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掩面,对不起各位,昨天写完第一章眯会结果睡着了,这是补的第二更。)

    骤然浮现在中京市上空的【命运武装】犹如一尊威严的神灵,当它出手的这一刻,附近大小势力的监控终于发出了刺耳的警报。

    【警告,中京市F区上空发现异常能量波动?!?br />
    急促的提醒不断响起,由于此刻正处于白天,街道上的人群全都呆呆的仰望着这台机甲。

    然后震惊和赞叹同时从心底涌起,因为这台机甲的外形实在太过于华丽了。

    那种象征纯洁的白色与象征皇权的金色完美无瑕的结合起来,在阳光的照射下周身犹如镀上了一层霞光。

    背部那由光矛组成的巨大转轮,具备的视觉冲击力是难以想象的。

    【对方机甲通讯静默,无法取得任何联系?!?br />
    “军方呢?”

    “军部的回应是他们暂时没有足够的力量遏制这台引擎能量反应已经达到S级的机甲?!?br />
    “这帮该死的大头兵!”一名政客恶狠狠地说道,却无可奈何。

    星河联邦,军权属于另外一条垂直体系,根本不受政权挟制。

    所以一旦发生暴动的话,他们这些纯粹政客拥有的话语权,简直少得可怜。

    这一幕,自然也被隐藏在幕后的唐智看到,这名从始至终都没什么表情的老人,此刻缓缓回头,浑浊却可怖的眼睛看向旁边的管家。

    “唐泽,它来自哪里?”

    那名矗立如老松的中年男人,低头恭声回答:“禀报家主,属下……不知?!?br />
    “不知道,呵呵,好一个不知道!我唐智的布局竟然被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敌人破坏掉了,真是讽刺啊?!?br />
    唐智一边笑着一边捂着胸口说道。

    他的心脏此刻比万箭穿心还要疼痛。

    捕莹草瞬间遭受重创,唐家数十年的心血损失了,最可怕的是他还不知道究竟是谁在暗中对付他。

    “禀报家主,属下有个猜测,会不会是我们和另外一家想要袭击目标的势力……冲突了?”

    唐智闭上眼睛,摆了摆手。

    “唐泽,给捕莹草传递赴死令,抹除所有线索,让所有人以为他们就是联邦军队?!?br />
    这名老人拄着一根拐杖晃晃悠悠站起,背过身子,“不论结果如何,我们唐家始终没有存在过这样一支部队?!?br />
    唐泽如遭雷击,遍体生寒。

    家主的话刚刚已经很明白了,这些人,这支名为捕莹草的秘密部队,这支唐家培养了数十年的心血,此刻都将被抛弃。

    这名掌控唐家超过四十年的老人,在关键时刻的决断力与冷酷程度都超越了他的想象。

    “……是?!?br />
    唐泽取出一枚银色的短哨放在嘴边,隐约而奇异的鸟叫声响起,飘向远方。

    ……

    “该来的来,该散的散,啧啧,是不是突然发现没有能够掣肘的力量了?还真以为三大家族的动静能够避人耳目么?!?br />
    漫不经心的声音从【命运武装】驾驶舱内传出,只见悬在空中的那台华美到极致的机甲左手平摊向身侧。

    背后旋转的光轮中再次分出一根光矛轻飘飘的落在左手掌心。

    现在的命运武装双手各持一根光矛,指尖交错中,两根光芒瞬间化作两道光轮,随着手臂的轻轻震颤直接投射出去。

    无声无息间,两道金色闪电瞬间划破长空。

    而这时,沐凡刚好撞穿一道玻璃幕墙从便利店中钻出,双手护着头部,沐凡整个人呈一种仰泳的姿态浮在空中。

    头顶那一抹空隙,也恰让他看清接下来的一幕。

    正在开火的两台树鸥机甲,似乎发现了刚刚露出身影的沐凡,想要转身扫射过来。

    也就在这一刻,刺眼的金色长河贯穿长空!

    那刚刚惊艳而至的光矛交叉穿过两台机甲后,再次反穿而回。

    来得快去的也快,如果不是视网膜残存的那两道金色轨迹,根本不会有人知道这里曾经有两道光矛瞬息而至。

    当时光矛破体而出一秒之后……

    轰!

    剧烈的爆炸从天空响起,沐凡也再次撞穿一具橱窗,重新隐匿于建筑物内。

    这次的势力又是谁?

    奔跑中的沐凡心念电转间想起曾经招揽自己的山岚会。

    难道这也是山岚会的手笔?

    原本针对他的必杀局面,竟然被外来者接连打破,看那两道光矛的轨迹根本不是从定川学院的方向发出的,而且目标不是自己,所以出手的势力极有可能是山岚会。

    如果确切的话,那么从泄露情报,到为他清除来袭机甲……这份人情,无论如何他沐凡都已经承下了。

    “黑,距离目的地还有多远?”

    “还有420米障碍路段,沐凡你这是在玩火?!焙诘纳糁写诺S侨从治蘅赡魏?。

    “不这样,怎么能把这些垃圾钓出来!不这样,山岚会又怎么会真正告诉我幕后黑手的下落呢!”

    沐凡眼角余光向侧面一掠,奎科竟是再次从建筑群落中跳出来,而且开始向着自己这里奔袭。

    而天空中的金色光矛也不再出现。

    【不出手了……这是想看自己和血牙团的搏杀结果么?】

    心头的那种?;芯∪?,沐凡也猛地撞破墙壁钻出,看着那边的的巨大的钻石男奎科嘲讽道:“怎么,刚刚被人救下了?”

    “你这个该死杂碎,被救下的是你,十秒之内,我要将你拍成一摊肉酱!”

    奎科怒吼一声,宛如一个开启狂暴姿态的生化人,每一步都在大地上崩出无数碎石。

    这一瞬间奎科的速度竟然暴增近一倍,通体的透明钻石竟然泛起了血色。

    沐凡眼神一凛,双方的距离此刻竟然在缩短!

    不过就在不足百米的前方,他终于看到目的地。

    公路侧面拉起的是一道高高的铁丝网,铁丝网后面则是那布满岩石的断崖!

    沐凡脚下发力,猛地向着断崖冲去。

    命运武装内面目模糊不清的山主,眼神淡然的看着街道上追逐的这一幕,嘴角勾起笑容:“聪明的人?!?br />
    他的眼睛不经意看了一眼侧光幕,又轻笑道:“那些瑟瑟发抖的联邦军真是孱弱的可怜。唔……好像更有意思了?!?br />
    山主的眼中突然透出一抹奇异的光泽,他的视线瞄向定川学院的一处侧门。

    ……

    沐凡一个箭步高高跃起,右腿蓄力重踏,将那道铁丝网直接踹穿。

    整个人划过一道完美的抛物线落到断崖上,脚下震出一圈厚厚的烟尘,沐凡终于停止奔跑。

    咚、咚、咚,沉重的砸击声响起,体型庞大的奎科没有越过铁丝网,而是在跃起落地后直接停住。

    遍布钻石的双目看向沐凡,咧嘴一笑:“小杂虫,你是要跳下去吗?哈哈哈~”

    沐凡扭了扭手腕,双臂轻轻一抖,银白色的机械甲片开始自臂膀向手腕蔓延。

    “不,我是在给你找块风光的墓地?!?br />
    沐凡的眼中森寒和笑意并存,不过这时他的耳朵突然一顿。

    不远处,一道低沉而澎湃的气浪声骤然炸起!

    嗡~

    那声音由远及近,还伴随着……

    隐隐的嚎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