邴素满脸坚定,专注的在手腕缠上一圈圈的护手布帛。

    那青春洋溢的马尾辫此刻也悬在身后静静不再摆动,正有如主人的心境,罕见的带有剑道杀伐之意。

    她虽然是剑道社存在感最低、实力最弱的管理人员。

    但是现在竟然被外校欺负上门了,学院摆明了不管这件事。

    这让性格直爽的邴素根本忍不下这委屈。

    没人了就可以欺负我们剑道社了么?

    邴素喜欢在这里一起说笑、一起学习剑道的氛围。

    那些平时交谈玩笑的同学都被平易近人的邴素当成了好朋友。

    而现在,朋友受到伤害,没人出头……

    那好,我来出头!

    眼眶中有些泛红,邴素薄薄的嘴唇倔强的抿起。

    当束好着装后,她看了一眼旁边的剑架,那是区别于兵器架单纯用来摆放真剑的台子。

    邴素的目光落到一柄剑柄雕花,剑鞘上泛着丝丝浅红的佩剑上。

    整把剑颜色浑然一体,宛如初升的朝阳,带来春暖花开的感觉,和邴素的气质说不出的吻合。

    这正是邴素最心爱佩剑,也是她的专有武器——朝阳火。

    一把将剑抄起,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

    身后的学员们,尤其是那些男生,脸色涨的通红。

    最后竟然让女生为他们出头,还是水平和他们相差并不多的素**神。

    在这种刺激之下,剑道社中剩下的一些稀稀落落的人群,牙一咬全都冲了出来。

    只不过……

    全部的人加起来也就9个人。

    “素素学姐,我们去哪儿?”

    “谁让你们来的?回去!”邴素站住,用严厉的口吻呵住身后的几人。

    “可是我们怕你受伤啊?!币幻猩∩档?。

    “我自己来,这件事的性质仅仅是管理者出头去质问。你们来,就成了破坏学院之间的稳定团结了??旎厝?!”

    邴素对这件事看的很明白,她一个女生出面比带着一群人出面要好得多。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些人的实力连她都不如,不必要的受伤她绝对不会再允许出现!

    “回去!剑道社停止对外开放,暂时不接受任何人挑战,等我的消息?!?br />
    “可是……”

    “回去??!”

    蔷薇花女神邴素这一刻如同一只暴怒的雌豹,那种气场终于压下了另外几人。

    另外几人终于不甘心的返回了剑道社。

    当看到空荡荡的路上只有自己一人时,一身英气的邴素,取出天讯拨通了一个号码。

    嘟……

    “婉儿,你这会是在带队对么?”

    ……

    “你们在哪儿?”

    ……

    “好,我知道了。没事?!?br />
    ……

    挂掉天讯,邴素单手握着朝阳火,柔顺的腰肢摇曳间,迈开长腿向着远处走去。

    如果单看背影,那纤细的背影,修长的双腿,摇晃的马尾,简直是学生们梦中情人的不二之选。

    一身白色的剑士服更显得英姿飒爽。

    但是如果从正面看去,却是粉面含煞。

    邴素的目标,赫然是……时间广场前面的定川绿荫第九长廊。

    ……

    时间广场的短暂停留后,如东野飞这种小团体一般并没有拍照或者四下走动的还有七八个。

    那些人也只是聚在一起,以一种超然的态度看着四周。

    只不过曙光学院的地位决定了东野飞这个团体的气势自然要高出其他人。

    刚刚带队的张少堂已经微笑着在召集人群准备参观下一个点了。

    那些零散的人群也重新聚集起来,重新按照学院分成四支队伍列好。

    东野飞津津有味的看着右师婉那楚楚动人的背影,眼中有欣赏、赞叹、惊艳,心中会偶尔泛起涟漪,却唯独没有那有占有欲。

    右师家族的人,他是决计不会碰的。

    此刻,大块头博阿特还沉浸在刚刚的讨论中,后知后觉的呆憨问道:“东野,我们接下来还继续么,如果收不住手我怕把人打死?!?br />
    矮小的阴狠青年斯宾塞气笑了,“你个憨货,明天你别去了,你以为带着任务过来的只有我们吗?另外三家学院也不是省油的灯,动动你的脑子别再问这么傻的问题了?!?br />
    有着酒红色头发的东野飞听到后,无奈的摇摇头,然后认真的看着大块头说道:“博阿特,你是作为格斗特长生招进学院的。你现在应该练习的不是发力,而是收力。所以,明天开始你看着就好,直到非你出手不可的时候?!?br />
    “那什么时候才是非出手不可?”博阿特的脑子确实有点不太灵光。

    东野飞低下头捏了捏眉心,语气闷闷的说道:“就是别人都倒下的时候?!?br />
    “哦,好!东野你的脑袋聪明,我听你的?!辈┌⑻匾簧砑负醭疟路碾熳尤獯丝涛抟馐兜亩抖赶?,让旁边的斯宾塞无语的把头撇到一旁。

    这真是精华全长在肌肉上的杰作啊。

    长长的队伍即将通过绿荫大道,下一站赫然是绿荫第九长廊,一处遍布绿植,树荫遮地,鸟语花香,泛着丝丝清凉气息的优美道路。

    右师婉面含微笑的转过身,以无可挑剔的礼仪向身后人群轻轻弯腰。

    “下面,就是定川学院无数杰出学员毕业时走过的道路,这条路上留下了无数强者的身影,这里既是自然景观也是人文景观,希望我的讲解能让大家喜爱定川学院?!?br />
    柔柔酥酥的嗓音中,一行人向着第九长廊走去。

    不过这支队伍中没人知道,这时一名英姿飒爽、粉面含煞的高挑美女正持剑也走向第九长廊。

    那名女孩的目的,赫然就是和他们……相遇。

    ……

    一名青年穿着普普通通的冲锋衣,目光平静的走近学院。

    除了显得风尘仆仆一些,和其他学员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两样。

    最近学院小队外出很频繁,如这种装扮的不在少数。

    所以沐凡回来并没有让那些学员感到有什么特殊的。

    人太多了,这个匆匆忙忙的时期,没人会特意盯着一名不显眼的学员看。

    沐凡眼神中有些恍惚,每次经历诸多杀伐之后,返回学院才发现这里是难得的净土。

    孤零零走在人群中的沐凡,有如一只刚从草原上厮杀归来的孤狼。

    来到定川的第一个学期即将结束,现在的沐凡仔细看去,比刚入学时多了数分沉稳。

    那种眉宇间的成熟和漠然,远不是刚刚入学时的无忧少年了。

    现在的沐凡,身上那种冷峻的气质,让他远远超越同龄人。

    “去哪里?”黑问道。

    “回寝室,然后和他们联系一下,讨论自由之翼下一步的进展方向?!?br />
    “什么方向?”

    “探险方向,关于三色遗物的?!?br />
    沐凡说到这里,虚拟空间中的黑突然出现短暂的波动。

    然后才语气激动的说道:“刚刚你提起探险,突然触发了暗影岛之前留下的一个信息反馈事件,十分重要的事件!”

    “什么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