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沐凡回头时,月夕公主已经安静的站在指挥舱入口,白皙的手掌紧握扶手。

    “你……”

    沐凡真的没有感知到月夕到来,他明明记得自己把她固定在座椅上了。

    月夕的面容上没有慌乱,她美丽而清澈的双目中带着一种希望,她晃了晃自己无名指上的那枚古朴戒指。

    “我只是想让你们安心?!?br />
    “岱森达日……一定能请你喝酒,对不对?”

    白皙的耳尖在金发中露出,没有抖动,那娇媚的容颜这一刻莫名的有些让人心疼。

    “一定能?!?br />
    沐凡的语气肯定,这是属于男人的约定。

    “我也要加入,我要请你喝宫殿里最好喝的雪蕊酒?!?br />
    未来的女大公,木神族的后裔,月夕·嘉兰诺德,在这一刻郑重的对沐凡说道。

    沐凡并不知道,在巴旁公国,雪蕊酒鲜有人知,因为那是皇室为成年子女准备的礼物。等到成年后,这雪蕊酒是要送给最信任之人,最为贵重的礼物。

    那代表着可以托付生命的信任。

    月夕·嘉兰诺德那份雪蕊酒,始终深藏在木神宫雪莲泉的源头之中。

    沐凡只是看到有些倔强的少女,嘴角咧起。

    “好?!?br />
    美丽的月夕公主,这一刻笑靥如花。

    “岱森达日已经答应了而且正在履行承诺,那么现在该我了?!?br />
    “月夕,这个位置,你知道吗?”

    沐凡一指光幕上的一点。

    月夕清澈的眼神落向前方,看着那颗被青色雾气包裹的星球,也正是先前沐凡看到的第二颗星球。

    岱森达日设定的路线是围绕现在这首颗星球绕行半周后,反向前进到第二颗星球的另一面。

    “玄鸟星,树神谷地。我知道……那里是伟大树神的领域,在那里除了鸟儿,谁都不可以飞翔?!?br />
    月夕脑海中瞬间就呈现出这个区域的景象。

    “莫名的电磁结界么,亦或是紊乱重力领域?”黑在自言自语的重复道。

    ……

    太空中那台发狂的【割裂者】,形如鬼魅,以超大范围的折行镖阵,竟然短暂的封锁了那些突击舰的前进路线。

    鲁议员的脸色阴沉的有些可怕。

    在姜上校的指挥下,火力竟然不增反降,这让月语号的规避越来越容易。

    再加上这烦人的【割裂者】阻碍,眼看月语号飞船就要脱离他们的火力范围了。

    “姜上校,我们的时间有限,刚刚内线告知巴旁禁军已经出动,他们就在第三行星上,而我的雀之舰队都已经按照约定在加铎帝国的边境集结完毕。现在如果被禁军追上,凭借这点的力量根本无法抵抗!”

    六十艘战舰的规模原本压制一个月语号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但是对方突然的脱离让他们的计划出现最大的变数。

    而现在接连的变数又在不断出现。

    鲁列突然感觉这份投名状的难度高的可怕。

    姜上校沉稳的眼神看了一眼角落上微不起眼的光幕,那边四艘重炮艇已经没入大气层。

    它们的弧线飞行距离比更大角度的月语号要短得多!

    所以始终未被发现的这四艘战舰,其实正在一点点接近月语号。

    而现在,姜上校心中计算的反而是那所谓树结界模式的停止时间。

    “交火开始已经过去几分钟了?”

    姜上校突然问道。

    “9分钟17秒?!?br />
    身边的一名副官精准答道。

    听到答案,姜上校转身正视鲁列。

    “鲁议员,在火力舰上配备的是帝国为你训练的精锐机甲部队,没错吧?”

    鲁列不是傻子,听到这句话,瞬间反应过来自己几乎忘记那四艘被调走的炮舰了。

    大脑仅仅思索不到两秒,就立刻答道,“当然,一共124台机甲,全部为A级。全都是我培养的死士,他们是我麾下最为精锐冷血的战士!”

    在A级这个划分领域一共三种层次,A、AA、AAA。

    当初沐凡在洛伽星遭遇到的断斧星盗团,那台一炮将RX-16半身汽化的机甲【斩雷】,就是AAA级非量产机甲,也就是勇士级机甲里的巅峰。

    而现在的A级,恰好跃过了勇士级的门槛。

    这就意味着,124台勇士级机甲。

    如果搭配上124名百战机师,那么绝对当的起精锐之称了。

    这种力量,在当初沐凡成长起来的洛伽星,几乎可以横推整个星球了。

    所以,鲁列的眼中带着傲然。

    “好,很好?!?br />
    姜上校抬起腕表,看了看时间,然后再次漠然看向光幕。

    当三十秒过去,他对着通讯器冰冷的说道:“开始蓄能,十秒后解除鱼隐模式?!?br />
    沙沙的声音中,简短的回复响起:“收到?!?br />
    那四艘穿梭在鱼型炮舰,舰首主炮开始泛起隐隐的蓝光。

    它们的行进方向,终于准备再次突出大气层。

    人心才是最难测算的数据,黑将所有的变量计算进来,却唯独无法测算指挥官的智慧。

    但是……

    作为最强悍的智能生命,它却将客观数据的采集计算臻至巅峰。

    当远处大气层表面开始出现漩涡时,黑立刻就注意到这种异象!

    漩涡出现,云层变亮,蓝光乍现。

    而这一刻,枯黄状态的树结界模式也终于消失,月语号飞船的涂层再次变成深绿。

    这一系列的变化,在短短不到2秒钟出现。

    留给黑的准备时间,甚至只有1秒左右。

    “老阴逼!”

    沐凡耳中传来一声愤怒的骂声。

    “稳??!”黑只来得及给沐凡提醒两个字。

    然后所有人猝不及防之下,整艘飞船陡然一拧。

    四道绚烂的蓝色光柱从斜后方的星球大气层内轰出!

    从四个角度直接锁死月语号飞船的位置。

    光芒一闪而过,刚刚侧身的月语号左侧三组引擎被蓝色光流吞噬。

    飞船内部,轰然的炸声响起。

    整个飞船被刮到引擎组的角落,瞬间失衡,近乎失旋。

    哪怕有着动态平衡装置,但是连续的360°翻转,已经远远超越稳定参数的极限阈值。

    两名侍女倒是在之前听话的把身体固定在安全柱上。

    然而月夕,却已经走到沐凡的身后。

    失衡的瞬间,少女来不及反应,身体就被骤然甩出。

    沐凡猛地回望过去,双腿屈膝,强悍的肌肉带来爆炸般的力量,整个人瞬间掠向后方。

    一手拽住被甩在半空的少女,那柔弱无骨的纤纤素手这一刻犹如溺水之人抓到救命树枝,死死攥紧。

    眼看少女的后脑就要磕碰到地面,沐凡猛地发力将月夕拉入怀中,整个人在空中强行扭身,后背重重砸向地面。

    月夕一头金色的柔顺长发散开与空中,当那透着娇嫩的耳尖擦过沐凡面颊时,瞬间变得通红,血**滴。

    她左手食指上的古朴青色戒指上,那枚水蓝色的宝石散发出雾蒙蒙的光泽,不但包裹了自己,也包裹住沐凡。

    沐凡肌肉绷紧都已经做好了与地面接触的准备,然而背部却犹如落到一层棉花上,毫无痛感。

    ???

    沐凡有些愕然。

    而怀中,月夕的脸蛋已经布满红霞,死死埋在沐凡胸口,不肯抬头。

    羞死人了??!

    这什么情况……

    沐凡有些茫然。

    他现在躺在地上,背上毫发无损,怀中却抱着一个娇媚可人的少女。

    淡淡的、甜甜的,如同果木般的丝丝香气,从紧贴着自己的月夕身上传入鼻尖。

    沐凡感觉自己搂着的人儿柔柔的、软软的。

    当初和糯糯时,好像都没有这种姿态……

    那种触感让沐凡浑身绷紧。

    所以,此刻的沐凡大脑也出现短暂的宕机。

    在黑强悍的控制下,从失旋中迅速恢复的月语号终于稳定下来。

    嘤咛一声,感受那双还仅仅搂着自己腰间的强壮臂膀,月夕终于咬着牙抬起头,脸红的如同熟透的苹果。

    那双纯净如水的眸子此刻犹如躲闪的小鹿,不敢直视沐凡。

    她柔柔而羞怯的细语道:“还不放开我?!?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