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迅速回溯……

    降落在?;旱募复?,自己似乎都没怎么好好注视四周环境。

    所以,自己还是没有印象。

    看着那双纯净的眸子,尴尬×2。

    沐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有些笨拙的岔开话题。

    “你也是定川学院的学员吗?”

    “不是,我来自巴旁公国,我的名字是月夕·嘉兰诺德?!鄙倥苁强牡纳斐鍪终?,“请多多指教?!?br />
    这种亿万分之一的几率都能碰上,让枯燥的旅途瞬间鲜活起来,月夕公主心情很是愉悦。

    而且,对方是定川学院的学子,那一定是个杰出的人物。

    这一刻,当月夕·嘉兰诺德心情愉悦的笑起来时,沐凡甚至都能感觉到这一片的美丽植被都散发出亲切的善意。

    这让沐凡的愕然直接写在脸上。

    这是什么科技?竟然能让植被联动。

    还有那个巴旁公国,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啊。

    不过这几率,真的是太巧了,两人在定川学院没有说过话,反而在遥远的辛奇洛商业联盟相遇。

    很快将心态调整过来的沐凡也微笑着伸出手掌,“很高兴认识你,我叫沐凡,定川一年级生?!?br />
    对方的手掌很柔软,仿佛新生儿那娇嫩的肌肤,沐凡甚至都有些担心自己力量稍大一点都会握伤对方。

    看到沐凡真诚的笑容,月夕能够感受到那颗并不作伪也并无杂念的心灵,甜甜的笑起来。

    “月夕公主?!?br />
    一声雄浑的声音在远处响起,接着就是一个魁梧的身躯出现,那一身与周围装饰格格不入的苍狼皮衣,透着风霜气息的刀痕脸庞露出。

    岱森达日一眼就看到了那边站在月夕公主身边的沐凡。

    然后气势雄浑的怒吼一声,“你是谁!”

    “离开公主!”

    再一声暴怒的开口,岱森达日那一身敞怀的苍狼皮衣猛地扬起,魁梧的身躯瞬间由静到动骤然跃起,犹如一只恶狼毫无征兆的扑杀。

    竟然敢握住公主殿下的手掌。

    该死!

    雄浑的声音响起时,岱森达日一步向前迈开,当脚掌乍一落地,一道残影瞬间从原地拉开。

    头顶那一撮不羁的发辫随着身躯的冲刺猛地在空气中拉直。

    首当其冲的沐凡,只感觉一股带着原始气息的凛冽杀机锁定自己。

    这瞬间激起了他的战斗本能!

    “岱森达日!住手!”当月夕看到这一幕,立刻惊怒的喊道。

    不过那如恶狼又如雄鹰一般的汉子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当月夕刚喊出名字时,那被黑皮手套包裹的右拳已然侵入沐凡身前两米之内。

    下一刻,就要将沐凡狠狠砸飞。

    而沐凡这时还保持着和月夕握手的姿态,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不过月夕只感觉对方的手掌突然一松,然后面前这温和的青年身上,瞬间腾起一股冷冽如刀锋般的气息!

    右脚轻轻向前一步踏出,右手弯曲向内,沐凡的左手压住右手腕,肘尖向外。

    当脚掌踏地那一瞬间,淡淡的一圈浮尘腾起。

    但是月夕越感觉从脚底传来一声重重的踏击声,心脏重重的一颤。

    她愕然的看着那道气势再度拔高一筹的沐凡。

    右脚踏地,身体以脚掌为圆心猛然逆时针半旋,左脚在空中飞速划过一个半弧后重重踏地。

    双脚宛如大桥的两根基柱矗立于地面,然后低头、躬身。

    右臂向外撑开了一点,肘尖不再向前,而是向上。

    左手推着垂直向下的右小臂……直接迎上对方拳锋。

    这人似乎是月夕认识的人,那就放弃使用重型招式膀手击。

    已是百战之躯的沐凡,将当初在洛伽星武馆和文少爷做陪练时的那招再度用出!

    只是动作更加迅捷、果断。

    气势也更加狠厉!

    B级格斗技——半臂守。

    沐凡平静而森冷的目光锁定着那只在视线里不断放大的拳头,那凛冽的压迫感几乎只在阮雄峰之下。

    于是右臂肌肉骤然发力。

    六式·钢铁。

    半截瞬间钢铁化的手臂瞬间与对方的重拳相撞。

    沐凡只感觉一声狠厉的狼嚎在耳边炸响,对方那拳头带来的气势仿佛

    轰!

    沐凡的鞋底一扁。

    整个身子竟然向后生生平移了整整一米,一道长长的黑色鞋印在粗糙的云岩石地面上。

    岱森达日那布满刀痕与风霜的面孔上,眯起眼睛,挡住了眼底的那一抹惊讶。

    对方,竟然……

    挡住了他的一拳狼突?

    而且……

    黑色的狼皮手套下,岱森达日的拳头松了松。

    刚刚一拳打在对方的手臂上,没有打断,也没有打裂。

    他只感觉自己是一拳砸在了钢锭上。

    那遇强则强的反震力量让他的拳头品尝到了一种久违的剧痛。

    保持左手托着右臂姿态的沐凡,平静的将目光投向对方。

    身形站直,双手分开,轻轻一抖。

    身形傲然而立。

    “想打么?”

    淡淡的反问,让空气中的气氛攸的一下紧张起来。

    那种平静中现惊涛怒浪的气势,让月夕公主用力晃了一下头,柔顺的金色发丝随之摆动。

    这就是来自定川学院的学子吗?

    ……好强??!

    现在月夕心中除了惊讶就是震撼,樱桃小口甚至都不由的张开。

    沐凡那毫发无损的模样,让她根本无法相信,这就是刚刚接下岱森达日暴怒一拳的表现。

    “你竟然敢亵渎高贵的月夕公主,我,岱森达日,绝不容许!”

    雄浑的声音中,一股蒸腾的热浪开始这魁梧壮汉肩上腾起,恐怖的气势这一瞬间开始不断攀升。

    虽然惊讶,但他竟然敢用那肮脏的手掌握着公主,简直罪无可赦。

    “岱森达日!你住手!”

    月夕愤怒的向前一甩。

    一个水蓝色的气泡直接从掌心脱手而出,直直砸到岱森达日身上。

    砰的一声。

    仿佛气泡破裂……

    淡蓝色的水雾炸开。

    沐凡只感觉一阵湿润的气息涌出,然后他就注意到那苍狼一般的汉子脸上以及发梢上都蒙上一层水汽。

    只是,除此之外……好像并没有其他变化。

    这场面,就像一个女孩气愤的向一个大黑熊扔了个水球般,却不疼不痒。

    不过魁梧的岱森达日立刻轰然半跪在地,低头闷声说道:“公主恕罪,只要岱森达日还在,没人能够亵渎您!”

    月夕那精致可人的小脸上,此刻全是气愤,白皙的肌肤此刻都泛起红云,她用力跺了跺脚。

    “你住手,他是我们刚到定川学院时看到的那名学员!”

    “碰巧遇到,我们正式认识一下,你怎么能不分青红皂白的出手呢!”

    “巴旁的苍狼与雄鹰,你那双锋锐的眼睛怎么可以不明辨是非!”

    虽然是在训斥,但是沐凡眨了眨眼,他第一次觉得训斥人的话竟然也是如此动听。

    月夕说话声音中带着的那种细柔和空灵,仿佛森林中自然声音的集合。

    嗯?

    岱森达日抬头看向沐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