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虚影俯瞰之下。

    红色的巨人【钛古】身躯虽然高大,但是相比起那长度突破八百米的巨型战舰来说,还真是渺小的如同蝼蚁般。

    你想说什么?

    看似公正的询问却在那道虚影口中如同施舍一般的说出。

    意思天差地别。

    在红色机甲驾驶舱当中的少女听到这句话,不由自主的望向身边的沐凡。

    钛古宽大的驾驶舱内,有着双排作为设计,糯糯不知道陨石基地上的奥布里博士是怎么想的,但是她现在看来感觉十分完美。

    因为在她的角度能够清晰的看到沐凡的侧脸。

    那透着坚毅和自信的侧脸。

    听到对方的话,看到那天空中的虚影。

    沐凡低头看着控制台,在少女惊异的目光中,拨动了一下左上角的摇杆开关。

    嗡的一声,【钛古】机甲抬起目光,两道光束从双目中涌出,然后在交叉到空中某一位置后,光线开始勾勒。

    随后在糯糯的视线中,她面前的光幕中,那片原本仅有对方一人投影的天空中……

    出现了沐凡清晰的半身影。

    一道双手撑住下巴的青年身影,安静而肃穆的姿态让人几乎下意识忽略掉那年轻的过分的年龄。

    此刻沐凡就这样静静注视着前方,在天空中和对面那道冷漠的身影遥遥相对。

    对方那带着嘲讽和挑衅的语气没有让沐凡丝毫动怒。

    他只是平淡的开口,如同在讨论今晚吃什么饭一般淡然,又像喝水般随意。

    “我想说?你怎么不问问他呢?!?br />
    不为所动的淡然姿态,这种出现的方式出乎了所有人的想象,包括加列之虎。

    冷漠男人的眼神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波动,不过这种波动仅仅表现了些许惊讶,却并没有升级到让他动容的态度。

    所以现在的目光无非是看一只大些的蝼蚁而已。

    听到这句话的奈哲尔·加列死死低着头站在一旁,不敢插嘴半句话,这件事情的起因她并没有和西布·加列说过,现在突然听到沐凡提起,他的心中有些发慌,生怕哥哥问起他事情的原委。

    “问他?没必要?!?br />
    心中正在激烈交战的奈哲尔错愕而惊喜的抬头,看向自己的哥哥。

    两个人影动作同步,天空之中的西布·加列摇摇头,伸出左手垂下眼皮静静欣赏指背的纹路,“他是我的弟弟,是加列家族的一员。所以不管他做的事是好、是坏,都是对的?!?br />
    说着说着似乎欣赏完了自己优美的指背,然后随意抬起头耸耸肩:“问他还有什么意义?”

    这句话让那边内心忐忑不已的奈哲尔眼眶发红。

    这霸道的一句话直接把所有责任从他身上揽了过去。

    而旁边心痛的几乎无法呼吸的孙若,依然用羡慕的目光看了一眼奈哲尔。

    真是有一个好哥哥啊。

    “哦,是吗?那你想让我说什么呢?!便宸驳乃垡廊灰卦诙钔匪榉⒌囊跤爸?,旁边的糯糯只感觉大人现在有着说不出的气势。

    “比如,如果跪着祈求我原谅,我会不会原谅的问题?!?br />
    终于不再看手背以及手指上的纹理,西布·加列抬起头看向沐凡,面上闪过一丝嘲弄。

    “那你会不会原谅呢?”沐凡头依然没有抬起,低垂的眼皮藏在阴影之中,撑起下巴的双手有如最稳固的金属支架。

    “当然不会了?!?br />
    一抹残忍从西部·加列的眼中闪过,在他看来面前这名军官大话真是说的快吹破天际了。

    他实在没兴趣和这种低级的对手废话了,一直在营造气势和神秘感,却可笑无比。

    沐凡低垂的头部嗤笑一声,声音依然清晰传遍星环:

    “既然这样说,那我自然是不会原谅了,所以……躲在后面的奈哲尔·加列,请像个男人一样站出来,然后……”

    “滚过来?!?br />
    话音落下,沐凡淡然的眼神抬起,落到那虚拟光影图像的左上角,那正是奈哲尔不经意间出现的半张脸庞。

    心里发毛的奈哲尔听到这句话,完全不敢应声,只是下意识的向着自己哥哥身后缩了缩。

    相比加列之虎,他怕加列之虎,但是更恐惧沐凡。

    因为前者不会杀他,而后者恐怕毫不犹豫。

    “真是不知死活啊,这样看真是应该先把你的双膝打烂,你才能学着跪着和我说话啊?!?br />
    “在黑龙炮的火力之下,我真期待你的膝盖会硬到什么时候?!?br />
    西布·加列目光森冷,单手再次伸向虚空,一道覆盖着脉络的单层光幕浮现,随着他掌心的轻轻拧转。

    人们肉眼可见的黑龙号号舰首的两门副炮竟然开始充能,一股危险的气息开始在飞船上蔓延。

    在这时,更有一支旗号为【孙氏】数量众多、姗姗来迟的舰队刚刚抵达黑龙舰队的后方。

    而都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沐凡,脸上露出一个漠然的诡异笑容。

    他的右手轻轻抬起在面前一划,透射而出的半身影像迅速开始缩,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广阔的取景范围。

    所以,坐在他身边的那名长相甜美有着两双大眼睛的女孩,落入了所有人的眼中。

    沐凡有条不紊的说道:“堂堂的赤火集团,有组织有预谋的去算计一名女孩,仅仅因为不是巴纳德星球的公民,所以就可以将她软禁,心安理得的去占有她的心血成果?!?br />
    “连这种事情都做的理直气壮,加列家族还真是一个能让我鄙视到就快丧失兴趣的家族啊?!?br />
    “所以,奈哲尔先生,直至现在你都不好好把握机会,那就不要怪我了?!?br />
    西布·加列左手依然在悄然拧紧转动,调整着副炮的输出功率和发射角度,听到这句话,眼神淡淡扫了一眼糯糯的影像,讽刺说道:

    “说高看你都是抬举你了,一个女人,嗤?!?br />
    旋转的左手掌突然一停,然后轻轻一拍。

    两尊微调好角度的副炮突然重重一顿。

    然后一道湛蓝色的粒子流直接轰众沐凡驾驶【钛古】所处的区域。

    不过这一刻的沐凡,却驾驶着【钛古】进行了一个提前的变量空翻,巨大的机甲头冲下腾起在空中。

    然后背后的的巨大引擎轰然爆发出澎湃的轰鸣!竟然直接到悬在空中。

    那道粒子洪流险而又险的擦着机甲头部射向远方,带着长长的轨迹最终消失在星空当中。

    沐凡的影像此刻却在身体倒置的情况下,看向黑龙号,淡然笑了笑,然而双目却在说话的声音中一点点变得血红:

    “等不及了么?西布先生?!?br />
    “你知道么,有三种东西比我的心脏还重要,虽然我看不见它,但是它确实在我的体内?!?br />
    “因为有它我才能站的直,就算步履蹒跚也能笔直往前走?!?br />
    “如果我在你面前跪下的话,它可是会拦腰折断的?!?br />
    “比起心脏停止跳动,我更重视它?!?br />
    “至于说它是什么?”

    “我的尊严、我的骄傲,还有……”

    “我的脊梁!“

    “你让我跪着?……呵呵?!?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