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声音刺耳,却不轻佻。

    成熟的声线带着淡淡的讽刺,可以直接听出发音之人的年龄绝对不在二十岁这个年龄段。

    人群顺着声音回望过去。

    一套直接垂到膝盖的红色高领风衣,双排闪着古铜光泽的金属扣。

    两只臂膀垂在身侧,手掌被黑色的皮质手套覆盖。

    灰白色的寸头下,是刀刻斧凿的硬朗面容,只不过最能体现精气神的眼睛却被一副墨色的太阳镜挡住。

    龙行虎步,比博阿特矮了半头,身形也瘦了几分。

    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却是一名身高达到190公分,一举一动都充斥着力量感的强壮男人!

    当他出现时,那种自然从身体中透出的强悍气势却令人不由自主的退却。

    不过却有一人例外,那就是曙光学院的随行领队史考特!

    他的眼球中陡然浮起血丝,那不是惊恐、不是愤怒,而是激动!

    那是溺水之人看到救命希望的表情。

    沐凡自然也淡淡的回望过去。

    当看到沐凡的视线投来后,这名突然出现的陌生男人鼻腔中发出一声轻哼。

    “碰到这种连曙光二线都进不去的学生们,你有什么可值得骄傲的?”

    “什么样的身份,说什么样的话,所以……你最好还是收回去?!?br />
    那种讽刺声让一众曙光学员脸上勃然变色,却不敢说出一个字。

    因为他们的瞳孔中都浮现出深深地忌惮。

    沐凡的眼神也瞬间凝成针尖。

    这名男人,每一步走出,脚下的石板上都会出现一个约为一公分深度的脚印。

    没有先前沐凡战斗时那惊天动地的动静和破坏效果,没有任何石屑崩出,有的只是这一个个清晰的……脚印。

    正是这些无声无息中烙印上去的脚印,才更加表现出这灰发男子的强悍!

    激动的史考特脸色如同醉酒之人红润,想凑上前说话,但是又不敢迈步。

    交流团的暗线,真正的队伍最强话语人……镰。

    只有一个字。

    一个弥漫着血气的字眼。

    却是夜幕教导团中的真正强者!

    曙光学院光辉之下的夜幕,传说中罕有人知的强者教导团!

    此刻,竟然突然出现。

    红色的风衣衣领上,那枚用金线绣成的镰刀!

    双拳紧紧握着,史考特感觉心脏已经激动的不能自已。

    既然镰大人出现,那么一切残局都将被……收割。

    带着幸灾乐祸的眼神,史考特看向沐凡,嘴角已经忍不住泛起寒冷的笑意。

    而后者,在听到镰所说的话后,仅仅是……

    挑了挑眉。

    沐凡下巴微微抬起,不卑不亢,用那种一贯以来的漠然眼神看过去,嘴角勾起一抹同样冷淡的反讽。

    “我说出的话,有几个特点?!?br />
    黑亮的眸子中,带着淡然和一种隐隐腾起的强大战意!

    “不收回?!?br />
    三个字从薄薄的嘴唇中吐出。

    “不后悔?!?br />
    又是简简单单三个字。

    “不落空?!?br />
    三句话,九个字,带着一种强悍到极点的自信,瞬间将刚刚被压过去的气势掠回。

    而且再一次,锋芒毕露!

    “哦?”

    镰的右手缓缓抬起,轻轻将鼻梁上的墨镜摘下,露出一双宛如恶狼般的绿色瞳孔。

    那双眼睛仅仅看过去,就有种摄人心魄的感觉。

    “那我就让你收回去?!?br />
    略微沙哑却带着磁性的嗓音,镰自报家门。

    但是那双泛着绿色幽芒的眼睛,却开始冒出冰寒的气息。

    “如果你说不……那么五秒之后,我把你挂在那棵树上,然后好好让定川学院为你出名?!?br />
    右手抬起,黑色的皮手套伸出一根食指,遥遥指向那棵刚刚博阿特撞出轮廓、沐凡一拳打透的巨型桂树。

    那冷漠语调背后是强悍到极点的自信,镰仿佛在对一只蝼蚁开口。

    “沐凡!你自私的行为把学院陷在什么地步你知道么!”

    这时候,一直心中压抑着怒火的张少堂站出来。

    “该打的打了,你难道还没完没了了???今天是学院在进行交流生的招待活动,你的捣乱该有个尽头吧?!蹦且醭恋幕坝?,张少堂一字一句开口道:“收回你刚刚的话,向打伤的人道歉,我可以当这件事没有发生?!?br />
    微风吹过,第九长廊内一片安静。

    网络上看到这一幕的人,也都在沉思。

    所有人的目光这一刻落到沐凡身上。

    ……

    “这件事,我就做了,又如何?”

    ……

    一句话淡然的反驳,有如星星之火,瞬间在草原上燃起。

    沐凡轻轻开口,下巴微微侧过去,眼球动了动。

    “张少堂,定川的荣耀不是求来的,而是靠着拳头……打出来的?!?br />
    最后四个字,平淡的说出,却仿佛一枚炮弹重重轰击在每个人的心间。

    一名新生,却有这种振聋发聩的声音,宛如惊世之雷,劈醒了多少人。

    说完之后的沐凡,便重新将目光落到好整以暇的镰身上。

    不再关注张少堂半眼。

    虽然对方身上传来越来越强的危险感觉,但是他此刻,绝对不会后退一步。

    有些话说出,再不可能收回!

    如果他今天退了这一步,那么脊梁就弯了。

    他是沐凡,从出生到现在,不求天、不求地,从一路死局中活到现在的沐凡。

    “吾族荣耀,唯有一往无前?!?br />
    心中默默重复了一遍这句话,沐凡眼中的那抹血色开始越来越盛。

    修罗一族,在战斗面前不会退缩半步。

    双臂交叉身前,由骨骼传至肌肉,发力一抖。

    浮出的汗液瞬间震散成雾。

    沐凡的眼中无悲无喜,腾起的只有那如刀锋一般冷冽的战意。

    双臂猛地后拉,五指旋握。

    青筋在臂膀上浮起,蜿蜒至手背。

    拳锋,直面前方!

    “很好?!?br />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镰,不属于普通学员,也不属于导师……我来自曙光?!?br />
    话音落下,那具扶着黑皮手套的手掌轻轻一甩。

    墨镜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落向沐凡。

    这个动作并不算快,墨镜飞的速度也不算快。

    所以人们有着足够的时间看清这一幕,也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

    为什么这副墨镜会被抛出?这个灰发男人会的攻击呢?

    不过当墨镜飞到半程的时候,所有的猜测都有了答案。

    而且是一个远远超越他们视觉极限的答案!

    一脚踏地。

    红色风衣高高扬起。

    一连串超过十二道的残像瞬间在空气中拉开!

    后发先至,极速掠过那支墨镜。

    空气中一柄红色的巨型镰刃光轨瞬间呈现!

    那是红色风衣下镰挥砸而至的手臂!

    在拳刀前方,赫然是双目开始泛起血红的沐凡。

    咚。

    一声巨响透过空气,蔓入大地,沿着地表、树木传向远方。

    纷纷扬扬的落叶,这个长廊好像下了一场雨。

    在这片叶雨中……

    一尊体格强壮到极点的庞大黑影,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沐凡身前!

    “你他娘的……“

    “算个蛋啊?!?br />
    带着煞气的浑厚声音,宛如山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