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方的挑衅好死不死的撞上沐凡,这种1%的几率恰好就在此刻呈现。

    黑早就对沐凡说话的语气、与身体机能的表现建立了相应数据库,根据沐凡此时的状态分析……

    对方接下来倒霉的几率会飙升至85%以上。

    所以黑,在定川学院的网络中悄悄做了一些手脚。

    与此同时,处于网络信息监控部的冯宇突然推了推眼镜,眯着眼看向光幕。

    “怎么了,学长?”

    “神秘的网络波动,‘他’又回来了?!狈胗畹乃秩缁糜鞍懵湓诳刂铺ㄉ?。

    片刻之后,这个定川学院中的第一网络天才喃喃的说道:

    “‘他’的技术更加强大了?!?br />
    “出什么事了学长???”旁边的学员小心翼翼的问道。

    “数据吞吐量增大,对方似乎调用了一片监控,而且想要在全网共享?!?br />
    换一句话,就是那个神秘的黑客,似乎要在学院内开启直播了。

    ……

    如同路人般的沐凡,安静的走下木桥,然后走向那围成一圈的人群。

    无声无息的步伐,没有惊动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这普普通通的青年。

    静静站在人群的外围,沐凡看了看身前那比自己高了有半头的学员。

    有礼貌的拍了拍对方肩膀。

    “你谁???”那名被拍的学员不满的回头,低头看着沐凡。

    身形偏瘦,个子没他高。

    树荫间隙投下斑驳的光影,倒是显得轮廓棱角分明。

    如果不是面容上还算有礼貌的表情,这个学员语气早就恶劣了。

    “麻烦学长让一下,我要进去?!?br />
    沐凡点头示意。

    “你知道里面出什么事了你就进去?要过去从旁边的时间广场绕过去?!闭饷г庇挚戳艘谎劾锩娴哪歉龈盟赖男“?。

    这些人不敢上,所以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围住,同时派人去格斗社寻找高手了。

    这些交流生,竟然敢欺负他们的女神。

    他以为沐凡似乎仅仅是想看热闹,或者是要从这里路过,否则正常脑子不会进去的。

    进去找死吗?

    等等,这名人高马大的学员突然疑惑的皱了皱眉。

    为什么这个小子看着有点眼熟……

    “徐轩,你干什么呢,咱们就从这傻站着么!”旁边一人着急的回头说道,随即看到沐凡两人僵持的一幕。

    “这个小子想挤进去,这不是有病么!”徐轩不满的说道,同伴一打岔他又忘了自己心里刚刚在思索的是什么了。

    “让他一边去,现在这情况开什么……额?!蹦敲橄允舅嬉饷榱艘谎酆笏档?,然后注意到沐凡那平静淡然的面孔,棱角分明的轮廓上,一双眼睛格外明亮……也格外漠然。

    当看到那双眼睛时,这名同伴仿佛触电般哆嗦了一下,猛地一拽徐轩。

    “你拽我干什么!”徐轩感觉自己丢了面子,恼怒说道。

    “他、他、他是暴君??!”

    那名同伴脖子上的青筋都爆起来,眼睛带着激动带着惊恐,死死拽着徐轩往旁挪动。

    “什么暴君啊,哪个暴……”话戛然而止。

    一个画面在徐轩脑海中闪过,那双疯狂却漠然的眼睛,那遍布街道的血浆,那不成人形的尸体。

    一个冷颤打出,徐轩终于认出前面这人是谁了。

    那个最为野蛮也最为狂暴的新生最强者,在学院边缘格杀顶级佣兵团杀手的禁忌存在……

    定川一年级生,沐凡。

    几人都没想到的是,听到暴君这两个字,徐轩两人前面的一些学员下意识的回头。

    ……那平静的面孔映在他们瞳孔中。

    然后,不约而同。

    所有人齐刷刷后退四五步。

    “你干嘛?”

    “拉我干什么!”

    一些没注意到的人也被同伴拉开,在听到传讯之后再不敢多说一个字。

    不到五秒的时间,以沐凡为原点,一条笔直通向内部的道路空出。

    那些人用敬畏而好奇的目光注视着沐凡,在片刻之后又变得狂热和激动!

    窃窃私语瞬间在这片人群中响起。

    心中有股冲动在响起,似乎要有大事发生了!

    “谢谢?!?br />
    沐凡礼貌的点点头,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坦然步入。

    那一个多月前曾经震惊整个学院的传说,竟然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可以说当沐凡出现时,瞬间掠走了这里近半的目光!

    两女姣好的背影清晰映在他的瞳孔之中,在二十米之外,从头到脚。

    右师婉气愤填膺,邴素失魂落魄。

    两人并没有注意到身后二十米处的异常。

    矮小的斯宾塞身高……还没有两女高。

    所以他虽然听到了私语,但是视线受阻并没有看到。

    而且此刻他的气势正盛,哪儿有心思理会后面。

    “怎么样?两位副社长如果想挑战可以继续,如果不想……有两个方法,第一让学院明确规定禁止挑战。第二就是在这里,恭敬的求饶。我可以给你们留下点面子,哈哈哈哈??!”

    斯宾塞尖锐的声音异常刺耳,“否则我下次再上门的时候,可是会将战斗时的盛景传回曙光好好欣赏的呢,哈哈?!?br />
    邴素的身体抖动的更加厉害,人生中从没有任何一刻让她感觉到如此羞辱。

    自己给剑道社丢人了,在无数人的见证之下。

    不过,除了远在数千米之外的冯宇,没人知道这一刻附近所有的监控镜头全部开启转向这片区域!

    数万正在浏览内网的定川学员们一愣,然后惊讶的发现自己面前的光幕画面变成一片绿色海洋,郁郁葱葱。

    在绿荫之下,一名身材挺拔的青年正在缓缓步行。

    这是什么?

    ……

    “欺负女生没什么可值得骄傲的?!?br />
    沐凡的声音平静没有波澜,正如他的表情一般,似乎只在陈述一件普通的事情。

    “这种行为,很低端,很幼稚,也很……下贱?!?br />
    “或者说,曙光学院教导出来的,就是这种货色?”

    淡淡的讽刺声,让整支队伍成员陡然色变!

    而右师婉和邴素的心脏突然一跳,因为这个声音实在是太过熟悉。

    格罗特、东野飞有些疑惑的转偏头看去。

    竟然直接开口挑衅整个曙光学院?

    谁这么大胆子。

    一名穿着笔挺西装的男人站出来,他是博纳尔学院的随行领队。

    “哈哈哈,竟然有人敢这么挑衅曙光,我们博纳尔都看不下去?!?br />
    沐凡转过头,漠然的眼神看着那名开口的领队。

    “你是谁?”

    “我是博纳尔学院的领队史考特?!蹦敲於佑叛诺恼苏约旱牧旖?。

    “哦,不认识?!便宸裁嫖薇砬榈乃档?,随后眼光便从他的身上越过,然后落到对面的斯宾塞身上。

    “无名之辈,那你是谁!风这么大也不怕闪了舌头?”领队眼中闪过恼怒。

    “你很快就会记住我叫什么了?!?br />
    沐凡先是看向右师婉,点点头礼貌的说了句:“学姐好?!?br />
    随后泰然自若的弯腰捡起那断裂的朝阳火,吹了吹土,起身重新递向邴素。

    “剑本来就是宁折不弯的,邴素学姐……你是一名优秀的剑士?!?br />
    听到这句话,邴素的眼眶一下变得通红,努力别过脸去,不想让沐凡看到自己泪珠掉落的模样。

    看到邴素这小性子一般的模样时,沐凡善意的笑了笑,然后从对方的左手中抽出剑鞘。

    自己将那柄断?;夯悍胖闷渲泻?,重新交到邴素的手中。

    “我的导师一生荣耀的缩写曾用一句话概括,我觉得说的很好?!?br />
    沐凡无视了周围所有人的目光,现在他淡然的远远不像一名新生,反而更像一名从战场上归来的老兵。

    那种成熟的气质无数次杀伐积累下来的。

    “那句话就是……”

    “断剑重铸之日,骑士归来之时?!?br />
    声音落下,邴素愕然的美目抬起时,目光交汇间她看到沐凡点点头,然后……

    对面这个男人的双目瞬间冰冷。

    右脚向前一踏。

    狂暴的气势在这一刻锋芒毕露!

    以脚底为圆心,一处直径超过三米的蛛网状凹陷瞬间出现在石板地面。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