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这个动作出现,他身后整整一列的“军人”同时肃穆。

    “准备切入!”

    这些身负木制武器匣的战士同时在巷道中扩散开来,人影绰绰间迅速占据周边数个制高点,他们开始沉默的取出腰间挎着的弩弓,瞄向那条已经变成空荡荡的公路。

    至于那名发号施令的“军人”则是猛地踏到墙面上,然后借力跃起。

    半空中不知从哪里窜出一架火箭摩托,这名军人恰好落到摩托的后排。

    双手握住后排的机关炮,身形微微前压。

    这支从始至终都极为隐蔽的秘密部队——捕莹草,这一刻终于出现。

    “军部来人了!”

    沐凡眼角向侧面一瞄,已经注意到数名刚刚攀爬到周围建筑屋顶的军人。

    “不过有些古怪,这些人的出现根本就没有前兆,在我的监控中未截获到任何向军方求援的信息,这支部队更像是……”黑苦苦思索,想要整理出一个恰当些的措辞。

    “更像是从一开始就埋伏在这里是么?”沐凡淡淡的反问道。

    “对!如果计算他们出现的时间,这个速度绝对不是普通部队能够做出的反应?!碧姐宸驳幕?,黑恍然应声。

    沐凡压低身体,双脚在大踏步的前进,凛冽的风声却没有吹散他的声音。

    他的目光明亮而坚定,“所以,这些人极有可能与幕后黑手有关系……再进一步说,或许他们就直属于真正的幕后黑手!”

    唐智想不到,有着山岚会的提醒,沐凡在捕莹草出现的瞬间就看破了这个局面。

    至于身后如同一只人形巨兽般气势汹汹追赶的金刚人奎科,仅仅是瞄了那边一眼便不再理会。

    而注意到这一幕的其他人,包括右师婉在内,都露出了激动的神色。

    终于有联邦军队出现了!

    在他们的意识中,这件事情如果政府与军方介入,那么几本就宣告了事情的结束。

    “太好了,他们去拦截那个怪物了?!?br />
    听到右师婉的话,邵供奉却脸色凝重的说道:“总有种感觉不大对劲,这些军队出现的时间太快了,出现的方式也太隐蔽了?!?br />
    只是没有那足以让他一锤定音的情报,所以邵供奉也只是把这个念头压下去。

    那名先前发号施令的“军人”此刻安静的坐在火箭摩托后方,取出一枚通讯器,清了清嗓子。

    紧接着一道严肃的声音从这片公路上响起:

    “这里是联邦军队,正在追赶的两人,请迅速停下,你们的行为已经危害了公共安全。如果拒绝停下,我们将会采取强制武力措施!”

    “倒计时五、四、三……”

    沐凡和奎科都在这条道路上疯狂奔跑,没有任何一个去理会这条通知。

    然而这道进行倒计时的声音却依然在继续:

    “二、一!”

    沐凡心中警兆大现,眼睛向着侧前方看去,身体猛地一个腾空闪入。

    在倒计时归零的时刻,道路另一侧的建筑物顶端,竟然再次升起十多辆火箭摩托。

    这些悬在半空中急速飞行的交通工具上,后排坐着的是造型一模一样的战士,他们的手中同时握着机关炮。

    “邵老,您说军队会怎么来处理?”右师婉问了一声。

    “应该……”

    话音还未说完。

    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火光从半空中冒出。

    那些他们眼中的军人竟然直接控制着机关炮在地上扫射开来。

    而且那扫射的区域,将两人的位置彻底笼罩!

    “军方要干什么?”

    人们难以置信的说道。

    “疯了吗?”定川学院监控部中,有一名助教喃喃的说道。

    这种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动用重型武器的行为不是疯了是什么!

    军方什么时候这么嗜杀了?

    “有意思……”阮大光头站在人群的最中央,冷笑着自言自语一句。

    然后眼神瞥了一眼旁边,开口说道:“学院卫队呢,去和那些人过过手?!?br />
    “阮、阮教官,那些人可是军部的啊?!迸员叩娜私峤岚桶退档?。

    “他们又没出示证件,也没和学院打招呼,我要说我是加铎帝国的你也信?”

    阮雄峰不耐烦的说道,结果听得旁人目瞪口呆,就差竖起大拇指了。

    虽然他们很想说一声信,但显然不能作死。

    真不愧是定川第一老痞子。

    阮雄峰之所以还保持如此淡定的态度,就是他注意到在爆炸前两秒,沐凡那个不经意的变向。

    【小子,你成长的已经超过我们所有人的预料了啊?!?br />
    沿着巷道前进,对于沐凡来说,绝对是一件轻车熟路的事情,他的直觉为刚刚的躲避立下了汗马功劳。

    如果不是那个提前规避,恐怕自己就会被机关炮打成筛子了吧。

    至于身后的奎科,沐凡迅速回望了一眼,却只看到一道闪着璀璨光华的巨大身影正在做着极度灵敏的战术规避。

    那种路线,方向转折生硬的让人想吐,但是奎科却真正凭借身体制造出了足以媲美无序折行步的效果。

    沐凡敏锐的动态视力中,奎科仗着那惊人的防御力,每次都是险而又险的围绕爆炸边缘跳跃前进。

    一些散开的弹片弹到身上只划出几道火星后便不了了之。

    “机关炮无法锁定,两个目标移动速度过快,而且战斗直觉非常强?!?br />
    那名坐在火箭摩托后方的“指挥官”,在听到耳边分析人员传来的数据后,冷冷开口:“出动机甲,准备机甲的火神炮和轮式导弹覆盖?!?br />
    在隔开三条街道的区域内,陡然有三道绿色身影升空,仔细看去,那赫然是三台绿色的机甲。

    “准备结网?!?br />
    当这声命令下达后,那些身着迷彩的战士们,同时举起弓弩,45°朝向天空。

    “结节!”

    嗡的一声!

    他们同时扣下扳机,数十道绿色的光线瞬间在高空中闪过,划出一个抛物线后,直接落到对面的定川学院?;ふ稚?。

    那半透明如水泡一般的能量罩在接触到这些箭矢的时刻,瞬间护盾表面漾起数层涟漪。

    然后这些涟漪竟然一点点固化,变成了一种类似于干涸表皮时的老树皮。

    原本只能出不能进的护盾,此刻竟然看上去变成彻底无法通行的。

    顷刻间定川学院就被这些树皮一样蔓延物所包裹。

    “上调15°,再结节!”

    于是那些人再次从后背的武器匣中取出一枚做工精良,顶端焊接着一支充满绿色液体的半金属半玻璃试管。

    然而就在这一刻,就在这些人准备进行第二次设计,在定川卫队即将出现去将双方全力分开之际。

    事情再次出现变故!

    一名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人,穿着优雅的燕尾服站在某件屋子里,却恰好能将下方街道上发生的一切看清楚。

    他淡淡的笑了笑,“浅草卫,可以开工了,主上的任务已经到了最佳时机?!?br />
    “为了山主!”

    压低的声音传出,却透着隐隐的狂热和兴奋。

    于是,捕莹草的人员根本不知道,就在他们活动的那些建筑物里面。

    有一群穿着土褐色战斗服人员,在这些屋子里,骤然显现。

    他们的目光冷漠,动作井然有序。

    唯一相同的就是那种沉默与杀伐感。

    这支队伍和外面那支捕莹草部队极为相似,但是却又拥有着更加恐怖而职业的军事化气息。

    在他们的后背,绣着一个巨大的徽章。

    一个孤零零十字!

    “看到这腐朽的黑幕了么?革命火种生生不息,肮脏而阴暗的旧世界终将被取代?!?br />
    一台全身涂装白色、却被金色花纹仔细勾勒的巨型机甲在天空中陡然显现,一圈顶端相对成空心圆、尖端向外的金色光矛在背部缓缓自旋。

    这台机甲高达三十米,威风赫赫如同天神,

    驾驶舱中,淡淡的声音响起。

    那道坐在控制台前的身影,仅仅是悠闲的端起那杯冒着香气的咖啡,细细的品尝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