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夕公主居住的是观景台之上的总统套房,只不过少女面对这处处充斥着奢华气息的顶级房间,感受到的只有一种物质的冰冷。

    身为木神族的后裔,月夕更喜欢自己那坐落在天界树上的宫殿。

    那里鸟语花香,每天睡觉时,都能听到鸟儿们对自己鸣出的晚安。

    这里虽然好,却不是她喜欢的。

    而楼下那巨大的观景平台,反而让月夕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现在是夜里23点,静谧的大自然气息让少女的心情终于欢快了些……

    岱森达日应该睡了吧。

    时刻背负国事的少女,终于可以避开那鹰隼一般的目光了。

    希望明天的拍卖能够顺利。

    顺利的完成木神祭祀,完成父亲的遗愿,然后努力做一个合格的女大公,木神族女王,将巴旁公国治理的更加美好。

    身上的担子很重呢……

    嘉兰诺德的姓氏在自己身上,一定不能没落下去,身边那些虎视眈眈的目光可是危险的很,三名曾经在加铎帝国游学的议员,并不希望自己能够继承政权王位。

    身为公国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木神大典是她继承王位的必经之路。

    而这次的拍卖会中,将会有两件极其重要的祭祀品出现,所以月夕·嘉兰诺德是抱着必得之心来到云美星的。

    有着忠心耿耿的护卫首领岱森达日一路?;?,自己才发现原来星空中还有这么多黑暗和险恶。

    当月夕那婀娜的身影出现在观景台时,观景台上那些千娇百媚的花朵仿佛活过来一般,都在向她打着招呼。

    一片片枝叶轻轻摇摆,沙沙作响。

    这一刻月夕的气息完全融入这偌大观景台上的郁郁葱葱中,无比自然,仿佛生来就是这般。

    如果更加形象的来烘托月夕出现时的动静,那就是沐凡都没有感觉到身后的气息。

    他只是感觉这片观景台上的植物一瞬间似乎都欢快起来,而海风吹拂到脸上的气息似乎也更加柔和。

    这让难得亲近大自然的沐凡,更加沉浸在这静谧的气息中。

    宽阔的观景台上还有十几个太阳伞,隔断了两者之间的视线,月夕自然也不知道远处被藤蔓还挡着一个活生生的人。

    或者说两人的实力对比悬殊,在沐凡隐匿气息已经成为本能时,月夕同样感知到沐凡。

    尽管两人只是相隔不足二十米。

    未来的女大公看到空无一人的观景台,眼睛一亮,选择了一处布满白蕉花的石头扶栏,伸出白皙而剔透的玉手,掌心向上,将一枚含苞待放的花骨朵笼入掌心。

    那青涩的花骨朵衬在掌心中,在淡淡的小夜灯下,更显得人比花娇。

    月夕闭上眼睛轻轻嗅了嗅白蕉花未开时那种青涩的微微芳香,嘴角自然舒展,露出一个令人惊艳的笑容。

    然后月夕白皙的额头向前轻轻碰触了一下手掌,一道浅浅的水蓝色光泽突然从她的右手小指上闪过。

    那是一枚做工极其精致的青木色金属戒指,上面用肉眼无法识别出的精细雕工雕刻出两根交错的藤蔓,在藤蔓顶端汇聚成一个古朴的戒托。

    一枚水蓝色的泪珠形状宝石镶嵌在其中。

    这枚戒指处处透着古朴气息,明明是很素雅的青色与蓝色,却显得异常大气。

    那道水蓝色的光泽就是从戒指顶端的宝石中散出,在经过少女的双手时变得氤氲,将青涩的花骨朵包裹其中。

    然后,下一秒……

    那朵被托在掌心的青色花苞竟然缓缓开放!

    不是时间放缓,而是在少女期待的目光中真的一点点绽放,在淡淡的月辉中绽放出一朵与手掌同样大小的茭白花朵。

    那花蕊中蕴藏的馨香也终于不再保留的释放在空气中。

    看着掌心中这朵娇艳的白蕉花,月夕心情大好,眯起眼睛咯咯笑起来。

    那尖尖的耳朵也从纯净的金色发丝下露出,随着主人的笑声一颤一颤。

    然后玩心忽起的月夕公主,又将另一枚粉色的垂丝兰花骨朵捧在掌心,鼓起红润的小嘴轻轻吹气。

    那朵本应在半月后才会绽放的垂丝兰也霎时盛开。

    “好开心吶~”少女终于发出了一声欢快呼声。

    这是月夕公主在自己宫殿里最喜欢做的事情。

    木神的伟大荣光照耀着所有的植被,也照耀护佑着所有族人。

    于是少女立刻准备起身寻找下一个目标。

    不过当那一头纯净的金色发丝向后甩起时,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有些惊愕的话语,让她的动作瞬间僵在半空,耳朵更是紧张的有些泛红。

    “那个……你能让花朵绽放?”

    沐凡惊讶而震撼的问道。

    两个同样惊讶的眼神对视,少女眼睛瞬间有些慌乱,呀的一声慌忙松开双手背在身后。

    “怎么有人……”

    嗫嗫的声音如蚊语,未来的女大公根本没有料到自己身后竟然有人,而且刚刚竟然将她用星云水戒将花朵催熟的一幕。

    自己刚刚好像咯咯的笑出声音了吧。

    好尴尬吶!

    沐凡也万分尴尬,他怎么也没想到如果不是那股猛然绽放的清香,他都不会知道自己身后竟然还站着一个人。

    一名气质淡雅的美丽少女,却拥有着他从未见过的本领。

    “我一直都在这里啊?!便宸脖攘吮饶潜?,他还想问对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只是月夕此刻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雀,那慌乱躲闪的眼神让沐凡也只能无奈的放弃询问。

    “啊,太抱歉了,我不知道您在?!?br />
    月夕公主听闻后,虽然还有些慌乱,但已经不失优雅的低头躬身说道。

    然后当她再次抬起头时,也终于能看清楚对面青年的模样了。

    这……

    怎么感觉有些熟悉?

    少女清澈动人的眼睛一眨不眨,直直看着沐凡。

    沐凡看到少女明亮的眼睛中那泛起疑惑的目光,心中有些纳闷。

    “额,没事,怎么了?”

    “我好像见过您?!?br />
    月夕的声音如同一个个音符在清脆的跳动,虽然是星际通用语,但是音调却异常婉转动人。

    沐凡低下头想了想,很肯定的说:“我没有见过你?!?br />
    “但是我应该见过您?!?br />
    少女优雅而礼貌的说道,似乎发现自己又碰到一件新奇有意思的事情,语调突然有些欢快起来。

    “我之前在联邦的定川学院,见到过一个气质、轮廓和您很像的人?!鄙倥险娴乃档?。

    而这一次,终于轮到沐凡惊讶了。

    “我确实是定川学院的学员?!?br />
    沐凡的回答让少女睁大眼睛,脸上立刻化作惊喜,“那真的是您了!就在定川学院的?;?,那天我见到您独自一个人背着行军包向外走去,气质很独特?!?br />
    这个答案也终于让沐凡确认了,自己真的和对方碰过面,只是自己并没有留下印象。

    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