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

    这片被层层封闭的空间内,犹如巨锤敲击大鼓。

    注视两人的士兵们耳膜突的一鼓。

    那种难受的感觉让他们不由自主的放下枪口,拼命揉着耳朵。

    外骨骼【刺枪】上的信息捕捉屏……

    再次空白。

    那是阮雄峰的速度超越临界点的表现。

    已经冲到半空的培迪·汉森只感觉眼前一黑,而后阮雄峰那带着痞气的大脸突兀的出现在他面前。

    而自己拳锋上的钢锥恰好和那颗大光头错开。

    他的眼睛一缩,急促的想要闪开。

    然后,他就看到阮雄峰对着他龇出一口大白牙。

    右臂屈肘收拳,仅仅十公分的收拳深度。

    然后拳锋前方的空气下一刻仿佛一个破裂的气泡,空气直接被这个光头男人轰爆。

    方寸之间,这一拳打穿压缩的空气。

    在拳锋与那层钢甲接触的瞬间,一个直径超过30公分的凹陷直接显现。

    旁观人群眼中,那名少?;肷淼耐夤趋雷凹?,轰然间炸成漫天碎片。

    一道人影被重重从里面轰出。

    咣!

    仅存的背部外骨骼装甲,重重砸到烈火坦克表面,发出一声沉重的响声。

    而后一抹殷红从培迪·汉森少校嘴角浮现,面上浮起一种古怪的表情,空洞的眼睛似乎在诉说着不可能。

    嘴唇抖动间,整个身体从坦克装甲上缓缓滑落。

    包裹腹部的外骨骼装甲上,那枚硕大的拳印,无比清晰而刺目。

    眼睛大大睁着看向阮雄峰的方向,右手努力想要抬起,指向阮雄峰。

    他有太多的话想说,然而他腹腔内已经爆成一团齑粉的内脏在提醒着他……他已经死了。

    眼前越来越黑暗,最后的余光中,他只看到那个光头男人从怀中取出一个盒子随手一甩,水晶盒反射出的晶莹光泽在日光下闪出一道璀璨的流光。

    啪的一声,那个盒子砸在自己脸上,生疼。

    除了身体上的疼痛,更是精神上的巨大侮辱。

    深红色的淤血从嘴角汩汩流出,少校的气息彻底消失。

    到死他都没有明白,为什么阮雄峰的**力量会如此恐怖。

    为什么有着外骨骼的加持,自己的拳头却根本打不中对方?

    那具身体,真的是人类能够拥有的吗?

    可惜,没有人能够给他答案。

    周围鸦雀无声。

    这个光头男人,仅仅一拳就将这支部队中最强的单兵外骨骼直接打爆。

    他的骨头,怎么可能比钢铁还要坚硬???

    身形魁梧的光头男人看着面前不远处的尸体,鼻腔中嗤笑了一声:“连一拳都接不住的货色?!?br />
    说完,那暴龙一般的眼神看向四周,吓得那些手持枪械的士兵们竟然不约而同的后撤。

    “怎么,老子杀人很惊讶么?”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想要答案的自己去看,看完之后,再和老子说话?!?br />
    下巴向前扬了扬,阮雄峰皮笑肉不笑的说道,竟是丝毫没有把那黑洞洞的坦克炮口放在眼里。

    而在学院内部,整个人群几乎沸腾。

    他们大张着嘴巴,忘记了惊呼,忘记了呐喊,忘记了拿出天讯拍摄。

    他们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只感觉自己生活在梦里。

    刚刚,真的……就在眨眼间的功夫。

    不到半秒的时间里,他们的那个光头教官一拳将对面的外骨骼装甲直接打爆!

    更是……当场格杀联邦少校!

    这血腥而野蛮的场面,带给了他们无以伦比的视觉冲击力。

    而这件事最直接的结果,就是让这群气血方刚的青年们,对学院的认同感和荣耀感上升到一个空前的高度!

    天大地大,老子最大。

    这个光头男人,用他的一言一行,于无声处彰显霸气。

    “阮雄峰!你、你杀了汉森少校?”

    另外一名少校脖子上的青筋都爆起来,他身穿着另外一件【刺枪】外骨骼,但是此刻只敢冲到烈火坦克旁边,双目通红的望着那个气息恐怖的光头。

    “废他妈话,难道是你杀的???”

    阮雄峰那标准的兵痞回答,直接让这少校的双眼都开始充血。

    “袭击军队者,当场击毙。那今天我就看看你能不能抗住坦克和战舰!”这名少校咬牙切齿的说道。

    “给你五秒钟,先擦亮你的狗眼,考虑好了再和老子说话?!?br />
    “老子真好奇,到底是哪个极品白痴这么自信,还是说军部来新人了?派出你们这群傻鸟?!?br />
    阮雄峰无所谓的说道,裤袋中轻轻一震,这个光头男人抬起头看向湛蓝如洗的天空。

    这一刻,他眯起眼睛,嘴角挂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另外几名上尉对视一眼,看着这不再动弹的凶悍男人,胆颤心惊的走到那具尸体前方。

    在培迪·汉森少校那死不瞑目的眼前,一枚剔透的水晶盒静静闪着光泽。

    今天光线很好,所以他们能够清晰的分辨出来那枚水晶盒当中放置的到底是什么?

    那是一枚勋章,一枚图案有些简单的过分的勋章。

    然而当看清那柄断剑后,学院一方只感觉这些军人身上蒸腾的气息竟然瞬间……

    诡异的沉默下来。

    然后集体颤抖的抬起右手,对着死去的培迪·汉森行了一个军礼,目光却是落在那具水晶盒上。

    那些军官,心中一片冰冷。

    那是横跨六十二光年的星河联邦内,不过单掌之数的……杀人执照。

    除叛国之罪,一切罪名皆可镇压。

    持断剑骑士勋章者……杀人无罪!

    而现在,那枚只存在于教科书当中的勋章,真真切切的摆在面前,被那个光头男人随手扔在这具尸体上。

    那名少校牙齿咬的咯吱作响,却只能低头默不作声。

    “看清楚了?”

    阮雄峰似笑非笑的说道。

    “阮先生,好手段?!?br />
    这名少校目光冰冷的敬礼,面无表情的说道。

    阮雄峰坦然受了这一礼,伸出小拇指掏着耳朵,嘴角咧开:“你真当老子在乎这个东西?还是说以为老子离开这个就活不了?”

    眼中无所谓的看着那枚勋章,阮雄峰低笑了一声:“一个装饰而已,你们知道为什么联邦会把它给我么?”

    “因为有些人知道,给不给我,没什么区别?!?br />
    所有人的视野这一刻突然变黑。

    一个巨大的阴影无声无息间浮现于此地上空,人群骇然的抬头,看的却是一艘巨大而狰狞的战舰悬在千米高空!

    在战舰的底部装甲上,一头栩栩如生的巨型飞龙,宛如活过来一般。

    那可怕的宽度与长度,那狰狞的外表让看到的人无不心生绝望之感,这种体积……难道是八级战舰???

    然而对面的光头却没有理会他们的震撼和惊骇,而是摸了摸光头,盘腿坐在地上,那浑厚的声音带着冲击力砸向对面的军官们。

    “滚回去告诉军部,想明白该怎么和老子说话,再来?!?br />
    “老子在这等你们十分钟,过时不候?!?br />
    盘坐在地的阮雄峰,气势巍峨如杀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