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廊在山顶的尽头,连着一个古香古色的尖顶木屋。

    四四方方的屋子,窗台紧闭。

    地势高却平坦,窗外鸟语花香。

    距离自己五十米左右。

    不过说完之后沐凡却并没有动弹,而是看向那名向自己透露出消息的青年,对方的心理此刻已经彻底崩溃,依然瘫坐在地。

    “你知道进去的方式么?”

    那名青年听到后拼命摇头,“不知道,那里就是平常都不会允许我们过去的,那里的机关或许只有家主和唐泽先生知道了?!?br />
    “唐泽是谁?”

    “他是我们的头领,刚刚……已经死了?!鼻嗄暄柿艘豢谕倌?,恐惧的说道。

    “哦?!?br />
    沐凡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看向这名青年,“从现在开始,跑到山庄的外面,你就能活?!?br />
    听到这里,那名青年体内凭空多出一股力气,他拼命的从地上弹起,连滚带爬的向着外面冲去,也不管那已经千疮百孔的地面上有多少凸起和障碍。

    沐凡的目光落到那鸟语花香的山顶茶室,嘴角咧了一下,右脚轻轻抬起。

    外骨骼装甲【晓雷】的右腿再度亮起紫色电芒。

    然后在无数人的视线中,原本静静站立在青木山庄中央的大雷枭,也同时抬起右腿。

    “它又动了!”

    仅仅这一句话,就足以说明大家对大雷枭的关注程度。

    因为这台华丽而雄伟的机甲,现在的一举一动,都代表中某种对自的向往和对压迫的反抗。

    那些并不知道沐凡之前到底说了什么的关注者们,他们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这台机甲上。

    “难道刚刚的通话,那个人向政府妥协了么?它是不是要离开那里?!?br />
    “只是看这台机甲的举动,似乎不大像想要离开的样子啊?!?br />
    “它抬起了右腿……”

    没错,在那无数目光注视中,沐凡和大雷枭同步抬起了右腿。

    嗯?

    天空中,海曼议员注意到这一幕,鼻腔中发出一声疑惑。

    大雷枭脚踝部位的等离子发生器亮起湛蓝色的光芒……

    沐凡的右腿停顿了一下,原本都凭其呼吸的人群们,呼吸也跟着停顿了一下。

    然后那条布满雷光的机械右脚轰然跺下。

    巨大的阴影在沐凡头顶一闪而过,然后在眼前犹如雷霆落下。

    整座山庄的地基,这一刻连同山坡同时震颤。

    然后高达百米的土浪从大雷枭脚下四周腾起,遮天蔽日。

    卫星画面记录不了这里的声音,但是足够人们脑补。

    至于附近的军队,那些站立在地面的士兵,差点摔倒在地。

    这让装甲车里的武器专家惊呼有人投放了震源炸弹。

    刚刚发送完信息的海曼议员,这一刻目光再次被下方吸引。

    烟雾散尽,沐凡的脚下出现了一个直径不超过半米的凹陷。

    而大雷枭的右脚,却直接将古色古香的长廊,踩踏成齑粉。

    脚掌的前段……擦着那茶室木门的的边缘,深深没入地底。

    右脚缓缓提起,一个直径超过十米,深度同样超过十米的巨大深坑出现在沐凡面前。

    机甲脚掌上的泥土与碎石还在不断掉落。

    身上光芒熄灭,沐凡切断了与大雷枭的同步,看着面前那直接被踩出半截面的金属通道,阴暗的光线下,依稀能看见紧闭的合金大门。

    这就是所谓的地底茶室了吧?

    沐凡轻笑一声,左手提着那柄重剑,就这样向前走了几步,纵身一跃。

    咯噔一声,整个人站在大雷枭踩踏出的平坦坑底内。

    由于山顶优良的采光,在金属通道的外围视线还是非常清晰的。

    沐凡并不知道,无数人注视着他正一步步向着那间地底茶室走去。

    在某个未知的角落中,干净整洁的房间内,光线一半光明一半黑暗。

    屋子里飘着淡淡的咖啡香气以及浓郁的香草味道。

    一双黑亮的眸子在阴影中亮起,他的目光注视着那光幕中雄伟的大雷枭。

    “这种气势与作风……”

    “真是远远超出我的意料,不论怎么说,现在我们恐怕真的是同一战线了?!?br />
    山主将品完的咖啡轻轻放在木桌上,目光中带着掩饰不住的欣赏。

    “正如现在,最愤怒的是那些高高在上的世家,却不是那些每日为了生活而奔波的平民?!?br />
    “这真是今年我最正确的投资,你说是不是,暮苍?”

    “在您身上,我见到了当年将军的风采?!?br />
    带着金丝框眼镜的中年男人恭敬说道。

    “又在拍马屁?!鄙街餍β畹?。

    暮苍低头跟着赔笑。

    一主一仆,带着轻松的气氛交谈,让这座房间内的空气都仿佛活过来一般。

    ……

    光线由明转暗,那残存的半截管道遮挡住了光照,也让沐凡开始踏入阴影之中。

    站定,看着面前的紧闭的大门,已经出现了轻微的变形。

    很显然,刚刚大雷枭那一脚已经破坏了这座大门的结构。

    沐凡扛着重剑,提着双筒滑膛枪,抬腿,屈膝。

    视线停留不过半秒。

    一道紫色光影猛然在空气中闪过。

    沐凡一脚重重踹出。

    轰!

    本就已经出现变形的合金大门,根本无法承受沐凡那在外骨骼加持之下近十吨的恐怖脚力。

    门框与混凝土连接的部位直接崩开,伴随着令人牙酸的金属扭曲声。

    那扇大门被一脚轰然踢飞。

    烟尘腾起。

    沐凡的视线却不受任何影响,迈步踏入。

    在他的正前方,那扇大门砸穿了两层木墙,直接镶在了茶室的内墙之上,好似一件艺术品。

    在他的右前方,一名老者正盘膝坐在一座泛着素雅之意的榻榻米上。

    一头银发下,那犹如毒蟒的眼神一闪而过,瞬间变得慈祥与坦然。

    “你来了?!?br />
    唐智的声音响起,他此刻好像一名久等客人到来的主家。

    噔、噔、噔……

    沐凡不徐不疾,一步一步走到唐智面前站定,面甲弹开,露出了那张已经褪去青涩气息的脸庞。

    “这里还真不好找啊?!便宸残α诵?。

    “这一局,我唐智输了?!崩先说牧成纤坪醪⒚挥泄嗟幕怕?,他仅仅是语气感慨的说道。

    这一刻这名老人身上的镇定,完全无愧于掌握唐家数十年的气度。

    “然后呢?”沐凡不置可否。

    这一刻他的身影消失在地下,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中,却也同样拉起了所有人的好奇心。

    不过,这段对话终究是无法传出去了。

    “你要钱?女人?地位?还是我唐家的基业?”唐智苍老的右手握着两颗木核桃,声音虽然苍老但是中气十足,完全没有外面那些人临死前的慌乱。

    “如果你开口,我都可以给你,以后唐家见你退避三舍?!?br />
    沐凡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对面这似乎在挣扎,似乎在引诱,又似乎在等待什么的老人。

    沐凡并不知道,此刻高空中正有两台处于A级巅峰的勇士级机甲向这里赶来。

    【木影】、【青弩】。

    两台将远程攻击几乎极限化的机甲。

    军方的非量产王牌机甲之二。

    此刻的沐凡,仅仅是在茶室中,看着对面那神态自若的老人。

    唐智的开口,那份量可是不轻。

    “毕竟是一家之主啊……”

    沐凡感慨着将重剑挂回背后。

    这个动作让唐智的神色中露出一丝丝放松。

    不过,沐凡突然露出洁白的牙齿,微微一笑,声音却在下一秒冰冷如铁。

    “但,那又怎么样呢?”

    一只手陡然弹出,虎口大张,如同铁钳直接扣住唐智的喉咙。

    然后……

    将这头藏在幕后的老毒蟒,生生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