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零零的人造星环上,孤零零的古堡,当黑压压的飞船压下的时候,看到的只是一台巨型机甲红色的背影。

    当再次看到这熟悉的场景时,奈哲尔和孙若两人的脸色在羞辱中夹杂着快慰。

    他们的勇气就来自于脚下那强大而恐怖的战舰,更是来自于加列之虎的那无数人命铸就的赫赫威名。

    “再次看到对方,什么感觉?愤怒、羞辱、平静,还是依然恐惧?”

    西布·加列静静看着光幕,头也不回的问道。

    奈哲尔知道这是在询问自己,于是连忙一步上前,低头躬身。

    “感想很复杂,哥哥说的这些……好像都有?!?br />
    他不敢说大话,他的一切负面情绪来源于对方的强大,他的镇定又来源于加列之虎的强大实力。

    “还算坦诚,身为加列家族的嫡子,你的眼界真是太狭隘了。你的懦弱来源于你力量的渺小,所以今天我给你上一课,告诉你什么才是说话的底气?!?br />
    淡淡的话却听得奈哲尔心潮澎湃,他现在才真正感受到自己的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为什么对争夺继承权兴趣不大。

    因为他的眼界已经远远超越了自己!

    他的力量才是他无视加列家族的底气啊。

    “下面……就是让那台机甲滚出来了?!?br />
    视线落到光幕中那破损的堡顶时,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穿着笔挺制服的左手抬起,按向虚空。

    一面湛蓝色的光幕从面前浮现,上面浮现出无数纹理。

    手掌在上面轻轻转动间,中央大光幕上的画面突然开始缩放,那处古堡的图像被不断放大。

    然后从光幕轮廓边缘出现一个红色的准心开始随着画面的缩放而缩小。

    一点点、一点点。

    西布·加列淡漠的单手在虚空操作,然后直至那台机甲被彻底锁定。

    红色准心开始闪烁。

    “西布大人,这、这是我的古堡??!”

    孙若激动的有些结巴,他看着那个红色准心将拍卖大厅套进去了,实在忍不住站了出来。

    这可是他的心血??!

    那个红色准心分明就是什么武器的瞄准镜,这是要干什么?

    “嗯,我知道,然后呢?”

    淡淡的反问让孙若直接僵住,他面色难看的说道:“西布大人你这是要做什么?”

    “当然是把他像狗一样赶出来了?!?br />
    话音落下,西布·加列手掌伸平向虚空轻轻一按。

    闪动的红色准心终于彻底固定。

    如同布满黑色龙鳞一般的战舰表面,突然有一处凸起向上开启,随后一发曳着长长火焰光芒的黑色导弹斜着向上打出,然后划过一道弧线旋转着落下。

    白色的尾线瞬间绽放在漆黑的太空中,轻而易举的穿过?;ふ?。

    然后直着落下。

    联光究极者导弹!

    携带纳米炸药弹头,威力达到800千克TNT当量的空地导弹,携带的高爆弹头,在5马赫的速度下一发就足以将一台普通的B级机甲炸穿,300米的半径内更是足以令生机无存。

    刺耳的尖啸声从天而降,眨眼间便没入那座古堡。

    轰!

    光幕中的那处古堡整个抖动了一下,随后一团恐怖的火光从那破损的堡顶涌出,恐怖的冲击波摧枯拉朽般向外四散。

    瞬间巨大的烟尘就笼罩了西冷拍卖行古堡所在之地。

    隔着光幕,都能感受到那恐怖的冲击力。

    “真是放不开手脚啊,如果全弹发射直接把这个星环抹掉,那该是多么壮美的一幕?!?br />
    平淡的感慨中,身后的孙少爷和奈哲尔却是浑身发抖。

    孙若的下巴都在颤抖,他的心在痛苦的滴血,这是他的大好基业啊。

    面前那个冷酷的青年,竟然仅仅随手抬起,就一枚导弹将他的古堡彻底炸成废墟。

    “这可是我们孙家的基业啊,你怎么能炸烂我们孙家的……”

    “嗯?”仅仅是一个淡漠冰寒的眼神,就让孙若的下半句话喉咙发紧,再也吐不出口。

    而奈哲尔却是为这种说笑间就毫不顾忌出手抹平一座巨型建筑物的魄力而震撼。

    语言淡漠,行事肆无忌惮,却无人敢掠其锋。

    这就是——霸道!

    属于加列之虎那独有的霸道!

    他热切的看着自己这名哥哥,自然是选择性无视了孙若那颤抖的质问声。

    不过西布·加列倒是没有无视,而是随意转过头看向孙少爷,“心中有不满给我咽着,如果不爽让你们孙家的主事人来找我。我在处理加列家族的事情,在事情处理完毕之前,死伤不论?!?br />
    说完之后,加布淡淡吩咐道:“开启全波谱扫描,让我看看那只大红狗是逃出来还是就这么废物一样的死了?!?br />
    那些沉默寡言的士兵双手飞速在控制台上操作,“禀报大人,爆炸中心处于高温,进行波谱立体描绘失败,准备开启光学辅助模式?!?br />
    众人或安静或激荡的目光中,滚滚浓烟从古堡中腾起,然后渐渐消散。

    先是那一抹鲜艳的红色刀锋独角从浓烟中浮现。

    然后一只高高举向天空的红色手臂浮现,再然后是黑色浓雾中乍现的幽蓝双目。

    一台半跪于地,仅仅抬起左臂张开五指伸在头顶的红色巨人终于显现!

    加装了一部恐怖打桩机的右手曲臂,按压。

    红色的巨人——【钛古】终于缓缓从这片废墟中站了起来。

    那些厚厚的碎石、还在燃烧的弹片,随着这台机甲的立起,纷纷滑落。

    烈焰涂装的装甲上只有丁点熏黑的区域以及浅浅的划痕……

    二十五米的雄壮身躯站在烈火之中,昂头看着天空。

    左臂垂下,右臂抬起。

    闪烁着寒光的巨型“钢钉”遥遥指着上方。

    “呵……”

    一声低沉的嗤笑声从机甲内传出,清晰的传遍星环,也清晰的落入那刚刚压入?;ふ帜诘暮诹耪浇⑸?。

    “真是好大的阵仗啊?!?br />
    笔直站在指挥厅内的西布·加列听到耳边传来的这句话。

    目光森冷却面带微笑的看向身后那瑟瑟发抖的两人,“你们看,这只大红狗不是出来了么?”

    笑容一点点变淡,西布·加列漠然看向旁边的士兵,“投射立体影像,我来好好对这名来自联邦的军官问候一下?!?br />
    “是,大人?!?br />
    黑龙号的底部装甲无声无息的开启了一块区域,一束光线从中射出,在下方投射出一片几乎覆盖古堡整个上方的半人影响。

    西布·加列那毫无表情的面部清晰的浮现在天空之中,如同天外巨人俯视大地。他的目光毫无波动,轻轻的声音同样传遍星环:

    “30分钟时间到了,我带着我这个不成器的弟弟来了,你有什么想说的?”

    光幕中的影像,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那种居高临下的蔑视。

    那是一种看蝼蚁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