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速上升的驾驶舱彻底化作一颗火流星。

    外壳与大气层剧烈摩擦产生的隔离层屏蔽了所有信号。

    驾驶舱内伴随着旁边黑的疯狂呐喊,却只能徒劳。

    直径接近2000公里的冲击波覆盖区内,除了地面还算完好,一切生物、设备都化成了尘埃。

    没有信号发射器,没有信号中转器。

    沐凡的气息这一瞬间似乎被彻底从星球上抹去。

    钛古自爆时绽放出的神秘能量笼罩了这个星球。

    在这一刻,天空中诡异的飘起了零星点点的的紫色光雾。

    那股神秘能量澎湃、浩瀚、无边无际,却蕴藏着带着同样一条信息,一条以这个宇宙中任何种族都能理解的信息,集合了上万种语言和文字的信息。

    刹那间刺破大气层,跨越光年,辐射整个庞大的星河联邦,再去势不减的蔓延至加铎帝国、所罗门、域外星河……

    那道信息最终形成一段共同的文字:

    【古代遗迹宝库进入开启倒计时!坐标:0548……】

    一串繁奥的数字夹杂着字母罗列出来。

    这段信息,普通人根本无法察觉,普通的设备也无法获知。

    然而……

    首都星莫西白山穹顶、首都星青竹海水底、第二星域云水人造星环、域外星河弗利萨白矮星第七卫星、加铎帝国月帆星座虚无之海、联邦五大学院的院长室、所罗门黑水星恶魔狱地……

    那些要么平凡的无人踏足,要么高高在上,要么人来人往却无任何异象的地方,同一时间,有无数的人眼中带着骇然和激动,带着喜悦和不可置信……

    瞬间起身!

    “——古代遗迹即将出现!超越位面的古代科技即将再次现身!”

    整个宇宙,因为这条突兀信息的出现,开始掀起一道史无前例的暗幕狂澜!

    普普通通的星球议员、议长,他们蒙在鼓里。

    但是在那平静表面的更深处,那些真正的星空统治者,他们知道。

    三十年一遇的时机再次来了,再次洗牌的时间、到了!

    ……

    然而,没有人知道,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陷入生死绝境!

    沐凡的脉搏跳动的越发微弱,他的血压开始越来低,身体温度开始越来越冰冷。

    他不知道外界发生的一切,他以为的【崇高守护】却因为先前的肋骨折断为他带来了死亡?;?。

    他不知道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古代遗迹信息,竟然是以陨石三号引擎的自爆出现的。

    他不知道,钛古机甲形成的湮灭空间进入那道血色的空间甬道后,在炸开的瞬间……

    并没有摧毁那个恐怖的星空之门。

    在血色的竖瞳后,突然伸出一只、两只、三只……

    一百只、两百只、三百只……

    恐怖如那骨面虫兽般的手爪从虚空中出现,同一时间按压到那团吞吐不定的黑色光团上。

    炸开的能量竟然生生被压在星空之中。

    而在那星空之后,竟然是密密麻麻、不下万只的骨面虫兽军团,以及远方似乎是一个星球大小的部群!

    赫然是横渡宇宙不用呼吸、不惧寒冷、不畏辐射的腐化者和守护者军团。

    数量那是……数以亿计???

    它们就这样静静看着这枚轰进来的能量团,白骨面甲的两个孔洞中透出的是……嘲弄。

    没有肉膜的白骨翅翼扇动,这些类人形的骨面虫兽任由崩塌的重力场侵蚀它们的肢体。

    但是他们的肢体上却有着一股股褐色的能量在对抗那崩塌的力场,双方接触间竟然让重力场一点点消融。

    当光团体积缩小一半之后。

    一只巨大的棕色尾巴,掠过星空,高百米,长达十几公里,然后重重打在那枚钛古机甲的光团上。

    然后陨石三号那足以湮灭空间,引起塌陷的能量就被这样一记重砸。

    直接打成漫天星辉……

    紫色的星辉飘荡在那不知何处的宇宙中,光斑点点,带着残酷的美丽。

    一只体型庞大到突破天际,近乎达到半个星球大小的类蜥蜴星空巨兽从黑暗中浮现。

    在那只星空巨兽的头顶,静静站着一名通体白色的……“骨面人”?

    它如此明显,因为在它周围百公里以内,没有任何别的泽格存在。

    双膝不再是反关节,细腻的骨甲不再粗糙,流线型的骨质浑然一体,通体没有半点血肉露出。

    头部如同笼罩着一具古代士兵的头盔,只留出两个漆黑的孔洞。

    两只翅翼不再是普通的骨面虫兽那般破烂,而是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皮膜。

    身高接近五十米,但是最令人难忘的却是那柄横架在脑后、双肩之上的巨型骨镰。

    宇宙深空中,远处天体照射过来的光线落到身上时,泛起点点光辉,让那份沉寂的残忍更加精致。

    它的目光透过那飘散的紫色星雾,落到远方那道巨大的血色竖瞳时,轻轻歪了歪头。

    然后随意的抬起左臂。

    完全被骨甲覆盖的小臂突然裂开几处空隙,猛地有六条肉红色的触手弹出,将手爪包裹其中。

    触手的尖端没有眼睛,没有利齿。

    有的是六颗赤黄色的眼珠。

    六道柔和的射线就这样喷吐而出,均匀的落到那扇星空巨门上。

    原本即将崩溃的竖瞳竟然又诡异的稳定起来,那一层雾蒙蒙的黄色能量,竟然超越了131行星上晶石阵列的稳定。

    做完这一切左臂恢复原样,它接下来的动作仅仅有一个。

    那就是左爪如同人类一般,轻轻竖起,向前一挥。

    数以万计的骨面虫兽目光中燃起恐怖的凶光,瞬间以数十倍音速的恐怖速度消失在巨门之中。

    就在刚刚,它们的指挥官——白甲大人。

    刚刚下达了命令。

    彻底抹掉刚刚的攻击者,然后……

    【掠夺】和【全面入侵】!

    第一只钻出“血色竖瞳”的骨面虫兽看到苍茫一片荒芜,先是愣了一下。

    然后目光冷漠的看向数十公里外一只刚刚从破损血肉地网下爬出的肥胖虫子,没有理会。

    再轻轻抬起覆盖骨甲的头颅,看向云层之上。

    那里一道火流星正向着太空冲去。

    覆着利爪的右手轻轻折向脑后,一柄锋锐的骨刃被弯弯曲曲抽出。

    背后残破翅翼轻轻一震,刹那间音爆炸裂原地,一道残影向上冲去。

    ……

    已经突破厚厚的大气层、彻底进入天空的驾驶舱,此刻渺小的如同一粒太空尘埃。

    黑在拼命的呐喊间,沐凡生机渐渐消失。

    这次沐凡遭遇的创伤远远超越以往任何一次。

    然而,这一刻沐凡胸口的那个金属牌烙印,那个被印在胸口的“凡”字却发出了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灼热的温度。

    那种疼痛超越**,直刺灵魂。

    “?。。?!”

    双眼紧闭的沐凡,有如濒临绝境的凶兽发出最后一声怒吼。

    也就在这一刻,冥冥之中,无形的琴弦波动。

    那垂死的气息再次通过某种未知方式,跨越空间。

    在遥距数千公里的星球表面,一处遍布合金的基地地底。

    一台静静站立的渺小黑色机甲,手臂轻轻抖动了下。

    当那道微弱游丝的气息传递到它的意识海中,有如整片汽油灌注的海洋刹那间投入一颗核弹!

    惊天的狂暴气息从身上涌起。

    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

    两道……血泪竟然瞬间从眼眶中流下。

    修罗那遍布伤痕的面部抬起头看向那漆黑的合金隔层。

    那道从未张开的嘴巴,在这一刻陡然张开!

    一声野兽那最为狂暴的嘶吼,带着恐怖的音浪重重砸向那厚达五米的纯金属超重防护层。

    带着有史以来最冰寒刺骨的杀意……

    摧枯拉朽的击穿整个金属地底,直接炸出一道高达百米的金属喷泉。

    炽烈的红炎刹那间从脚底燃遍全身。

    轰!

    四道血色光环骤然从背后炸开。

    十倍音速、

    二十倍、

    四十倍、

    五十倍!

    轰、轰、轰!

    一道血色长箭撕裂天空,袭向星辰!

    那道信念如同最炽烈的太阳光芒,毫不遮掩的照耀整个星球。

    在修罗倒下之前,你……

    绝不会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