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名字打错,警司是诺基德,警长才是考伯特,现已更正。)

    他要干什么?

    看到沐凡的姿势,诺基德等人的大脑思维还没来得及转过来。

    一圈肌肉的浪涌从大腿向脚步推进,最终消失在脚掌与地面接触的位置。

    咚!

    地面一颤,仿佛战机在星空母舰上猛烈弹射的瞬间。

    沐凡整个人从原地骤然消失,然后带着身后一串长长的残像,轰然撞向那道合金巨门。

    布料下的腿部肌肉瞬时完成了能量灌注凝结的过程,坚如钢铁!

    腾空转身,一脚蓄力至最大,蹬出。

    轰!

    巨大的金属轰爆声在震得那些警员浑身一个激灵,然后震撼而呆滞的看着那道合金巨门正中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凹陷。

    中央区域的那块巨大金属板与周围的连接处尽数崩裂,然后在恐怖的动能挟裹下,直着向后飞出。

    烟尘腾起,被踢飞的金属门板嵌进那道巨型的混凝土墙壁中。

    沐凡轻盈落地,负手迈步走入。

    留下身后一众彻底石化的警员们,三级警司诺基德此刻的眼中尽是骇然。

    他那只持枪的右手无论如何也抬不起来,他已经彻底丧失了在这名军官面前动用武力的想法。

    这时他才恍惚想起自己手中还握着对方的身份卡片。

    抬起手,目光落在那最后几个字上。

    【职务:特殊作战队……队长?!?br />
    “直属联邦中央军部的特战队队长,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他们两个恐怕是白死了……”

    看着这张卡片,诺基德苦涩的说道。

    然后眼睛望向沐凡消失的方向,面部一愣,“坏了,通知考伯特警长!”

    ……

    站在警局限制居住区门口的考伯特警长,此刻正点着一支烟计算里面少女通话的时间。

    他是一个非常有职业道德的警官。

    做生意,讲究诚信最重要。

    他不是奈哲尔·加列那种从商海中成长起来的大人物,他也没有对方的手腕和魄力。

    从根本性格上看,考伯特身上烙印着小富即安的思想影子。

    所以这种能够在合理范围内捞钱的方式,他从来不会拒绝。

    还有两天就是奈哲尔大人规定的时间了,非常好,到现在为止他都非常满意这次交易。

    因为对方非常配合,而且每次通话的内容都是筹集钱。

    并且还特意叮嘱不要扩散消息,不要求援。

    “再来几个这样的生意,我就可以提前退休了啊?!笨疾匦那槭娉┑奈艘豢谙阊?。

    就在这时,他腰间的通讯响了,一看是三级警司诺基德。

    “喂?”

    刚刚一个字说出口,他面前的大厅后玻璃门轰然炸裂,一道人影直接横着从里面飞了出来,掉落到地上的时候发出哎呦的痛楚声。

    “警官,紧急情况,有一名联邦少校闯入……”

    “好了,我想你不用说了……”

    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名掐着一个警员脖子从后门走出的青年,在看到自己的时候随手将手里快憋死的警员扔到一旁。

    沐凡眯起眼睛,看着对面那呆呆站立任由手中香烟滑落的考伯特,肩章上的警长徽记鲜明而耀眼。

    每一步迈出都是同样的距离,沐凡在对方惊恐的眼神中一步步走到身前半米处。

    居高临下的俯视这名个子不高的警长,他甚至能看到对方额头上渗出的细密汗珠。

    “警长,不用紧张,你看你都出汗了?!?br />
    从对方的侧口袋中取出一副白色手帕,然后在对方颤栗而恐惧的目光中,轻轻给他擦了擦额头的汗珠。

    “领带也歪了?!?br />
    随手扔掉那副白手帕,然后看着这名西服革履的警长大人,一手拉住领带前端,一手轻轻往上提。

    “谢谢,不用了?!?br />
    “有些紧了,朋友松手好么?”

    “我……呃……呃?!?br />
    沐凡漠然注视着对方,右手依然在向上推动那个结扣,如同一个套索,越勒越紧。

    偏偏考伯特的身体在对方的力量控制之下除了徒劳的蹬腿,根本做不出半点有效的反击。

    脸色越憋越红,然后开始发紫。

    考伯特大脑甚至开始出现晕眩,那是严重缺氧的前兆。

    恍惚中他甚至以为就要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

    但是,突然一个朦胧的声音不徐不疾的从耳边响起:

    “如果想活,就点点头,然后我问,你答?!?br />
    即将闭上的双眼猛然瞪圆,考伯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拼命点头。

    沐凡看着面前这垂死之人的挣扎,那推动结扣的右手终于停下,然后反手一拉。

    领带终于松开。

    “呼~~~咳咳、咳咳咳!”

    鼻涕和眼泪一同流出来,考伯特直接瘫软在地上。

    不过下一秒他的衣领就被一只手攥住毫不费力的提起。

    他整个人被悬在空中,也终于看清了对面那年轻的过分的脸庞,以及那双……漠然平静的眸子。

    “我来自联邦,我的朋友也来自联邦,她是一个漂亮的女孩。我想说到这里,你应该明白了吧?”

    沐凡轻轻歪头说道。

    而考伯特的背心瞬间蒙上一层冷汗,然后整个脸上汗如浆出,一片煞白。

    “警长,警长您没事吧,有人闯进来,警……长?!?br />
    诺基德警司的声音由远及近,在从后门冲出看清这一幕后,戛然而止。

    “人呢?”恶魔般的声音轻轻响起。

    “在里面,在里面?!笨疾鼐ざ叨哙锣碌乃档?,一只手慌忙指向身后的大厅。

    面前这人身上的血腥味,几乎快把他冲晕了。

    在宝贵的生命面前,所有的他都可以不要。

    什么加列家族、什么职权、尊严,统统被他丢到脑后。

    他只希望能从面前这恐怖的青年手里活下来。

    在听到对方的回答后,沐凡眼角余光扫了一眼那四四方方处处压抑的建筑物,眼中的森寒下降数十度。

    暴烈的杀机毫不掩饰的勃发,极度恐惧中的考伯特几乎昏死过去。

    但是下一句在他听来却仿佛天籁,哪怕这是一句威胁。

    沐凡将考伯特提到自己眼前,平静的注视着对方,用同样没有起伏的语调说道:

    “她哪怕受了半根头发丝粗细的伤害,今天你一定会死的很惨?!?br />
    听到这句话,考伯特喜极而泣,他拼命的喊道:“我从来没有伤害过她,半点也没有,你可以问问她,我是无辜的?!?br />
    涕泪横流,看的身后僵立的诺基德面色都一阵不忍,却又不敢开口或者动手。

    这个青年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杀人兵器!

    在他的大脑中没有半点秩序和敬畏可言。

    对于这样的疯子,他诺基德也想活着??!

    “考伯特警官,我……呃?!币痪淝謇鲈枚纳倥崭障炱?,便突然中止。

    面色明媚的少女,此刻的眼中已经尽数被那道傲然而立的身影所填满。

    “……大……人?!?br />
    呆呆的、柔柔的、不可置信的声音响起。

    手中握着的警用天讯悄然掉落。

    那道身影,跨越光年,恍如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