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凡那平淡却张狂的声音响起,清晰的传到天空,没入大地。

    天空中那些刚刚围过来的战舰船只同时停下。

    远处正在向这里涌来的机甲部队同时停下。

    原本正在想法设法调查大雷枭驾驶人身份的势力同时停止行动。

    那些习惯了高高在上的官员们,瞠目结舌。

    “联邦上尉……军部这是疯了吗!派出机甲想要颠覆蓝都星的政权?”

    一名新晋的议员,愤怒的挥舞着手臂。

    这种行为在他看来是对权力与威严的挑衅。

    “给我联系对方,我要和他直接对话!”

    位于中京市中心区域的星球第二议院内,那名低头汇报情况的工作人员,面色迟疑的看了一眼座席上方。

    今天的情况严重程度似乎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估计,开口的白议员似乎并不能够代表这一众大佬们的意见。

    而且由于某件特殊事件,右师、东野、沙,这三大家族的议员代表并没有出席。

    拥有最高话语权的分别是林家的林克议员,以及高陵家族的高陵亭。

    这两人一左一右,都在低头捏着眉心。

    这个动作是在沐凡说出那句话之后就出现的。

    因为这个名字,早在几个月前,就曾映入他们的眼帘。

    只是谁都不会想到,这个名字短短几个月内,竟然如彗星般开始闪烁在蓝都星的天空。

    而今天,面对政府的警告射击,胆敢做出如此张狂的回应!

    那慷慨激昂发表完毕言论的白议员,发现竟然无人应声,面上不由的闪过一丝讪讪,不过却很好的被他掩饰过去。

    立刻面带笑容的看向林克以及高陵亭。

    诡异而沉寂的气息开始在会议厅内浮起,大大小小的官员们屏气不敢出声。

    终于,林克抬起头看向对面,“高陵议员,你来做决定吧?!?br />
    闻言高陵亭也终于放下手掌,那双深邃眼睛淡淡扫了一眼前方。

    “派人接触一下吧,表明政府的态度,坚决而明确的拒绝一切非正常战事?!?br />
    很官方的回答,但是却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起码有人出面就不会有他们的主要责任了。

    这时那名工作人员终于开口了,他诚惶诚恐的说道:“高陵议员,对方用特殊手段屏蔽了一切通讯,我们无法和他取得联系。而且,对方表明是正式联邦军人,这……”

    “联系威尔科特斯中将,问下司令部的意见,既然是军方的人,那么更不应该我们出面了?!?br />
    这次连工作人员都暗自松了一口气,立刻鞠躬后转身迅速离开。

    ……

    “他说他是谁?”

    “联邦上尉???”

    整个地下大厅内鸦雀无声,威尔科特斯中将看着光幕上的那道影像,沉默良久后,对着旁边的吩咐道:“派人联系他,同时联系定川学院的阮雄峰,既然还是联邦的军人。那么,我想问问,谁给他的权力?”

    “他这是……想叛国么?”

    森寒的语气,让整个地下大厅内的温度凭空下降数度。

    ……

    蓝都星,中京市。

    在沐凡开口之后,暗潮涌动。

    定川学院二号大门,此刻的气氛甚至更加剑拔弩张。

    一名浑身透出彪悍气息的光头男人,嘴角咧着笑容,抱臂站在大门正中央。

    在他身前,则是一众身穿青灰色教师制服的学院导师团。

    导师团身后,则是无数自发围起来的定川学子们,他们并不清楚刚刚这里发生的详细过程,但是这种学院教师对峙的情节,却是他们入学以来第一次看到。

    难道学院教官和学院内讧了?

    更何况,那个男人分明是定川的凶兽教官,前些天刚刚在网络上大火了一把的阮雄峰??!

    右师婉扶着邵供奉站在人群一角,这个心高气傲的老人拒绝了送去治疗室的建议,硬生生忍着剧痛靠在一棵树下。

    他要看看这对师徒到底能怎么做。

    一台达到S级的机甲出动,他就不信政府和军方会坐视不管。

    这里可是第四星区的行政星!

    这里是整个第四星区的中心,中京市!

    林德伯格教官带队匆忙赶来,他注意到旁边双目通红的巴赫,然后又看向那满不在乎的光头男人。

    “阮雄峰,你今天给定川拉的好大仇恨啊?!?br />
    阮雄峰斜着眼看了一眼对面那满脸厌恶的中年教官,无所谓的掏掏耳朵,“然后呢?”

    “你!”

    林德伯格拆弹一拳抡过去,但是想到阮雄峰那恐怖的实力,他终究还是压抑住了怒气。

    “跟我回盖都山一趟吧,你的行为需要学院进行审判?!绷值虏裱挂肿排档?。

    “恐怕不行,你说我要走了,军部如果一会找不到我,该多着急?”

    就在这个光头男人浑厚的声音中,道路尽头浮现出一片黑影。

    那是一整支重装机械部队!

    目标赫然是……定川学院。

    阮雄峰咧嘴哈哈的大笑起来,如同赶苍蝇般挥挥手。

    “林德伯格教官,老子这窝囊的教师职业,到今天为止了,所以,千万别拿那套官僚主义压我?!?br />
    说完之后,目光越过导师团在那片学生身上扫视一圈。

    声音却出奇的没有那种嘲笑,反而透着的是一种男人的坚毅。

    “老子叫阮雄峰,在定川混了几年,认识我也好,不认识我也好,都没关系?!?br />
    “反正我也不认识你们?!?br />
    “老子想说的是,来到定川最大的收货,就是收了个好徒弟?!?br />
    “虽然这小子还小,但是将来……他会是定川的骄傲?!?br />
    “学会定川的精神,比你多学两手技能要有用的多?!?br />
    “最后一句我想说的就是,来到定川,只要你脊梁不弯、膝盖不软,那就总会有登上巅峰的那一天?!?br />
    “再见了,小家伙们?!?br />
    话音落下。

    阮雄峰不再看定川学院一眼,转身就大步向外走去!

    只留下原地那无数沉浸在这振聋发聩语言中的学员们。

    他们用复杂的情绪看着阮雄峰那伟岸的背影,却难以压抑住内心的澎湃。

    有些人眼眶不自觉的有些湿润……

    这才是他们定川的导师??!

    “阮雄峰,站住?!?br />
    “就是军部也没资格从定川手里要人!跟我回盖都山!”

    林德伯格手掌向前猛地一挥,数十台外骨骼装甲猛然从后方高高跃起,然后重重落在阮雄峰四周。

    而在光头男人的前方,那轰隆隆的车队已然越来越近。

    阮大光头的身影停住,却没有回头。

    他只是咧嘴笑看着前方,看着那黑洞洞的坦克炮管。

    低沉的嘿笑一声,面容陡然狰狞起来。

    “谁……敢……拦……我?”

    周围数十名驾驶外骨骼装甲的卫队成员,猛然觉得大脑刺痛,那是一种无时无刻不在的针刺。

    而在林德伯格眼中,此刻的阮雄峰周身已经彻底被几近实质化的精神火焰覆盖。

    那种气势、宛如杀神!

    前方的重装机械部队终于驶近,站在履带车前方,一名全身覆盖着第七代外骨骼装甲【刺枪】的少校,将前方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

    他冷笑一声,右手握拳竖起。

    嗞……

    浩浩荡荡行进的队伍骤然停下。

    两排超过四十名士兵迅速列开,将阮雄峰围住。

    这名少校随手提起一柄重型滑膛枪,就这样一跃而起,重重落地,枪口对准面前的光头。

    “怎么,想跑么?麻烦阮先生老实的站在这里,军部有请?!?br />
    场面瞬间安静下来。

    阮雄峰眼皮抬了抬,用一种看死人的眼神看着这名少校。

    他左手搭在肩膀,轻轻扭了扭脖子。

    咯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