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形的星球近地轨道上,那六十艘浅绿色战舰组成的迎宾阵型,瞬间破坏。

    几乎是在这边月语号出现变化的短短30秒之内,那些引擎早就预热完毕的战舰,后方同时喷涌出橘红色尾焰。

    中央区域的巨大迎宾舰直接开始缓慢的挪动,而两翼那些……

    则犹如离弦之箭,脱离本阵向着月语号疾驰而来。

    “鲁列这个混渣?!?br />
    当看到撕破伪装的重型突击舰后,舰桥指挥舱内的岱森达日双目几乎喷出火焰。

    “果然是狼子野心之辈!”

    沐凡说的一点没错,这个看似无害的阵型果然是为两翼掩护的。

    在他眼前,光幕上显示双方的距离正在飞快接近。

    ……

    “突击1、2号,齐射?!?br />
    “突击3、4号,齐射?!?br />
    “火力1、2号,长距离压制?!?br />
    鲁列议员所处的旗舰停留在原地,并没有随着冲出去。

    在他身边,一名目光冰冷的军官,古板而高傲的在指挥战舰射击。

    那些命令精准的沿着某个特定的时间节点从口中吐出,在他身后,那些武器操纵员没有一丝慌乱。

    他的军服与鲁列那方的巴旁军服完全不同,而此刻他的气度,甚至还要压过鲁列议员。

    随着他的指挥,这些突袭而出的战舰,保持着严格的阵型,没有半点散乱。

    战舰腹舱位置探出的粒子炮发出一片又一片耀眼的紫色光芒。

    一团团高温灼热的能量团快速划过宇宙,如同密集的雨点向着那艘呈现枯黄色的月语号覆盖过来。

    高级指挥官的必修技能——预判射击。

    此刻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

    一片片光雨沿着玄奥的轨迹刺穿星空……

    鲁议员看着这名从强大的加铎帝国到来的高级指挥官,心中火热。

    终于可以近距离瞻仰到那个伟大国度的军事水平了。

    这也是自己交出的第一份投名状,能不能成为三皇子殿下的幕僚全看此役了。

    ……

    岱森达日站在指挥舱内,看着太空中闪过的光雨,自言自语的冷哼一声。

    “蛇形规避?!?br />
    那粗壮的双手竟然没有半点笨拙,灵巧的在控制台上操作起来。

    已经转变成枯黄色的飞船迅速开始在太空中歪歪扭扭起来,犹如一条灵动的蝰蛇。

    一片光雨落在月语号飞船身后二十多公里处。

    第二片光雨落在飞船右侧十多公里处。

    岱森达日的脸上露出微笑,沐凡为他争取到的先机实在是太重要了,这个距离恰好能让他操控战舰规避掉那些袭击。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在鲁列议员身边,那名严肃而古板的中年军官,脸上没有半点异样,他的口中只是在不断重复着修正命令。

    “一号舰炮位修正-3?!?br />
    “二号舰炮位修正4?!?br />
    于是岱森达日发现那些被他尽力规避掉的光雨,竟然距离本舰越来越近。

    刚刚一个S型变向,如果不是提前了5秒钟,恐怕这艘飞船就被对方轰中了。

    “咚!”

    护在月夕身旁的沐凡,只感觉身体一颤,木制地板过滤不掉的强烈震感瞬间涌来。

    沐凡身子轻轻晃了晃,双腿如生根般站立于地,单手扣住月夕左侧的金属扶手。

    “遇袭了?!?br />
    月夕抬头突然说道,眼中带着担忧。

    “袭击的威力并不强?或者说你们国家的舰队火力很弱是么?”沐凡推断问道。

    “不是,这是树结界状态下的舰体固化效果,十分钟内月语号的防御能力可以提升500%?!痹孪σ∫⊥?,目光中的担忧更深了。

    “岱森达日他的舰船指挥水平并不强,鲁议员反而是这方面的强者,恐怕月语号坚持不了多久?!?br />
    说到这里月夕再次扬起清秀动人的俏脸,眼中带着郑重。

    “沐凡,我们的交易取消??!现在还来得及,你如果还不走我真的会很内疚的?!?br />
    公主第二次下了逐客令。

    沐凡看着少女那真挚而内疚的眼神,摇摇头。

    “我说了不行的?!?br />
    “我去看看岱森达日先生?!?br />
    沐凡目光坦然,对着月夕轻点了点下巴,而后直接走向指挥舱。

    月夕公主看着沐凡那倔强而坚定的背影,心中突然闪过母亲还在世时同她的对话。

    “当时您是怎么选择父亲的呀?”

    年龄刚刚十二岁,性子活泼的小月夕趴在母亲的膝盖上,娇憨的问道。

    那个绝美的妇人抬头看看树宫顶上的藤蔓,似乎在怀念着什么,不过很快调笑着点了点小月夕的鼻尖,露出同样的尖尖耳朵。

    “你个古怪灵精,还不是因为你父亲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男人,他的心胸如同无尽的森林海洋宽阔,他的胆量就像一颗磐石般不曾动摇半分?!?br />
    这只是月夕当初成长过程中的一个小插曲,很多记忆中的画面都有些模糊了。

    但是那句最勇敢的男人却让月夕铭刻在心。

    她的父亲,巴旁的上代王公,是这个国家最勇敢的男人!

    咚的一声,一片光雨再次打到飞船表面,枯黄的“树皮”上泛起点点火花很快湮灭。

    这次的震动并没有动摇月夕的目光。

    她看着沐凡最后迈入指挥舱时的侧脸,心中的影子竟然有些悄然重叠。

    为了她随口说出的玩笑,做出一个无论如何都会去履行的承诺。

    “面对所有未怀恶意的人时,都谦和有礼?!?br />
    “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决不退缩?!?br />
    谦卑、诚实、英勇……

    月夕喃喃的自言自语道,“你是伟大木神的意志化身么?”

    “你是……我的守护骑士么?”

    ……

    当沐凡进入指挥舱后,又一道清晰的震感从脚底传来。

    双眼有些发红的岱森达日猛地回头,看到是沐凡之后怒吼一声:“不是让你?;す髅?!”

    然后又飞快的转过头去操作战舰。

    月语号终于开启了反击。

    沐凡的视线中,十二道能量组成的月牙回旋镖,旋转着从舰体上方闪出,瞬间划破星空,有三道月刃精准的落在为首那艘突击舰外壳上,一道爆出火光的巨大口子瞬间撕裂开来。

    璀璨的火花乍现,精准命中!

    再次操作,三枚月刃扩散轰出,眨眼间合一落下,命中那艘突击舰的弹药舱。

    叛军的第一艘战舰被击毁。

    不过岱森达日的心情却并没有好起来,因为这艘月语号在他的操控下,遭受的攻击频率却越来越密集。

    沐凡能看到旁边有个时间投影,倒计时已经变为了6分42秒,而且还在一秒秒的减少。

    这应该就是树结界模式的倒计时了吧。

    “不应该啊,不应该啊……”

    沐凡能听到那魁梧汉子有些难以相信的自言自语。

    “鲁列的舰队指挥怎么有这种水平!”

    虽然【弯月弩】接连击毁对方的战舰,但是那些光雨竟是渐渐要锁死月语号的撤退路线。

    “这不可能?!?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