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暗影舰队重新进入航行模式之后,沐凡的身影也就从所有人的视线中消失。

    但是有关他的事件,开始在几个特定的人群中传播。

    首先是巴纳德星系的高层圈子,对官方定义的禁忌名称,全部以“那个军官”代替。

    其次是首都星一些深藏不漏的大势力,沐凡的名字开始再次进入那些联邦上流社会的眼中,尤其是以战功著称的军方勋贵。

    再次是蓝都星的定川学院高层,以唐·安德列瑟院长为首、阮雄峰等人为辅的学院派中坚力量。

    除此之外,能够获知这个消息的都是凤毛麟角。

    “S队又开始活跃起来了,联邦的那一位似乎又要有大动作了?最近还真是不省心……已经开始从学院吸收新鲜血液了么?”首都星,巍峨的莫西白山穹顶,巨大浮空城内,拥有紫色瞳孔的西格列·帕尔马如同画卷中走出的美男子。

    此刻穿着那身少将军衔的军装,静静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那往复卷动的云层,喃喃自语道。

    在他身后,一名上校军官正恭恭敬敬的弯腰等待指示。

    “你的汇报到这里就可以了,你能过来见我不是说你窃取情报没有被发现,而是他们懒得理会这种低级别的情报,如果再高一层的话你会把自己的命搭进去?!?br />
    “所以,留住性命,做一个对鸢尾花家族有用的人?!?br />
    西格列·帕尔马随意摆了摆手,淡淡开口。

    千艘战舰的消亡,相对于联邦的恐怖军队数量来讲,小的几乎不能再渺小。

    但是这件事背后透露出的意思就很值得人寻味了。

    S队开始把手伸向巴纳德星系,这一层意思究竟代表着什么。

    要知道很多人都在盯着那只鹰呢……

    身后的上校闻言不敢多说一个字,只是默默鞠了一躬,然后恭敬的退下去。

    将所有安静的时间全部留给了西格列·帕尔马。

    伟大的鸢尾花……

    不过那些真正知情者十分好奇的却是,恐怖的黑暗霸主所罗门,为什么至今都没有动静。

    这种挑衅都能够隐忍了吗?

    这个黑暗霸主到底有什么密谋?

    没有人相信他们是真的不知道,或者是真的不在意。

    一台准S级的机甲,加上一艘八级战舰黑龙号的战毁,所罗门不可能无动于衷。

    黑暗中毒蛇潜伏的越久,那么它所图谋的就越大。

    这个道理谁都懂,所以此刻的所罗门让那些等待者越来越感到心惊。

    他们想见到又惧怕见到那彻底掀起复仇狂澜的一天。

    ……

    “前面就是虫洞了?!?br />
    “从那次事件以后,为了不泄露秘密,联邦再也没有派任何舰船来过?!?br />
    黑正在安静的分析道,现在的暗影舰队终于要回到大本营了,黑莫名的感受到一种名为归属感的情绪,这在它的逻辑设定中是极为难得的存在。

    沐凡此刻孤零零的站在宽阔而巨大的指挥厅内,透过高高的舰窗前,那藏在荒芜陨星带背后的跃迁点已经越来越近。

    从上次跟随学院部队返回后,沐凡再也没有回到过131号行星,这颗小型星球上面奇特的红色谷地,遍布苔藓的茂密原始丛林,以及那密集而凶残的泽格群落,都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到达跃迁点了,坐好。跃迁过程中脑细胞的神经元和神经胶质细胞会受磁场的连续变化,产生片刻的思维混乱?!?br />
    沐凡重新坐回那巨大的钢铁座椅上,一条固定带将他的身躯套紧。

    然后轻微的眩晕感袭来,巨大的舷窗外,静谧的黑色仿佛活过来一般,开始像万花筒一般成中心对称不断缩放、扩散、往复……

    “滴、滴、滴!”

    “发现腐蚀性能量,暗影舰队开启中和模式,正在进行空间酸性涤荡,1%、3%……”

    沐凡晃了晃头,整个舰身这一刻开始都动起来,一股恶心感骤然浮出。

    他闭上眼睛,开口询问:“怎么了?”

    “好像那帮虫子的杰作,这一个月本大人的舰队不在家,那些泽格好像又开始不老实了。不过放心,为了应付这些恶心的酸性能量,暗影舰队全部标配能量中和剂。现在我来把这乌烟瘴气的通道给疏通一下?!?br />
    如果有人能够看到此刻虫洞甬道内的盛景,那么一定会为那艘通体泛着白色光华的战舰而惊叹。

    白色的光华不断和绿色雾气相交,然后继续散发着那均匀而柔和的光线将四周的浑浊不断冲刷。

    大有出于泥而不染的境界。

    突然,沐凡脚下重重一颤,随后窗外的黑色漩涡消失,恶心感消失不见。

    大脑中的晕眩感也开始消失,当他睁开眼睛时,才发现这次的跃迁已经结束。

    “结束了?”

    “结束了,这次的酸性能量和第一次封锁时几乎相差无几,那些虫子最近肯定有情况发生?!焙谖薇润贫ǖ乃档?。

    “嗯,那就降落,我尽快开始寻找腐化者核心?!?br />
    在沐凡的吩咐中,破晓战舰带领着那些残存的飓风诱捕舰,开始进行大范围螺旋下降。

    黑不无骄傲的说道:“这可是亚柯帝国位面丰富的战斗经验,螺旋降落能够最大程度的减少引擎能量溢出,如果联邦那种气势汹汹的舰队集体降落,我估计到不了地面就被那些电浆虫炸下来了?!?br />
    沐凡将黑随口说的这些内容都默默记下来了。

    从飞船正式进入大气层开始,他的心脏就开始有种不正常的波动,甚至胸口的那个金属牌烙印痕迹都开始出现不明原因的发烫。

    “修罗?”

    沐凡喃喃自语道。

    “那个铁皮疙瘩怎么了?油盐不进的主,本大人讨厌死它了啊?!焙诿缓闷奈实?。

    “修罗好像在呼唤我?!便宸仓迕妓档?。

    这种情况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呼唤你?不会是想和你坦白情况吧,那家伙身上有问题,极其不正常,你作战这么多天都没提过一个字,真是够倔的?!?br />
    沐凡没有理会黑,在破晓战舰下降的过程中,他直接下降到底层的机库。

    巨大的装甲机库内,此刻只有一台残破的黑色机甲静静站立。

    当沐凡望去时,那双血色的眸子也恰好看过来。

    嗯?

    修罗有话要说?

    沐凡走过去,残破的修罗单膝跪地,右手拄刀,如同拜见自己的君主。

    沐凡将右手轻轻覆上那冰凉的黑色装甲上,原本只荡起轻轻波纹的精神世界,此刻开始出现大幅度的波动。

    他能够感受到这台机甲传来的轻微躁动。

    “你怎么了,修罗?”

    轻轻的声音响起,沐凡望着这台和自己生死相依的机甲。

    “不确定……有……大恐怖?!?br />
    艰涩的声音响起,话语中带着肯定又带着疑惑。

    或许以修罗此刻的智慧难以理解这是什么感觉。

    但是沐凡明白了,他对这种感觉再熟悉不过。

    这是……

    直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