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宾塞一点点浅浅的邪笑,然后笑着笑着,声音越来越大,丝毫没有将身后人群的反应放在心上。

    他在21岁的年龄体质等级达到23级,神经反应、肌肉张力、骨骼强度皆是一流中的一流。

    这种体能去任何一支军队担任尖刀都绰绰有余了。

    对于这种玩闹似的剑道社挑战来说,简直就是成年人和儿童的区别。

    那些人孱弱的……他收了七分力还是承受不住。

    当然至于博阿特那个憨货,就轻轻一撞,直接导致吐血的本事他还是自愧不如的。

    笑声达到最高点的斯宾塞猛地停住,然后侧过头仔细端详着邴素,尖锐的声音响起:“只要今天的各位没什么意见,这次的挑战我接下了?!?br />
    “没意见?!?br />
    “快点!”

    周围一片起哄叫好声,除了偶尔的不满骂声,看乐子的好奇心占据了人性的大多数。

    邴素贝齿紧咬,在这一刻眉宇中的英气达到最盛。

    她猛地屈回手臂。

    噌的一声!

    一道泛着浅红色光泽的长剑如火炼般抽出。

    “婉儿,你退开?!?br />
    邴素的态度坚决,语气不容反抗。

    右师婉但有的看看邴素,又看看对面,点点头退下。

    只不过刚刚离开,就不动声色的取出一个天讯,手指盲按数次。

    这个动作被一些有些人看到,包括东野飞,不过却轻笑一声不再说什么。

    越高调越好,试探试探定川学院的底线。

    斯宾塞做的很好。

    “拿出你的武器,我定川学院邴素,要在这里挑战你!”

    少女这一刻气势如虹,如水似斜阳的剑尖指着斯宾塞。

    斯宾塞嗤笑了一声,双手拍拍,摊开。

    “不用,美女,就在这里吧,我赶时间。这样,如果你不行,可以喊其他人过来援助?!?br />
    看似好心的话却藏着最深层的恶意。

    邴素哼了一声,素手一甩。

    探?!Я?!

    整支长剑这一刻变得缥缈无踪,化作一片幻影,下一秒仿佛溪涧涌起的浪花在面前炸开无数泛着夕阳红色般的剑光。

    然后在这片剑光中,一道剑影有如浪花中摇摆而出的柳条。

    无声无息斩向对面。

    这绚烂的一剑斩出后,那些眼高于顶的交流生们不禁赞叹一声。

    这个美女还是有真才实学的,这一招真是……漂亮。

    当冲突开始升级时,周围已经渐渐汇聚过来一些围观学员。

    他们并不清楚事情的原委,只看到一名美女突然想一个丑陋的矮子砍出一剑。

    斯宾塞仅仅抬了抬眼皮,然后在剑光中看着邴素光洁的脸蛋,皮笑肉不笑的咧开嘴。

    然后下一秒。

    众人只听到脚下传来一声沉闷的踏地声。

    然后……

    “嗡!”

    速度快到只留下一道残影的斯宾塞瞬间侵入剑光中,他仅仅是将右手的两指并拢,然后屈指轻弹。

    那有如柳条般悄然无息袭来的长剑如遭雷击,直接被打回。

    一股巨力从剑脊传到剑柄,邴素发出一声闷哼,整个人竟是不受控制的连退几步,那片剑光瞬间消失。

    满脸骇然的看着斯宾塞。

    现在她才明白这个人先前在剑道社时竟然还收手了

    “花架子?!彼贡鋈∫⊥?,然后不等邴素反映过来,身形再次如鬼魅般一闪。

    右手探出,三根手指猛地捏住那柄朝阳火,嘴角露出一丝狞笑。

    猛地一拽!

    身体还在后退当中的邴素根本没反应过来,手中一轻。

    那柄漂亮的朝阳火竟然被对方直接夺过去。

    这一切的交手快在电光火石之间,加起来不过两三秒。

    当身影分离时,斯宾塞脸上挂着冷笑,将那柄朝阳火提到自己面前,眯着眼仔细打量。

    “真是一把好剑啊?!?br />
    “给我!”邴素贝齿紧咬下唇,甚至有血迹渗出。

    巨大的屈辱在心中浮起,自己在对方手下竟然连一个回合都撑不下来。

    “素素!”

    右师婉连忙跑到邴素身边,她生怕这个性子直爽的姑娘冲动之下不管不顾。

    “给你?”

    斯宾塞摇摇头,“给你们剑道社留个记号吧,证明我来过。我叫斯宾塞,曙光学院二年级交流生,专业格斗?!?br />
    话音结束,那捏住剑脊的三根手指猛然发力!

    大拇指向上顶,食指、中指同时下压。

    “啪!”

    一声清脆的金属断裂声中……

    朝阳火竟然被对方生生捏断!

    两截断剑崩开,掉落在地。

    邴素整个人彻底僵住,大大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地上那两截浅红色的剑刃,身体瑟瑟发抖。

    右手指甲深深陷进肉里,透出血丝。

    “我的……朝阳火?!?br />
    “美丽的剑道小姐,现在你的剑断了,是不是可以让开了,我真的很想见识见识定川学院的风土人情呢?!?br />
    “哈哈哈哈!哈哈哈!”

    肆意的狂笑中,周围那些聚集过来的定川学子们,眼中透出仇视而愤怒的光芒。

    竟然如此欺辱他们的蔷薇花女神!

    然而斯宾塞脚下那个蛛网状的裂坑,却让他们根本没有上前的勇气。

    这名身材矮小的交流生,根本没有将定川放在眼里。

    ……

    一道修长的身影行走在飞白河河畔,微风拂过河水表面,带来阵阵的凉意。

    沐凡抄着兜以匀速的步伐向前行走,偶尔和一些迎面走来的学生打个照面。

    放下身心去徒步,用脚丈量学院的感觉,真的挺好。

    当走到飞白河的中段时,河水出现了一个岔道口。

    在沐凡面前也出现了三道精致的木桥。

    他本应该继续向前走的,但是此刻的沐凡却突然停下步伐。

    然后眯起眼睛,缓缓转向左侧。

    ??捶砂缀佣园?。

    因为那道穿着剑士服的马尾身影再次映在他的瞳孔中。

    旁边那熟悉的如长瀑般的栗色发丝,不是右师婉是谁?

    不过此刻的两人,宛如一群饿狼面前两只弱不禁风的兔子。

    沐凡歪头看了看左边,又歪头看了看右边。

    平静的目光落在那身材矮小,却恰好站在邴素面前的斯宾塞身上。

    “他们是什么人?”沐凡对着空气开口的样子有些诡异,不过现在身边并没有人注意到。

    “四大学院的交流生,那名小个子刚刚把邴素的剑弄断了。斯宾塞,曙光学院二年级生,登记体质等级23,精通肢体格斗,腿法尤其凶悍,此次作为交流生来到定川?!焙诘纳舸?,显然它知道沐凡问的是谁。

    “为什么冲突?”沐凡突然迈出一步,走上了……左侧的桥。

    而左侧的桥,前方赫然是绿荫第九长廊。

    “浅层原因还是深层原因?”黑反问了一句。

    “把你收集到的说出来?!便宸裁挥欣砘?,只是随手甩了甩右手手腕,眼神平静的看着河对岸已经围城一团的人群。

    此刻没人注意到他。

    “浅层原因是对方挑衅剑道社导致社员重伤,邴素美眉不乐意了,就过来报仇,很显然技不如人?!焙诰谷唤率导虻サ木呦至艘槐?。

    “哦?”沐凡语调略微高了一些,表示很感兴趣。

    “那深层原因呢?”

    “深层原因就是……曙光学院交流生的代表叫做东野飞,这几家学院来到这里的目的正是为了……你。莫名拥有S级机甲钛古的你,在木卡纳星球覆灭加列家族的你?!?br />
    沐凡的脚步落在木桥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此刻在有节奏的一下下响起。

    “这样啊……”

    沐凡已经越来越清晰的看到邴素那抖动的双肩了,四周围起来的人群似乎只在指责却并没有人上前。

    “于是就可以这样了?”

    “想要引出我,还是想要激怒我?”

    沐凡的眼睛中没有半点情绪波动,仅仅抬起左手,而后揉了揉右手手腕。

    “估计碰巧了……”黑讪讪的说道,它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