不是还有一台机甲么?”

    “时间还有很长,别这么早说。我肯定不会是最优秀的那个,但是……”

    “我肯定是最不怕死的那个?!?br />
    沐凡的身子转过去,看向光幕的一个角落,声音冰冷如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