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中,这个临时基地的所有景象全部呈现在沐凡的眼中。

    距离自己最近的是两名正隐藏在岩石后方的侦察兵,距离自己最远的则是基地外围的自动巡逻车。

    “临时基地一共176人,武装机械守卫35台,警戒守卫22台?;疃勘?4人……”

    作为这个世界上最为恐怖的网络入侵者,黑极度贴心的将军营布防图同步到沐凡的左眼微光幕上。

    在布防图的最中央,一个巨大的红点,则代表着昆顿大校的位置。

    “昆顿的具体位置无法确认,他并没有带定位设备,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家伙所在的区域不会有第二个人类?!?br />
    所以,我的目标就在那里了?

    沐凡眼睛眯起,潜伏在岩石后面,一排排巡逻的士兵队伍不断在眼前闪过。

    夜越发静了,除了那些机器人迈步时产生的金属撞击声,再无其他杂音。

    就在一名哨塔上士兵打哈欠的时候,沐凡动了。

    如同猎豹捕食前那轻盈的步伐,悄无声息。

    不知何时,那莹白如玉的面具再次覆在脸上。

    幽能气息的隔绝下,红外线感应装置对沐凡彻底失效。

    身体紧紧贴在视线死角的山体内侧,沐凡低头漠然的看了一眼腕表,按下时间。

    【倒计时5分钟,剩余4:59……】

    随后毫无感**彩的眸子看向营地中,一脚迈出。

    第一支巡逻小队经过,他们丝毫没有注意到就在二十米外的阴影处站着的沐凡。

    当这支小队消失在沐凡的视野中时,他直接迈步走出。

    第一处经过的地点是小营房,这是一个武器补给点。

    原本沐凡没什么想法,但是当他看到里面存放的物资时,临时改变了想法。

    因为他替昆顿大校想到了一个更好的死法。

    他单手提着一个军用背包从里面走出来,而背包里装满了军用塑胶炸弹,那种巴掌大小一片就足以将一辆车炸翻的爆破神器。

    两台机械犬正迈着有力的步伐沿着路线巡逻,当它们听到那轻微的动静时,绿色的眼睛突然变红,转头看向走来的人影。

    嘴巴张开,露出闪着寒光的利齿。

    沐凡平静的走向这两只体型巨大的机械犬,然后毫发无伤的从两只机械犬中穿过,临走时一只手还随意拍了拍其中一只的头部。

    两只机械犬在沐凡接近它们10米以内的距离时,眼睛就已经重新变为幽幽的绿色。

    那只被拍头部的机械犬丝毫没有在乎它的脖子上贴上一枚塑胶炸弹,反而友好的摇摇尾巴。

    在塑胶炸弹的内部,一枚计时芯片正在闪烁着微光,时间赫然与沐凡腕表上的倒计时同步……

    沐凡经过的地方,所有电子设备全部宛若瞎了一般,在所有的记录中,没有半点关于沐凡的影子。

    人们根本无法想象在科技化程度如此高的今天,一名近乎万能的超级黑客所具备的能力有多么恐怖。

    所有联入网络的设备,在黑恐怖的控制下,可以瞬间侵入夺取权限。

    窃听所有通话,窃取个人乃至背后势力的绝密资料,通过图形、声音采集设备24小时不间断追踪某一个人。

    全自动设备的程序被瞬间改写,对准外面的自律武器可以瞬间掉转枪口。

    可以瞬间改写一个人的信用、履历,也可以让一个人的资料在整个网络世界中彻底消失。

    ……

    而这种近乎不可能存在与世界上的智能生命,却只为一个人服务。

    在黑看来,这座营地简直千疮百孔。

    在沐凡开来,过滤掉那些无孔不入的高科设备,仅仅这些普通的士兵……

    潜入这里的难度要远远低于潜入泽格族虫穴的难度。

    沐凡的身影继续前行,然后很快在一层高达3米的军用防爬网面前止步。

    这片防爬网连接着高压电路,同时上面遍布铁刺,人体如果直接触摸上去,恐怕死的不能再死。

    入口全部封闭,因为在这片防爬网的中心,就是那台横在山洞洞口的基地车。

    在布防图中,洞口处有两名站岗的士兵。

    这里和他身后的那片军营,完全就是两个区域,这里清净的就像一个仓库。

    沐凡漠然的注视了一眼那边的基地车,然后随意扫视一下。

    防爬网和扇形的洞口终究有相交地带,那是两侧的岩壁。

    但是由于特意的布网收紧,两侧岩壁恰好在那两名哨兵的视线范围内。

    沐凡站在外围,两名哨兵的视线盲区内,单手指向基地侧的左侧,“制造点动静?!?br />
    啪的一声清脆响声,两名哨兵立刻机警的端枪冲过去。

    原来是基地车的合金窗不知道怎么自己打开了。

    “这破车出毛病了,没事?!?br />
    两名士兵不满的骂了两声,合力上前将那扇弹开的合金窗按下。

    而就在他们都到达基地车左侧的时候,沐凡已然站在最右侧的岩壁前。

    平静的看着眼前,身体微屈,一个跨步上前,单脚踩到岩壁上,然后在巨大的力量之下,整个人反弹到半空中,身体开始拧转。

    先是头部,随后是背部,随后是腿部。

    整个人以背越式轻盈的落地。

    然后森然的眼神看向那个洞口……

    守卫士兵一前一后,骂骂咧咧的想要走回原处。

    当第一名士兵身体经过基地车的时候,突然本能的感觉背后有些发凉的感觉。

    那是一种很不舒服的预感,于是他想要转头看去。

    然后他就看到一双在黑夜中明亮的眼睛。

    在那双眼睛外,则是一片诡异的惨白。

    “敌……”

    一只手掌骤然击出,按住他的嘴巴。随后一道残影在他视线中乍现,他惊恐的眼神定格在这一刻,一道血线从喉咙上闪出。

    这时第二名士兵的脚步才刚迈出,然后就看到自己同伴直接被抹脖子的一幕,背部汗毛猛地炸起,就要举枪射击。

    然而那道人影的速度却让他明白了什么叫绝望。

    沐凡抡圆的胳膊重重落下,一抹寒光划过空气。

    坚硬的头骨在沐凡的巨力下仿佛纸糊的一般,匕首带着无可匹敌的力量,尽数没入这名士兵的眉心。

    这名士兵颓然的跪在地上,生息全无。

    沐凡冷眼看着地上的尸体,在令人牙酸的骨骼与金属摩擦声中,将那柄染血的匕首从对方额头拔出。

    脑浆混杂着血液滴落在地上,沐凡漠然的目光注视着那深邃的山洞。

    在最深处,一间全金属密室静静坐落在那里。

    从来到这颗星球,还没能和你正式见一面呢。

    我的长官,昆顿大校。

    跨过地上那两具尸体,沐凡的身影消失在入口。

    有节奏的步伐声开始在山洞内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