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你报名了学院交流赛,那是五大学院重新洗牌的时刻?!便宸材抗饴涞铰角缪┥砩?,开口说道。

    “是,只是如果两个时间点发生冲突,我只会选择遵从家族之令?!?br />
    陆晴雪的目光坦然,瞳孔中也有着一层欣慰。

    “你的成长速度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你的实力也同样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所以我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你能够以定川支柱之名,为学院的未来撑起一片天空?!?br />
    陆晴雪抬起头,那清澈明亮的眸子正对着沐凡。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这一刻沐凡感觉到面前这名学姐身上的空灵气息更甚。

    所以,你就在这段时间为了自由之翼的提升而努力么?

    在所有人不知不觉间,为队伍最后的备战,铺平了道路。

    从始至终,陆晴雪都在默默做着这些事,她用最普通最直接却又最难的方法,以她自己的独有方式给予了沐凡最大的帮助。

    曾几何时,陆晴雪还是那名在所有新生眼中都需要仰望的存在。

    而现在,她却安然的坐在自己面前,两人如同熟识多年般,交谈毫无阻隔。

    “学姐,总感觉你对这次家族的召唤很重视一般?”

    这种语境下,沐凡听着听着,模糊的总感觉陆晴雪这一走恐怕要很长时间。

    “这是使命也是宿命,为家族奉献是每一名雪族人在出生时起就要立下的誓言?!?br />
    说这句话的时候,陆晴雪的眼中没有任何波动,只是沐凡感觉道对面这名清冷寡言的学姐身上,似乎再没有刚刚的那种轻松。

    尤其是在提到宿命两个字时,那种气质再度恢复成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

    而且陆晴雪似乎并不想过多的提起有关自己家族的信息。

    听到这里,沐凡看着陆晴雪,看着看着咧嘴笑了起来。

    陆晴雪那双清澈的眸子中带着询问,疑惑的注视着沐凡。

    “学姐你不是说过么,剑道一途,当如剑锋之势一往无前么?”沐凡嘿然一笑,这一刻他的笑声中透着隐隐的豪迈和无畏,那头不怕天不怕地的荒野苍狼回来了。

    “为了誓言也好,为了家族也好,剑当照本心,既然你说过这句话,那么按照说的去做就是了?!?br />
    “世界上没有翻不过去的山,如果真的需要帮助,我们都在,自由之翼、剑道社、定川,都是你的后盾?!?br />
    “遇到困难,一拳打穿就是了?!?br />
    沐凡没心没肺的咧嘴笑着,但是那声音中透出的强大自信和豪迈,却让陆晴雪的如秋水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涟漪。

    于是,一抹浅浅的笑容也挂在白衣如雪的佳人嘴角。

    陆晴雪安静的看着沐凡,在她来到定川的两年多中,惊艳的天才如过江之鲫,然而如沐凡这般彗星崛起的存在,还从未见过。

    对面的青年眉宇间的青涩早已变为成熟。

    感受到内心始终有些奇怪的气息,感受到那种隐隐的心灵羁绊,陆晴雪突然轻声开口:

    “沐凡,你相信这个世界有神灵吗?”

    神灵?

    沐凡一愣,被陆晴雪的语言带的思路一顿。

    “我不相信!”沐凡的声音斩钉截铁。

    “哦?!甭角缪┩咨畲ι凉凰棵曰?,然后不再多言。

    沐凡注意到陆晴雪这略有些奇怪的表情,却没有多想。

    直至离开时,沐凡才又喃喃的重复了一句,神灵?

    “黑,你说世界上有神灵吗?”

    “有个屁,本大人可是科学的产物,本大人只知道有那种自诩为神灵的家伙?!?br />
    “那是什么家伙?”

    “无非是一群进化快一些的宇宙生命罢了,如果你再努努力,能活上几百年一千年的,到了那时候你也是神灵?!焙诓晃夼厕淼乃档?。

    “所以我现在应该思考的就是如何去睡一觉?”

    “对,睡一觉,明天干大事!”

    哈欠~

    沐凡伸了个懒腰,修长而矫健的身影消失于路灯之下。

    ……

    这一次山岚会的报警如此突兀,黑在网络上也没有获取到有关血牙团的半点信息。

    所以接下来的过来的人是谁,实力如何,没有任何人知道。

    但是今天已经是这三天的最后一天了。

    所以,如果山岚会传达的情报属实,那么只要他今天走出学院,那么以血牙团的行事风格,就一定会袭击他。

    矛盾点在此,破局点同样在此。

    而沐凡,却在这漩涡已经隐隐浮起的时刻,于漩涡最中心处,自然的进行晨练,品尝早餐。

    没错,今天阮雄峰没有要求沐凡进行大雷枭的特训,这也是唯一一天沐凡返回学院时过的最正常的生活。

    只是,214公寓当中的那三个家伙,却都神秘的消失了。

    用白毛的留言总结一下就是:“为了自由而奋斗!”

    这看上去像极了一群为了革命事业而奋斗终身的热血青年。

    吧嗒吧嗒的脚步声行走在学院内部,

    沐凡见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那酒红色的蓬松发型之下,是一双平静的眼睛正淡然的注视下方。

    东野飞!

    当初围绕在他身边的矮子斯宾塞,金发帅哥格罗特,大块头博阿特,此刻都不在。

    但这一次他的身边又出现了同样数量的人,穿着交流生特有的绣金制服。

    而且这次的三人,外型更加平凡,不过隐隐透出的气息,却并不弱于当初的那三个人。

    此刻,以东野飞为首的这个小团体好整以暇的站在地形错层之上的拱桥旁。

    在错层之下的不远处,则是进行日常训练的格斗场。

    占地超过2万平方米的大型格斗道场,此刻有上百名学员身着清一色的灰色格斗服立在当中,别有一番气势。

    这是定川学院的第九露天格斗场,现在或许正在进行某位导师的公开课。

    当东野飞一行人正面无表情的打量下方时,沐凡那完全恒定距离的步伐声由远及近传来。

    其中一名头发挑染成蓝色,耳边还挂着一枚金色耳钉的青年转过头来,在看清来人时眉毛挑了挑。

    然后漫不经意的对几名队友说道:

    “猜猜我们碰上谁了?”

    东野飞回过头来,恰好看到双手抄着裤袋走来的沐凡。

    然后,那平静的表情上闪过一丝波动,露出一丝笑意,“定川了不起的新生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