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个白痴派你过来的?”

    阮雄峰淡淡的问了一句,似乎活动开了骨骼,面对那数十支黑洞洞的枪口,随意向前迈开步子。

    那名少校面色没有着恼,而是眯起眼睛如一只狐狸般轻笑着,枪口轻轻晃了晃。

    “阮先生,你再往前一步我就会开枪,至于能打到您的哪个部位我可无法保证?!?br />
    “本人培迪·汉森,在星区连续三年的比武中,射击项始终是第一名,还是希望阮先生仔细考虑一下为好?!?br />
    阮雄峰的脖子正过来,终于用略微正式一点的目光看向对方。

    “废话说完了?”

    被定川学院外骨骼装甲队伍和军方部队层层包围的光头男人,无聊的反问一句。

    “说完了就滚回去,派个级别高点的?!?br />
    阮雄峰的脚步依然没有停,现在第二步已经落下,第三步刚刚迈起。

    培迪·汉森的脸色冷了下来,右手双指并拢竖在耳边。

    背后的那门四履带,拥有扁平电磁巨炮的烈火重坦,将炮口缓缓挪向阮雄峰。

    而培迪·汉森手中的重型滑膛枪已经抬起对准阮雄峰。

    拥有流线型蓝色外壳的【刺枪】外骨骼,让少校单手举起这口径巨大的滑膛枪毫不费力。

    “这是用来猎杀地雄象的武器,三步之内如果你不停下……”

    “我就崩了你?!?br />
    培迪·汉森的强悍自信其一是那冠绝军区的射击水平,其二就是身上穿戴的这身【刺枪】外骨骼装甲。

    这种叠加的力量足以让他的力量轻松翻上两倍还多!

    一拳,足以将一面20mm厚的钢板打穿。

    在现代科技的强大依仗下,他脑子有病才会惧怕一个手无寸铁的男人。

    这个光头最强大的依靠,无非就是那台早被记录在案的大雷枭。

    可是现在,是一个毛头小子在开着大雷枭。

    那边确实惹不起,可是这边呢……

    还跟我摆什么谱?

    阴沉的脸色中,阮雄峰神态自若的迈出培迪·汉森口中的第一步。

    咯噔,那双锃亮的军队皮靴踩踏在地面上发出沉重的响声,不知为何那些士兵感觉心脏突然随着这个节奏一跳。

    身体没有半点迟疑,面色也没有半点迟缓。

    第二步。

    培迪·汉森的右手手指放在扳机上,嘴角挂起冷笑,阮雄峰的所有动作都被【刺枪】的系统全方位扫描在内。

    可以说他现在一个细微的面部表情都会被系统捕捉到,并分析出下一步动作来。

    这就是现代科技的强大之处!

    你不也就是一个依靠机甲的人么,在这里装什么嚣张!

    定川学院一方,这次不用林德伯格吩咐,那些外骨骼装甲卫队人员同时面向这支来势汹汹的部队。

    在外部力量面前,团结是定川的唯一答案。

    不论阮雄峰犯下何种错事,只要唐·安德列瑟院长还没有下达最终命令,他就是定川的人。

    不过这时培迪·汉森的右手双指直接撑开呈一个手掌。

    数量超过两倍的士兵将枪口对准定川卫队。

    这次连林德伯格都气笑了。

    他面色不善的看着对方,“你们对定川开一次火试试……我会发誓让你终身难忘?!?br />
    培迪·汉森头歪了歪,“当然不会对伟大的定川学院,我们只是奉命来请阮先生的,所以还请阁下约束贵方人员?!?br />
    说完之后这名少??醋湃钚鄯?,阴冷的笑道:“还有一步,阮先生想尝试一下我的枪法么?”

    这名光头男人的右脚恰好选在半空,他那双泛着煞气的眼睛恰好与培迪·汉森对视。

    然后笑了笑,一脚踩落,带着无惧万物的气势。

    第三步!

    少校的眼中这一瞬间有如毒蛇,透出森寒!

    手指瞬间压下扳机,同时双目瞳孔缩成针尖大小。

    这是他的试探预判,他独有的一门绝技。

    就是通过那毫厘之间的手指下压强度,促使对方产生动作变向,然后手腕瞬间追踪……开枪!

    现在有着【刺枪】外骨骼的加持,他有自信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面前二十米以内!

    在这不到0.5秒的时间内,下压五分之一,阮雄峰没动。

    下压五分之二,光头没动。

    下压五分之三,培迪·汉森心中已经泛起杀机,阮雄峰还是没动。

    第五分之四的时候……就是触发扳机的时刻!

    那本少校今天就一枪轰了你。

    针尖大的瞳孔出现一个人体自然的深缩微扩,手指猛然按下。

    也就在这一刻,阮雄峰仅仅是脸颊跳动了一下,鼻腔中似乎发出了一声……

    “嗤?!?br />
    身子一个微微的下压。

    莫名而恐怖的力量从上身沿着腰肢导入右腿。

    明明没有抬起脚掌,但是这一瞬间……

    轰!

    以阮雄峰为中心,一圈直径超过三米的气浪猛然炸开。

    那右脚踩踏的地点直接炸出一道深度超过三十公分的恐怖深坑!

    那剧烈的气浪,仿佛一枚原地爆破的炸弹,数十名包围阮雄峰的士兵耳边瞬间出现短暂的失聪。

    然后一道狂暴而凶残的巨大身影刹那间从白色气浪中闪出。

    不,不是一道,是两道!

    是两道交错折叠前进的身影,在所有人的视网膜中瞬间拉出两道交错而定格的十六具残像。

    培迪·汉森脸上的阴冷这一刻还来不及散去。

    一只手掌瞬间突兀的出现在枪管前方。

    而【刺枪】外骨骼的光脑辅助仪上却只有……一片空白。

    大脑下达的射击指令已经沿着神经传到手指。

    “死吧!”

    阮雄峰面无表情的左手一握。

    轰!

    一道火浪直接从两人之间炸开。

    这柄巨大的滑膛枪,从枪托部位到枪管中部,直接炸烂。

    培迪·汉森那外骨骼装甲没有?;さ降恼菩牟课?,鲜血淋漓。

    整个人接着这炽热的气浪瞬间向后腾身翻滚出超过五米。

    而接近99%的围观者,却根本不知道这一瞬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这开枪的0.1秒时间里,那个光头男人会出现在少校前方?

    为什么他手中还握着半截枪管,身上……

    毫发无损。

    连半点熏黑都看不到。

    火浪炸开只是一瞬,人们只看到那火浪在喷薄到阮雄峰面前时,似乎被某种无形的强大气流直接……压灭!

    除了培迪·汉森,所有的士兵甚至身体都还没转过来。

    “你找死??!”

    一声怒吼中,少校周身蓝色光芒大作,整个【刺枪】外骨骼功率开展到极致。

    咯吱的拳头捏紧中,一具钢锥猛然从指背上弹出。

    带着锋锐的寒光,在外骨骼强悍的加压下,培迪·汉森双脚落到烈火坦克表面的瞬间弯曲、弹射!

    一道蓝色光影刹那间划过空气。

    “聒噪?!?br />
    阮雄峰左手随意一抛,那捏成一团的烂铁划过半空。

    轰!

    宛如一尊机甲重重踹击大地。

    阮雄峰的身影宛如一颗加速到极致的电磁炮弹!

    瞬间消失,瞬间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