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沐凡犹如一头即将扑起的猎豹,那无处不在的杀机彻底笼罩对方。

    小胡子垂在身侧的左手,终于不自然的握紧了一下。

    这一刻,他感觉身侧的青年身上腾起的气息,恐怖而浓重。

    【这才是真的你吧……】

    心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小胡子目光直视沐凡,“我没有恶意?!?br />
    这次的声音坚定而郑重。

    沐凡的杀机终于收敛,他冷漠的看着对方,“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br />
    养父母仅仅是拾荒者,在那片每天都有人死去的荒野边缘,根本不会有人注意这些细节。

    少数知情的人随着沐凡长大,也都渐渐没有出现在他的视野当中了。

    不是饿死,就是病死。

    至于他是养子的消息,那些剩下的极少数知情者,连生活都是朝不保夕,谁会有闲心去嚼舌头。

    而现在,这个来自加铎帝国的陌生人,张口就说到了沐凡最在意的**。

    对方调查过他!

    这怎么能让沐凡不戒备。

    心知如果不透露一些信息,他恐怕无法离开了。

    于是小胡子,将手中的杂志合上夹在身侧,转过身,“我只是受我的主人安排,过来见见您,并表达我们的善意?!?br />
    “有些事,您处于才猜测之中,我的主人同样处于猜测之中,您可以把我们当成您在加铎帝国最强大的援助?!?br />
    还没等沐凡开口,小胡子微微鞠躬,“只不过现在的时机,主人并不适合和您见面?!?br />
    沐凡不为所动,声音淡漠,“你一口一个主人,来自加铎帝国,你认为我会相信你么?”

    “我的主人,他姓沐?!?br />
    这一句话,小胡子深深鞠躬,而后起身直面沐凡。

    听到这里,沐凡眼睛瞬间瞪圆,仿佛一道电流从头顶划到脚底。

    整个身体都激灵一下。

    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姓氏其实是——阿迦修罗!

    然而,当年养父母捡到他的时候,却有两个牌子。

    一块无名金属的牌子,刻着【凡】。

    而另一块沉甸甸的木牌,刻的却是【沐】!

    沐凡深呼一口气,眼神中潮水般的杀机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凝重。

    “他在哪里,什么时候见面?”

    “抱歉,关于地点现在并不便向您透露,因为这恐怕会给双方带来危险。时间的话,当主人安排好自然会通知您?!?br />
    这句话也终于向沐凡透露了一丝信息,那就是他的主人似乎并不是处于绝对安全的区域,或者说派人过来见面都是冒着一定的风险。

    沐凡点点头,“明白?!?br />
    “感谢先生体谅?!?br />
    小胡子向着沐凡微微点头致意,并整理了一下措辞后说道:“请先生近期小心联邦内部,军部和世家之中都有您的敌人。至于帝国针对您的行动,您可以不必在意?;褂小蔽颐切枰鱿质?,自然会出现在您的身边?!?br />
    “至于今天,我并没有见过您,您也并没有见过我?!?br />
    听到这里,沐凡心中不禁感慨对方说话的滴水不漏。

    这简直比他见过的所有情报窃取者都要专业,甚至他现在才注意到对方的双手都套着一层浅浅的透明手膜。

    没有任何个人信息泄漏。

    说完之后,小胡子对他笑了笑,然后伸手摊开手掌:“先生,杂志可以还给我了么?”

    沐凡将杂志递出一个角,然后任由对方将杂志优雅的取回。

    “今天很高兴能和您交谈?!?br />
    “我也是?!便宸蔡鹧劬?,笑了笑。

    原本自己踽踽独行,在迷雾中探索。

    在修罗将记忆回溯以后,这片无尽迷雾的前方悄然开启一条缝隙。

    而现在,竟然犹如神迹般又出现一座灯塔。

    在对方拇指与食指摩挲过后,这片区域的声音隔离瞬间消失。

    那些细微的交谈声,旅客的走动声再度传入耳中。

    看着小胡子离开的背影,沐凡笑了笑。

    原来自己也有这么好运的一天。

    他并没有回到座位,而是依然站在这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浩瀚星空,目光悠远。

    ……

    从星河联邦第四星区的蓝都星,到加铎帝国的国都帝王星,仅仅空间虫洞都需要穿行不下十个。

    超过一百五十光年的路程,这期间涵括了多少浩瀚如烟的星辰。

    在这片星空中,明面上是两大超级势力。

    联邦与帝国的对峙局面已经持续百年。

    然而,更深层,真的要给这些势力进行排序的话,恐怕是不会有人认为联邦是能够凌驾帝国之上的。

    殿下绪阳,作为皇室子嗣中最为杰出的继承人,无论从个人实力还是民众支持的呼声中,都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地位。

    看似不学无术,声色犬马,但是遇大事每每出手却总卡在最为关键的时刻。

    国事、家事、私事,无一落下。

    帝国皇室禁军大元帅雷恩加诺的支持,更是十余年没有动摇过分毫。

    此刻在一座高耸入云的通天大厦的顶层。

    入眼尽是一片金碧辉煌,无数薄纱掩体的诱惑身姿正在铺就鹅卵石的中央大厅翩翩起舞。

    她们脚下一片又一片的水花漾起。

    “天华,七弟那边的举动你最近注意到没有?”

    绪阳那高大的身躯此刻并没有站立亦或是坐着,而是看似懒散的枕在一名侍女丰腴白皙的大腿上,任由那柔弱无骨的十指按摩头皮,正闭目对旁边随口问道。

    这片大厅内,竟然是只有两名男人。

    一名是绪阳,另一名……

    却不是雷恩加诺!

    那是一名面如冠玉的,目光深邃的青年。

    乍一看上去似乎只有二十七八岁,但是细看又会被对方眼中透出的智慧光芒所吸引。

    这是一名阅历丰富到人们已经无法通过眼睛观察年龄的青年,从气质上看和齐龙象竟然有着惊人的相似。

    此刻,他正独自坐在大厅一隅,身边没有任何侍女服侍,仅仅是自己在自顾自的吃着桌上的精美水果。

    “七殿下最近有些仓促,明线三条,暗线五条,不知绪阳殿下说的是哪一件?”

    这名青年拿起一枚硕大的龙眼,轻轻送入口中,眯起眼享受的咀嚼着。

    “这么多啊……哈欠,我都没注意,还是你更细心?!?br />
    绪阳示意侍女换一个位置捏捏骨头,然后漫不经心的开口:

    “所有的线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