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辆蓝色的悬浮车,瞬间的增速,有如装备了天空母舰上的弹射装置。

    恐怖的瞬时增压,令悬浮车有如一颗炮弹般骤然轰出。

    当两车相撞时,那台沐凡乘坐的车辆……

    坚固车门瞬间变形,车窗爆裂。

    在四人眼中,沐凡刚刚乘坐的那台悬浮车直接旋转着飞出去。

    而那台完成撞击的蓝色悬浮车则是骤然停下,尚能开启的驾驶门弹开。

    一名带着茶色墨镜的夹克男人下来,手中直接扛起一支火箭筒。

    这支通体漆黑,做工精良的火箭筒瞄准镜上射出一条笔直的红线,最终牢牢锁定住那边旋飞的悬浮车。

    火箭筒的后方开始有一团橘红色光芒腾起。

    “RPG!”

    来自曙光学院的易莱哲语气颤抖的喊了一声。

    在学院门口遭受这种重型武器攻击,简直闻所未闻!

    然后反应过来的两人对视一眼后,猛然向旁边的掩体内躲闪。

    而邵供奉眼神一凛,突然拽住右师婉瞬间闪向一旁。

    绝对不能将右师家族的嫡系人员置于危险之下,这是身为右师家族供奉的铁律。

    咚~

    一声气泡破裂音炸响于空气中。

    那名墨镜夹克男人身形向后一颤,一团火焰气浪从火箭筒前端腾起,而后一道橘红色的光轨直接从空气中拉开,直直袭向那台悬浮车。

    也就在这时,砰的一声,那台悬浮车后排右侧的座位猛然弹开,一道人影急速掠出。

    双腿弯曲重重落地,脚下踏出一圈白色的气浪,一双如狼的眼神骤然抬起!

    沐凡望着这十分之一秒内即将从头顶掠过的悬浮车,眼神中闪烁的是一种疯狂而危险的光泽。

    一步后退,幽能气息刹那间覆盖整条右腿,隐藏的肌肉线条尽数坟起。

    身子猛地前倾下压,然后腾空骤然旋身!

    右脚带着劲爆的破风声重重踹出,空气中仿佛有一道黑色的闪电闪过。

    当那只压迫的空气几乎扭曲的脚掌,踏到悬浮车沉重的车门时。

    吸能装置瞬间发挥作用,一圈视觉效果华丽到极致的钢铁波浪从车门上浮起,变形,开裂。

    沐凡整条腿部的骨骼开始发出爆响。

    然后这台悬浮车在这恐怖的一脚之下,携带的动能竟然被生生抵消,而后被生生踹回。

    那道橘红色的炮弹光轨这一刻也终于砸到悬浮车上。

    轰的一团烈焰在空中腾起。

    强烈的冲击波直接将附近三百米内的车装直接震碎。

    在沐凡身前不知何时多了一具高达1.5米的重型防爆盾,他双手抵盾,整个身体蜷缩于盾后。

    那股澎湃的热浪夹杂着弹片残骸与强劲的冲力,狠狠的冲刷到沐凡身前。

    整个人连续后退足足五米,才终于立定。

    那厚重的防爆盾外侧,已经布满焦黑。

    “这个阴比!”黑气急败坏的喊道,如果不是提前在这辆悬浮车上布置好最坏的打算,那么沐凡恐怕就直接丧生火海了。

    距离定川学院三公里外的一栋酒店23楼,几名黑衣人举着望远镜看到这一幕,然后默不作声的同时放下光学仪器,对望一眼后,点点头。

    这些人的右手大拇指同时向上扬起,拇指上的绿色扳指发出微弱的光芒,然后指尖向下轻轻点到胸前第一枚钮扣上。

    一道波纹从这些人身前闪过。

    他们的衣服刹那间变成一种以深绿色为主的条状丛林迷彩。

    如果有军方的高层人员,那么他们一定会惊呼这不就是蓝都星军部的秘密部队【青环】么!

    但事实却是,真正的青环部队,此刻正位于蓝都星的彼端——耀星之地,执行着某个极其重要的保卫任务。

    一片窸窸窣窣的声音开始悄悄响起。

    他们每人取出一具铁木武器匣背负于肩膀。

    当手掌从肩后抽出时,一具具冰冷而精良的金属单手弩同时出现这些人的手中。

    “第二阶段任务,准备执行围歼?!?br />
    这些人步入了专用于秘密逃生的专用电梯,没有任何监控的存在,直达地下。

    那里有一辆已经等候已久的安保特勤车。

    ……

    这一切,沐凡一无所知。

    因为,就在山岚会传递给沐凡情报之前的……那短短的时间差内,幕后黑手早已布下!

    剧烈的爆炸在定川学院门口响起,同一时间刺耳的警报声在学院内部响起。

    并且一道肉眼可见的能量罩瞬间从地面腾起将整个学院笼罩。

    于是右师婉,邵供奉,以及易莱哲两名曙光学员面前,瞬间隔起一层漾起波纹的透明薄膜。

    邵供奉这个来自右师家族的高手,眼中闪过一抹冷冽后,然后化作一抹莫名的冷笑。

    这个不知进退的小子,所谓的办事,就是刚出学院就要被人格杀。

    这种手段,他绝对不相信仅有一次。

    很明显,这个小子是招惹到某一名不该惹的大人物了。

    精彩!

    “沐凡!”右师婉愣了片刻的功夫,已经看到那团炸开的火焰气浪已经席卷到?;ふ稚?,然后再也进不得半分,于是担忧惊悸之下的大喊一声。

    可是熊熊的火光遮住了她的视线,除了那片火海,以及那名随手将火箭筒扔到地上的墨镜男人。

    邵供奉依旧死死的扣住右师婉的手腕,他苍老的眼睛看着那双秋水中映着火光的眸子,沉声说道:“婉小姐,得罪了?!?br />
    右师婉的身子动弹不得半分,邵供奉将前方几乎所有可能袭来溅射弹片的角度全部封死。

    “邵供奉,他三天前帮助过我,他是我的同学,你快出去帮帮沐凡?!庇沂ν裼昧φ跬岩幌旅挥谐晒?,她的语气中带着恳求。

    谁都不知道沐凡竟然在这种位置遇到袭击。

    现在场内唯一能够对沐凡做出帮助的只有邵供奉这名开启二阶精神锁,体质等级早已突破22级不知多少年的存在了。

    听到右师婉的请求,邵供奉眯起眼睛,眼中透着难以察觉的寒光冷笑道:

    “小姐!危险时刻,老夫除了你其他人……一概不管?!?br />
    “可他是我的同学??!婉儿求求您了?!庇沂ν裼昧φ跬?,她听到这个回答后惊呆了,邵供奉的态度分明就是对之前发生的事件很介意。

    现在竟然要执意看着沐凡受死。

    这让心地善良的右师婉怎么能够接受!

    邵供奉自从说完那句话之后就直接闭口不言,他的态度已经说明一切。

    他就是想看着这个小子怎么去死!

    而易莱哲两人则是眼中在闪过惊讶后,透出兴奋。

    他们压抑住内心的激动,举起天讯,竟是同时开启了摄像模式。

    转头看向这两人的右师婉,眼神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愤怒,“你们为什么这样!”

    “为什么不救人!”

    右师婉那悲怒的训斥声,环绕在这片被隔绝的净土内,振聋发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