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雄峰那似笑非笑的神情,当真给对面年轻的少校产生了不小的压力,但是想了想他努力抬起头直视阮雄峰。

    这名年轻的军官看着阮雄峰诚恳的开口说道:

    “阮团长,我们需要的是和您的学员进行沟通,我们希望您来出面……”

    “打住,老子不是来听你们废话的,换个话题?!?br />
    大光头斜眼撇着这眉目间透出一股正义和英气的年轻少校,扬了扬下巴,“比如你们那是不是最近来了几个脑子缺根弦的傻货?”

    ???

    那名少??醋琶媲安话刺茁烦雠频墓馔纺腥?,眼中腾起怒气,但最终还是沉默的屈服了。

    他不敢忤逆面前这个魔王一般的光头。

    那强盛的气势,透过光幕都能清晰的感受到。

    以至于中将最终默默看着将那名自作聪明的作战部上校,一言不发直接将其轰出了指挥室。

    世家对军队的渗透,此刻就是最好的体现。

    少校到来之前,他的直属上级金大校特意嘱咐道:“只要别激怒那个光头男人,最终结果不需要我们亲自出手杀人,能答应的就答应吧?!?br />
    最后大脑依旧处于混沌状态的年轻少校迷迷糊糊的就走出了指挥所。

    这种有损联邦军方威严的谈判,不能由高层亲自出面,一个军衔不上不下的少校却是最好的选择。

    年轻的少??醋潘闹芡榇匆牡S悄抗?,挺直了身子,“阮团长,确实有部分人员已经被威尔科特斯中将赶出了指挥大厅,相信接下来中将回追究其相关责任的,关于这件事的真实程度您大可以和军部进行核实?!?br />
    “哈哈哈,我还信不过你们吗?”阮雄峰抚摸着自己的大光头,哈哈笑道。

    但是这个姿态却让在场的人同时默然无语。

    这个老兵痞如果要论流氓的程度,在所有人里当排的上第一。

    “阮团长如果不想出面,那么军部希望有一个方式能够和大雷枭的驾驶者进行沟通?!鄙傩;叵肫鹱约旱娜挝?,忍住爆粗口的冲动,再次低头问道。

    “沟通?有什么沟通的必要吗?有人杀我徒弟被他命大躲过去了,现在要杀回去,这件事需要什么沟通?”

    “军部首长在想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个屁,我徒弟的命差点就没了,误会他姥姥?!比钚鄯迓盥钸诌值乃档?。

    这次莱尔(Liar)少校背后的几名随行军官,忍不住握紧手中的枪。

    然而阮大光头仅仅是看似无意的抬头看着沉重而压抑的飞龙号,笑了笑。

    那些军官又强迫将双手松开,场内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阮雄峰摆明的不配合,却让所有人都无可奈何。

    那些定川学员,他们狂热的看着阮雄峰那伟岸的背影,虽然很多人没有被这个光头亲自教导过。

    但是现在这个男人的一言一行,却在真真切切的感染着众人。

    年轻少校,这一刻再次低头!

    “不论有无误会,请阮团长告知我们通讯方式,我们想和您的弟子进行直接的通话,或许他的答案并不是我们现在讨论的内容。军部仅此一个要求,希望阮团长能够……支持?!?br />
    就在莱尔少校说出这番话的同时,那辆烈火坦克前方死不瞑目的培迪·汉森尸体依然无人敢动。

    这种鲜明的对比,在众目睽睽之下,无不是一种对于军部淡淡的嘲讽。

    偏偏当事人却不敢有丝毫反驳。

    因为那个光头男人背后展现的力量,甚至要凌驾于蓝都星军部之上!

    听到少校的请求,阮光头脸上泛起一丝奇异的表情。

    那是一种略显古怪却又想笑,想掩饰但又懒得掩饰。

    军部和那个臭小子沟通,那结果要是不精彩,他都不信。

    他倒是真的期待军部准备用什么措辞来招呼他的宝贝弟子。

    于是莱尔少校的面孔跟随着阮雄峰的表情一同变得异?!芽?。

    终于阮雄峰语重心长的拍了拍对方肩膀,宛如一名正在鼓励后辈的老成前辈。

    “你们真的想要和大雷枭进行沟通?”

    “嗯,是的,而且请您相信我们绝对不会对大雷枭贸然发起攻击?!?br />
    阮雄峰嗤笑一声,“你们倒想攻击,来,告诉我能干的过么?”

    “阁下!”少校的脸涨得通红。

    “太抱歉了,我并不是在针对你,我是说的你们所有人?!鄙傩I砗蟮氖傩闹幸黄钅锷?,他们怕真的忍不住开枪,哪怕死也要给那家伙来一梭子。

    “好吧好吧,你们这些没见过血和火的军官们,真是连玩笑都开不起了。既然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吧,可以一字不落的传递回去?!?br />
    阮雄峰淡淡的注视着对方衣领上的那枚声音采集器。

    “请阮团长不吝指教!”

    阮雄峰拍了拍少校的肩膀,语气悠远的说道:“大雷枭的防御力场结界,你们可以用七级以上的战列舰主炮或者S级的机甲轻易击破,可是你们恐怕又不能这样做……所以,你们想和大雷枭沟通,只剩下一个方法?!?br />
    “什么方法?”

    “拉横幅会不会?那种最原始的欢迎标语,越简单越好,大雷枭对低级玩意没有阻隔的?!?br />
    阮雄峰就这样将这个军方无比关心的答案说出来,偏偏脸上却挂着一幅我是为你好的表情。

    少校脸色此刻鼻腔中喷出的气息都有些炽热,他的拳头捏的咯吱作响,身体在抖动。

    “阮团长,您确定您是认真的吗?”

    “废话,不认真老子和你墨迹这么半天?大雷枭的【天地囚笼】又不能隔绝视线,你们只需要用最夸张的姿态引起他的注意,然后打出你们的标语,那么我相信他会给你们开启一个通话途径的。毕竟,我们都是联邦军人!”

    阮雄峰眯起眼,似乎在回忆当年的峥嵘岁月。

    “除此之外,难道没有别的手段么?”

    “别无他法?!?br />
    光头男人摊开双手,满脸无奈。

    “好,感谢阮团长的配合?!?br />
    这个看似荒诞的回答,竟然得到了这支部队的认可。

    一群刚从司令部赶来的军人们,此刻压抑着满肚子的郁闷和怨气,撤退到五百米之外,开始将获得的情报反馈。

    不过这个反馈,却是分成了两部分。

    第一部分,就是将这里发生的事情,以及阮雄峰的表现,以记叙的口吻进行叙述,并没有侧重讲解阮雄峰的方案。

    第二部分,就是直接反馈给政府一方,这是联邦宪法规定的紧急情况政府知情权,莱尔少校重点将阮雄峰的话转述过去。

    天讯那端听到这个扯淡的回答,沉默良久……

    然后幽幽的声音传来,带着无尽的怒气和怨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