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血练划破长空。

    在这雾蒙蒙的云层之下,那道血色竖瞳中不断有骨面虫兽涌出,它们飞出后的动作惊人的一致。

    看一眼那边荒芜大地上仅存的白色脑虫,然后接连冲破音障冲向高空。

    指挥官的命令……高于一切。

    就在第一只骨面虫兽冲破大气层的时刻,在它后方那些依次上冲的虫兽们猛地转头看向一个方向。

    在那个方向,一道犹如太阳般炽烈的杀意毫不保留的释放。

    血线直着从大地连接天空,然后没入云层。

    驾驶舱中的沐凡丝毫不知道危险来临。

    而突破大气层正式进入宇宙的骨面虫兽根本没有理会一切,它的目光锁定了前方那台极速飞行的黑球。

    所有的泽格族都可以共享视野、感知。

    有记录一切的脑虫存在,所以它们自然知道先前的一切,所以这逃脱的罪魁祸首在它们的命令序列中是首要斩杀对象。

    在销毁那枚金属球体之前,一切事情延后。

    仅仅依靠着爆炸力量被送入天空的驾驶舱,速度远没有那拥有着恐怖体力的骨面虫兽。

    巨大的身影拖拽出一道长长的黄色残影,右爪握着的那类似脊椎一般的骨剑高高扬起,然后重重斩下。

    然而,就在这一刻,那骨面虫兽从始至终都没出现半点波动的眼神中,竟然露出惊咤。

    在它的瞳孔中,那个驾驶舱球体飞行速度慢的可怜。

    在骨面虫兽的战斗生涯中,还没有见过同体积下速度可以超越它们的存在。

    然而此刻,就在它的眼前,一只渺小而破败的金属手臂,突兀的出现,然后以它无法企及的速度扣住那枚更加渺小的黑色球体,以一种捧着珍宝的态度小心的拉回怀中。

    一道道残影在眼前重叠成一个黑色而渺小的实体身影,低着头看不清面部。

    感受着钛古驾驶舱内那微弱的呼吸,修罗背后刚刚卷动一下的披风刹那间变成一道巨大的漩涡!

    宛如横过来的星系平面图。

    钛古驾驶舱静静悬在漩涡中心,被那些星雾轻柔的包裹。

    人类的金属机甲?只是太渺小了一些。

    速度很快……

    仅此而已。

    修罗六米多的身高甚至连它的头部高度都不如。

    此刻骨面虫兽的骨刃挥砍还没有停下,对方如果不躲的话那么斩杀即将完成。

    这就是骨面虫兽到现在唯一能够思索到的东西。

    然后,在它重新变得冷漠的目光中,那道凝实的黑色身影突然抬头。

    伴随的是漫天的红色星辉,以及那双……

    猩红而疯狂的眼睛!

    没有拔刀,修罗那仅剩的右臂折向身后,五指并拢握拳,高高扬起。

    刹那间消失不见……

    同时消失不见的还有骨面虫兽那惨白、凶恶、漠然的头部。

    一道褐色血肉爆散成的冲击波直接在修罗面前炸开。

    竖着扩散出近十公里。

    庞大的身躯宛如宇宙中飞来的陨石,穿透这道竖着的冲击平面。

    凿穿大气层,化作一团火球冲向大地。

    下方那些昂扬上冲的骨面虫兽全部抬头看向天空中急坠而下的同伴身躯,匆忙避开。

    然而就在它们短暂的思考间,又一颗璀璨的流星从天空中极速坠下。

    速度远远超越第一具尸体。

    后来先至,在它们惊咤的目光中,直接撞到那已经燃烧成火球的尸体上。

    然后在这已经涌出的数以百计的骨面虫兽目光中,将尸体凌空撞爆!

    一团巨大的血肉雨从高空炸开,伴随着那扩散着神秘信息的紫色光雨纷纷扬扬飘荡在天地之间。

    轰!

    地面轰然炸起漫天烟尘,整个荒芜的大地重重一陷,一个直径超过十公里的巨大蛛网状陨坑出现在地表。

    修罗自天空降落大地。

    那渺小而狂怒的身影在蒸腾的岩浆中缓缓起身。

    它的双目跃动了一下,淡淡的意识波闪过,“古代遗迹的气息……”

    钛古自爆产生的神秘信息和修罗的意识发生了奇妙的反应,让它的思维剧烈波动了一下。

    然而很快平息。

    修罗低头看着右手托着的那枚黑色球体,平稳的放在地上。

    身后的披风刹那间光华大作,扩散成一片红色的光雾呈一个半球形将修罗?;て渲?。

    指尖泛着红色的光泽,在那个驾驶舱的外壳上划过。

    坚硬的阿卡伯特合金如同被利刃切割的豆腐,平整的分成两半。

    藏在其中的沐凡终于露出。

    修罗伸出手掌小心翼翼的将沐凡托在掌心,然后放置在胸口弹出的对接舱内。

    而在这时天空中的骨面虫兽看到了下方的情况,他们将目光纷纷准那台渺小的黑色机甲,目光残忍。

    无数残像瞬间在空中拉出,它们直直飞向修罗。

    利爪、骨刃,这些特有的冷兵器撕裂空气,发出刺耳而尖锐的呼啸声。

    当沐凡进入驾驶舱时,整个舱体内部的光线瞬间变得血红,无数黑色的金属软管浮起,瞬间插入沐凡的后背。

    昏迷中的沐凡发出一声闷哼,一股股的能量沿着软管灌注到沐凡的身体里。

    修罗那艰涩森冷的声音响起:“开启纳米修复模式?!?br />
    连接沐凡后脖颈的那支软管连续鼓起,几团银白色的液态金属沿着管道直接注射到沐凡的身体里面,当那些液态金属和沐凡的血液接触时产生了奇异的变化。

    纳米金属瞬间消融其中,无数肉眼无法捕捉到的微型机器人沿着血液流通到沐凡的受损部位,肉眼可见的那塌陷的胸骨开始一点点鼓起!

    火辣辣的疼痛和麻痒开始沿着神经传递到沐凡的大脑。

    这种看似远超联邦科技的纳米修复,却是以沐凡那强悍的自愈能力为根本。

    那些机器人仅仅起到一个伤口复原的过程,剩下的……

    完全都是依靠那强悍的自愈!

    沐凡的呼吸开始平稳,血压开始回归。

    濒临死亡的气息在这强大的治疗下终于开始泛起生机。

    他的眼皮跳了跳,血压开始奇迹般的恢复。

    从30到40,再到50……

    那代表着生还的希望被一点点拉升!

    “修罗倒下之前,你……绝不会死?!?br />
    森冷的声音中,代表着的是修罗那最纯粹的誓言!

    仰头,看着那漫天凶影,红色光雾猛地收回后背,渺小而残破的机甲带着穷尽星河之水都无法平息的愤怒,轰然迎向天空。

    轰!

    拉出数道残像的一拳重重打出。

    那只冲在最前的虫兽头部直接炸成碎雾。

    然而修罗的愤怒依旧没有平息。

    轰!

    轰!

    轰!

    劈下的骨刃瞬间爆成粉末。

    一圈夹杂着无数血肉的超大范围音爆炸开。

    一道冷冽而刺骨的杀机灌注到那破败的刀鞘中,刹那间一道升龙血刃从地面腾向天空。

    超过十五只骨面虫兽定格在空中,然后一道血线从中央笔直的浮起,没有半滴血液透出,却平静的一分为二。

    从地面到天空,最终当修罗拔出的没入天空时,那厚厚的云层竟然从下到上被齐齐斩断。

    气势轰烈的黑色机甲浮于这分开的断云之间,残臂、单刀。

    那身上的伤痕越发明显,一道爪痕从肩膀划到腰间,深深的烙印在外装甲上。

    然而修罗眼中的光芒除了越发旺盛、凶怖,没有半点多余动作。

    修罗如同走到末路的武士,带着愚忠,带着无惧死亡的坦然,带着漠视一切生机的淡然,随时准备献出自己的一切,直至死去。

    天空下方的骨面虫兽却不减反增,越来越密。

    安静的空间甬道,依旧在履行它的作用,修罗杀掉多少,它甚至数以百倍的输送过来。

    甚至下一刻一只高达近千米,绵延场十几公里的巨型尾巴从里面重重拍出。

    大地重重一颤,百米高的土浪崩起,行星地表宛如遭遇地震。

    一只白胖的虫子猝不及防之下被震到高空,拼命的发出吱吱的惨叫。

    也就在这时,修罗的头部猛地转向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