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

    “在?!蹦腔档牡缱由鸬?。

    “联邦士兵军官牺牲抚恤金多少?”

    “联邦规定,军人阵亡补贴如下:列兵阵亡补贴27万星币……少校阵亡补贴72万星币?!?br />
    在这间密闭的金属室内,沐凡安静的听着这长达二十秒的补贴汇报。

    已经感觉大脑开始轻微缺氧的昆顿大校,第一次感觉时间是如此漫长。

    他的双腿用力向下蹬着,想要说话却发不出其他声音来,只能任由喉咙中的声音一点点挤出。

    “统计所有在此次反击战中死去的104师成员,按照联邦规定标准双倍赔偿到其家人账户上,当然,钱从我们的大校账户里扣除?!?br />
    听到沐凡的话,昆顿甚至有一瞬间感觉自己在听笑话,但是喉咙上那如同钢铁般的手掌却提醒着他这不是笑话。

    尤其是在他听到那机械的电子音回复时,他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统计完毕,死亡官兵共计523人,家属账户全部识别成功,抚恤金额一共4.22亿星币,剩余可支配金额4137万星币……沐凡,你确定这些钱要转给那些战死的军人?”

    那个电子音竟然在和眼前的这名列兵进行对话!

    “当然确定。这些钱我如果动了,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如果不动,对不起我们昆顿大校做的事情?!便宸驳乃档?,这是他做人最基本的底线。

    “资金开始转移,进度1%……”

    昆顿大校的眼珠都快凸出来,整个人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但是在沐凡那钢铁般的手掌横握之下,只能让自己更加痛苦。

    看到光幕上那账户中的数字一点点消失,他的心都在滴血,巨大的精神刺激甚至超过了他身体的疼痛。

    这一定是假的,一定是假的……

    短短5秒钟,那个数字就从1%涨到了100%。

    “转移完毕,剩下的资金我就留下补贴家用了,再见?!?br />
    随后黑美滋滋的关掉了通讯。

    沐凡平静的注视着昆顿,看着对方愤怒加上痛苦快要窒息的样子,轻声说道:“不用想过多,我仅仅是想让你看到而已。接下来就来算算其他的事情吧?!?br />
    沐凡那双冷漠的眸子中出现一闪而逝的凶光,扣住对方脖颈的右手突然松开。

    猝不及防之下的昆顿大校直接摔坐到地上,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第一时间就想要从地上起来。

    一只手刚刚扶到控制台上,胸口再遭受一记重踹,只感觉眼前发黑,胸腔被挤压的快要爆炸。

    整个人贴到控制台上动弹不得。

    沐凡右手重新抽出匕首,看着坐在地上眼神惊恐的昆顿大校,森然一笑。

    手中匕首高高扬起,狠狠落下。

    ??!

    凄厉的嚎叫回荡在这间人工密室内。

    昆顿大校嘴唇哆嗦的转过头来,剧烈的疼痛让他太阳穴布满冷汗。

    那柄匕首直接刺穿了他的左手掌,然后深深没入铝合金桌板。

    他的手掌竟是直接被钉在桌板上……

    剧烈的痛楚让他凄惨的嚎叫,他已经多少年没有受过这种剧痛了。

    沐凡俯身低下头,近距离看着对方的双眼。

    终于昆顿在巨大的恐惧中安静下来,左臂肌肉不受控制的在抽搐,但是他却不敢再嚎出一个字。

    豆大的汗珠滚落,他咬着牙说道:“是不是钱不够,我还可以给你,放过我?!?br />
    “够,怎么不够呢,一条人命也就几十万星币,当然你作为大校死了会多一些钱?!?br />
    “死???”昆顿听到这个字,整个人呆滞住。

    沐凡松开握住匕首的右手,将身后的背包提到面前,然后淡定打开锁扣看向里面,丝毫没有理会昆顿的惨状。

    “你不能杀我,我是联邦大校,我是149师的师长!我的背后是你惹不起的存在,联邦的鸢尾花家族你知道吧!你一定知道。我在为西莫多·帕尔马大人效力,你是联邦军人,你一定知道鸢尾花家族在军方的势力?!?br />
    面色带着痛楚,昆顿凄厉的喊道。

    现在他无比痛恨自己所在的这件密室,为什么把消音做的如此好,现在一分钟仿佛一年那么漫长,这个毫无感**彩的列兵到底他妈的是从哪儿来的!

    上级军部这是派人来暗杀他的吗?

    “鸢尾花家族?有点印象?!便宸蔡鹜废肓讼?,“好像有个温歌·帕尔马也是这个家族的吧?!?br />
    “?。??对对!鸢尾花,联邦鸢尾花家族,温歌少爷是帕尔马家族的新星之一?!蓖鹑缏渌咦プ∫桓让静?,昆顿大校拼命点头说道。

    “哦?!便宸驳乃档?,然后在对方那充满希冀的眼神中,从武器仓库带出的行军包中,掏出了厚厚一摞巴掌大小的黑色物体,看上去有点像加厚卡片。

    但是昆顿仅仅看了一眼,整个背心都湿透了。

    这是塑胶炸弹!

    联邦军队标配的爆破武器之一,便携、耐强压、耐揉挤、防水……

    他可以说出这种武器的全部特点,但是现在一种绝望的气息开始在他瞳孔中蔓延。

    “原来这个家族这么厉害啊……这就是你的靠山?”平淡无奇的声音中,沐凡单手托着那一叠塑胶炸弹低头看了看四周,然后目光一亮从昆顿的腰侧再度抽出一把匕首。

    “你、你到底想怎样?!?br />
    “怎样?”沐凡目光悠远的看向密室顶部,随后闭上眼睛淡淡说道,“当然是弄死你了?!?br />
    那柄抽出的匕首在掌心中旋转成一片幻影,话音落下时那片幻影重新归一,闪烁着寒光的刀尖对准下方。

    重重落下。

    匕首刺穿了昆顿的右臂,再度钉入铝合金桌板。

    “??!”

    叠加的剧痛让昆顿脖子上的青筋暴起。

    沐凡再度睁开眼睛看着对方,“你下令射杀了34个人,我在你身上放34片?!?br />
    “一片……”沐凡自顾自的说话中,一枚塑胶炸弹落在他的掌心,然后如同糊墙的动作直接贴在昆顿的额头上,黏性的粘胶让昆顿无论如何晃动都无法甩掉。

    “两片……”

    “三片……”

    每贴上一枚,沐凡都会报出数来。

    看似很多,但在沐凡快速的手臂动作下,却仅仅在15秒内做完了这些事。

    拍了拍手,沐凡起身,随手将那个行军背包扔下。

    打量了一下面前快被贴成粽子却依然疯狂痛骂的昆顿,摇了摇头,反手一拳砸出。

    昆顿口中牙齿全部崩裂,吐出满口鲜血,却是呜呜的再也说不出话来。

    然后低下头看了一眼腕表。

    【倒计时1分57秒】!

    “和战死的军人相比,你连一坨屎都不如?!?br />
    “昆顿大校,静静享受你剩余的2分钟生命吧?!?br />
    沐凡起身,颀长的背影站在昆顿面前,在那扇多重加密的合金门自行打开后……

    一步迈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