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最前面的赫然是温婉动人的右师婉,在她身边则是满脸微笑的张少堂。

    身后赫然是来自四大学院的交流生队伍,今天恰好是安排进行参观访问的第一天。

    不过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大气端庄的右师婉身上,恬淡如水的气质不经意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再加上那柔和酥软的嗓音,将定川的历史与学术成就如数家珍。

    身后再桀骜的人此刻也收起了脸上的不恭。

    这画中人一般的美女着实是给定川学院增色不少。

    只不过,没人注意到,那些四大学院的交流生们,似乎对定川的无论是人文还是学术,还是环境,都并不太感冒。

    他们的眼神时不时的在互相交流。

    ……

    此刻在定川学院的秘密监控室内,巴赫、林德伯格这些各个专业的高级导师,全都聚集于此。

    那些人的神态自然都落在这些导师的眼中。

    穿着燕尾服,发型一丝不苟的林德伯格冷哼一声:“四大学院真是长了一个狗鼻子,早不来晚不来,偏偏现在来?!?br />
    巴赫的目光则来回在光幕上扫视,头也不回的说道:“这么大的事情,而且是一个学员做出来的,他们当然要来。如果不来才是显得他们的情报落后?!?br />
    林德伯格垂下眼皮,“那台S级的机甲才是关键吧?!?br />
    巴赫听到后轻声笑了,“是啊,S级机甲是关键,但最后驾驶它灭掉巴纳德星系的豪门加列家族的,是我们的学生啊?!?br />
    听到这里,林德伯格不再反驳,只是低声的自语道:“这个学员好大的杀性……”

    “定川的心胸是海纳百川,林德伯格教官还是不要再说这种话了,学院是要将这些优秀学员作为倚仗的?!?br />
    巴赫教官随口说道,摊开手掌看着微型光脑上的名单,眯起眼睛继续开口,“只要这些人无伤大雅,那就由着他们闹吧,年轻人过剩的精力需要发泄?!?br />
    另外一名高级教官乔达伦转头看着巴赫,“这些所谓的豪门,真是做的越来越没有底线了,将自己家族在其他学院的子弟以交流生的身份返回定川?!?br />
    “呵呵,无可厚非呢,毕竟是东野家和沙家啊?!?br />
    ……

    学院交流生与交流赛的参赛成员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前者往往是个人申请的结果,而后者却是各个学院选拔出的优异者。

    联邦曙光军事学院的成员自然而然走到这个阵列当中的最前面。

    所以里面的成员自然也能看清楚前面右师婉那近乎完美的背影。

    张少堂距离在曙光学院到来之时,便特意看了看,不是曾经在入学时过来砸场子的那些家伙。

    所以他的兴趣便泛泛,反而靠到前方临近右师婉的地方。

    曙光学院的交流生队伍中,有一名头发呈酒红色面容俊秀的青年,定制的手工西服,那眼眸中不经意露出的淡然目光自然显示出气质的不凡。

    在他身边还有七八名隐隐围在一起的学员,隐隐以他为核心聚拢起来。

    在抵达时间广场这座地标建筑时,队伍停下给人群自行浏览的时间。

    那名酒红色头发的青年没有动,在他身边的几人自然也没有动。

    其中一名身材匀称,面上带着玩世不恭笑容的男学员看了看那边的右师婉,再看看酒红发的青年,笑道:“飞,你故乡的女孩真的美丽,这种容貌无论在哪里都应当是众人的焦点。这是不亚于我们学院摩黛丝缇小姐的绝世美女,哦,我感觉到我的心已经复苏!”

    这名男学员拥有一头灿烂的金色卷发,再加上那棱角分明的面容和深邃的蓝色眼睛,绝对是当之无愧的少女杀手。

    酒红发的青年淡淡扫了他一眼,“格罗特,关于泡妞这件事我不会有任何意见,能泡到这是你们的本事。但是她……不行?!?br />
    “格罗特,你别是选到飞看上的人了吧,哈哈哈?!迸员呒溉瞬唤嵝囊恍?。

    这个格罗特真是走到哪里,女人缘就蔓延到那里,不过这还是飞第一次开口否定呢。

    格罗特耸耸肩,“既然是我们的东野看上的女人,那我格罗特绝对不会动?!?br />
    酒红发的青年笑了笑,看了格罗特一眼,随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摇摇头。

    “哦,怎么了,莫非有其他理由?”格罗特眼睛一亮,他是真的很中意右师婉这种从容貌到气质都无可挑剔的异性。

    在他看来,以联邦曙光学院交流生的身份,加上自己出色的外表和家世,还有最擅长的甜言蜜语,拿下的难度应该不会很大。

    东野飞轻轻扬了扬下巴,示意那边的右师婉,然后看向格罗特用略带一些警告的语气说道:“她的姓氏是右师,这个姓氏在这颗星球具有非凡的意义?!?br />
    格罗特撇撇嘴,“飞,你很强大我承认,但是你未免过于危言耸听了,恋爱是自由的。而且我可是来自首都星的贵族后代,我并不惧怕第四星区的贵族们?!?br />
    东野飞没有反驳,只是笑笑,“她是连我都不敢去染指的存在,言尽于此,你可以试试?!?br />
    “哦我的好兄弟,这样说我就明白了,我还是安静的做一名客人吧。不过,如果她主动看上我应该就没有事儿了吧?!备衤尢卮鹩α?,却还是有些不甘心的耍了一些小聪明。

    “如果可以的话?!倍胺擅辉俣嗨?,然后正色看向身边几人开口,“你们集合之前的行动怎么样?”

    出来一名孔武有力的褐色头发青年,他的身高接近两米,远远看去宛如一尊铁塔,这时听到东野飞的问话看了看身边一名面色阴狠的矮个子青年,挠挠头站出来。

    “目标不在学院,不过按照你的指示我和斯宾塞一组,去了他归属的剑道社去挑衅了一番?!?br />
    那个身高只有一米六的矮个青年冷哼一声,瞄了一眼大块头,嗤笑一声。

    “东野,你确定目标真的很厉害么?那个剑道社的人孱弱的可怜,甚至最后都派出女孩上阵了,我实在是没兴趣对女人出手?!?br />
    东野飞听到后产生了一些兴趣,扭过头问道:“然后呢,无功而返?”

    “怎么可能?!?br />
    身材矮小的斯宾塞脸上露出邪笑,“六个弱鸡被我打断肋骨了,一个人反抗的激烈,所以比较惨现在应该在生物舱呆着呢吧?!?br />
    东野飞听到后倒是没有其他表情,而是认同的点点头,“也好,目标已经报名交流赛,所以最近肯定会回来,让对方能够记住自己的方式很简单,就是不断加深对方的印象?!?br />
    那个大块头挠挠头憨憨的说道:“东野我们这样的动静没事么?”

    东野飞抬头看向大块头,想了想后点点头,“没事,如果有事定川学院早就出来了,他们知道是怎么回事?!?br />
    斯宾塞斜着瞥了一眼,看了看对面笑嘻嘻的格罗特。

    “东野,明天能不能把博阿特这个憨货给我换成其他人?”

    “哈哈,可以?!?br />
    东野飞终于忍不住笑了。

    ……

    梳着马尾辫的邴素此刻那红润的面庞上满是愤怒。

    就在自己和婉儿分开不多久之后,剑道社竟然被打上门了。

    对方那如同看禁脔一般的目光,直接气炸了邴素。

    六名学员被打断肋骨躺在地上哀嚎,还有一名因为不满对方作风直接被打得吐血无法起身。

    对方的反应似乎很是失望,竟然说还会再来!

    贝齿紧咬,邴素出离的愤怒了。

    现在陆学姐不在,自己要扛起剑道社的摊子。

    那么……

    “素素,你要去哪儿?”

    “我要去讨个说法?!?br />
    梳着马尾辫的女孩,目光倔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