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凡的声音平静,但在此刻,在这宁静而空旷的观景台上,犹如惊雷作响。

    对面男人将手臂收回,目光从手臂上那开始缓慢恢复的凹陷上一扫而过。

    “还算不错?!?br />
    岱森达日盯着沐凡看了看,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既然这个条件是他设的,如果对方达成后再说其他的,那实在不是男人所为了。

    看到沐凡竟然让巴旁苍狼闷声承认,月夕的眼睛越发明亮,她捂嘴咯咯的笑起来,“岱森达日,你竟然会夸人了,第一次见呢?!?br />
    雄伟的汉子面色有些发黑,自家公主这一刻竟然还看他笑话,索性直接闭目不理。

    “沐凡,你真的好厉害!我还没见过谁能得到岱森达日的夸奖呢。先前的话你不用放在心上,他人很好的,大多时候面冷心热?!?br />
    月夕替自家的护卫解释道,直接让魁梧汉子脸色黑的更加彻底。

    沐凡点头示意理解,然后真诚的询问:“现在算是通过了吗?”

    “当然?!?br />
    月夕开心的笑起来,出来这么多天,终于碰到一件有意思的事情了,心情莫名的好起来。

    “只是,你需要护送我回到巴旁公国,然后我会给你安排一班游轮返回定川,这期间大概会耽误你半周多的时间?!痹孪υ俅吻康髁艘槐?,示意这并不是某种白白送出的机会,而是有着“交易”的。

    “嗯?!便宸驳愕阃?,然后想了想,面色有些为难又有些期待的看着对方说道:“……我还有两名同伴,是我的同学?!?br />
    “不行!”这时候那沉默走回的岱森达日直接打断。

    “一共就五个名额。月夕公主,我,还有两名侍女,现在算上你,你难道想要喧宾夺主?”

    “等等?!痹孪κ疽饪嗟暮鹤酉炔灰祷?,想了想很认真的问道:“他们必须要参加吗?可是我对他们并不熟悉呀?!?br />
    “我不知道那件物品会拍到什么价格……我的钱可能不够,他们是来帮我的?!?br />
    谈到这里,沐凡着实有些不好意思,他也觉得自己确实有些得寸进尺了。

    只是,事情还有一线希望就要去尝试一下。

    “嗤~原来还是个穷小子。没有钱还来这里干什么?你除了一身力气不错,还有勇气也不错?!贬飞锶詹晃蕹胺淼乃档?。

    他实在搞不懂为什么公主对这个穷小子青眼相加,给了一个名额已经是天大的恩惠,竟然还不知好歹的提出进一步要求。

    听到对方的对话,沐凡轻轻鞠了一躬,“谢谢你们的帮助,这个要求冒昧了,我会再想其他方法?!?br />
    “不用?!?br />
    月夕声音清脆而果断。

    少女看着沐凡,露出一个纯净而好看的笑容,尖尖的耳朵再次不经意露出。

    “让芸儿和韵儿在酒店等着就好,至于我的安全,岱森达日你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未来女大公悄悄夸奖了一下忠心耿耿的护卫。

    岱森达日面色虽然还是不满,但是却缓和了许多,浑厚的嗓音开口:“一切听公主安排?!?br />
    说完之后,少女轻轻转身,纯净如婴儿的眼睛轻轻眨了眨。

    “这次可以了吧?”

    “铭记于心?!便宸驳ナ指毓?。

    “那好,明早8时30分,新月广场入口汇合?!?br />
    白嫩无暇的手掌轻轻挥了挥,佳人转身离去,看着四周那盛放的花朵就能知道月夕此刻的心情真的很愉悦。

    当沐凡站在观景台看着远处天空傻笑时,岱森达日已经护送月夕走到总统套房的门口。

    “公主……属下不解?!痹谠孪唇と敕棵攀?,魁梧的汉子低头闷声说道。

    听到这句话,月夕的脚步停下,收回,安静的注视着这名尽心尽责的护卫首领,樱唇轻启,声音如泉水叮咚,空灵而又袅袅。

    “能把你击退的学子,无论在哪所学院都是佼佼者,而且他的眼神很干净。父亲在世时曾经教导过月夕,行走的路上播下种子,终有花开树成的一天?!?br />
    多余的话月夕没有说,但是耿直的汉子已经明白了公主的意思。

    他恭敬的垂下头,“月夕殿下的智慧,照亮一切黑暗,是巴旁之福?!?br />
    少女两只清澈的大眼睛眯起,捂嘴轻笑道:“每次听你夸奖都觉得好有意思?!?br />
    “晚安啦,岱森达日?!?br />
    “好梦,公主殿下?!?br />
    ……

    第二天上午八时,胖子惊讶的连早饭都没有吃饱。

    三人如同木桩一般站在新月广场。

    而白毛则满脸犹疑的嘀咕道:“这就是你说的方法?”

    一大早他和哈里去找沐凡,结果沐凡一脸神棍似的告诉他们稍安勿躁。

    那神秘的模样让人一下就联想到沐凡是不是找到解决方法了。

    然后沐凡微笑着点点头。

    于是,现在三人就异常洒脱的出现在这里。

    “到底是谁?”这座空旷的广场上,不断有人从停车坪中走出,沐凡的目光没有一丝波动。

    而白毛和胖子则盯着一个又一个人的看,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

    “昨天刚刚认识的一名朋友,来自巴旁公国,她叫月夕?!?br />
    “女的?”胖子很会抓住重点。

    “嗯?!?br />
    “卧槽,昨天咱们一直在一起,你去哪儿碰到的女人???”胖子和白毛立刻炸毛了。

    于是沐凡连忙将昨晚的事情说出,直让这两人咋舌。

    最后用一句来形容,就是……这特么也行?

    “怎么,还没有找到上家么?”

    就在三人交谈时,一道语调颇为怪异的语言在耳边响起。

    然后三人回头时,恰好看到半血人金嘴角提起的那一抹讽刺笑容。

    “如果真的很需要,我可以将名额卖给你们,毕竟我们还是很文明的?!?br />
    “不需要?!蓖蝗汇宸部醋旁洞Τ鱿值牧降郎碛?,轻轻笑了笑。

    “哦?”

    金挑了挑眉,那白的几乎没有血色的面孔顺着沐凡的视线望过去。

    恰好看到一名步履摇曳间身姿婀娜,肌肤吹弹可破的金发少女。

    那一颦一笑,一动一静间,尽显出高贵的气息。

    而纯净无暇的眸子,更是让人目睹后难以忘记。

    在少女的身体左后方,一名身高接近两米的魁梧汉子,步伐稳健有力的跟随。

    少女那一身鹅黄色的长裙,金发上点缀的白色小花,魁梧汉子一身透着风霜气息的苍狼毛皮,毫无疑问的成为众人焦点。

    不论年龄,这些看到月夕侧颜的人,都会为那纯真无暇的眼睛所沉醉。

    然后心底泛起一个念头。

    【这是哪个豪门的天之骄女?】

    当月夕的目光在淡淡扫视一圈之后,恰好和沐凡的目光相对,然后甜甜的笑了起来。

    伸出那白皙素手对着沐凡挥了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