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声音的瞬间,不用昆顿下令,他身边的士兵们就集体举枪对准那一行人。

    而昆顿大校自己的脸色却骤然难看起来,笑声戛然而止,阴晴不定的目光看向那一行人。

    “怎么了,昆顿大校,我代表104师驻火丘陵区的部队感谢您的慷慨出手,您好像很不欢迎我们的样子啊?!苯苈弈沸ψ潘档?。

    昆顿大校脸色在眨眼间变得笑容挂满脸庞,放声大笑:

    “哈哈,怎么会,能够在这里看到杰罗姆少校真是开心还来不及,你们都是我们联邦的优秀战士,能够看到你们活着我真的很开心?!?br />
    脸上带着真挚的笑容,昆顿大校走上前一把抓住杰罗姆少校的双手,用力摇晃。

    不知情的人看去,一定会为这亲切相见的一幕所动容。

    然而两人心里怎么想的就不得而知了,杰罗姆少校脸上同样挂着笑容,坦然接受昆顿大校的欢迎。

    “少校,我们149师的部队在赶往这里的途中遭遇了帝**的袭击,所以耽搁了两天,好在你们没事,现在我终于可以放心了?!?br />
    然后关怀的问道:“咱们的战士们是不是都活下来了?”

    杰罗姆他们没人看到昆顿大校在说这些话时,手掌背在身后悄悄勾了勾。

    盖里少??吹阶约页す俚氖植慷?,眼皮垂下的瞬间瞳孔中冒出精光,只不过很好的被遮掩住,并没有人看到。

    “唉,只活下来我们这一小批队伍,剩下的都走散了。也是昆顿大校进攻的及时,对方并没有兴趣占领这个驻地,而是不断向内部防线突进,所以我们反其道而行躲在了这里。这不,没几天,就看到了贵军的身影?!?br />
    “再次感谢贵军的慷慨出手,这一仗打的十分激烈,帮我们收回了失地,否则我还不知道该如何向梁川大校交代呢?!?br />
    面上挂着笑容的昆顿大校听到这里,脑海里似乎闪过一个头绪,立刻装作不经意的说道:“梁川大校现在好像正在指挥主力部队进攻边锋军吧,我一直没能和梁大校联系上。你们坚守的这段时间辛苦了,也不知道梁大校怎么安排的?”

    杰罗姆听到这里,似笑非笑的说道:“梁大校让我们好好防御阵地,然后静心等待友军的支援?!?br />
    说完之后的杰罗姆就看到昆顿大校脸上的笑容又难看了几分,这让他心里压抑的那口气终于畅快了不少。

    只是这还不够!

    这个该死的自私自利的家伙,坑害了他多少战友的性命。

    但是这时候的昆顿大校眼睛一转,再次真挚的大笑着,上前亲热的拍了拍杰罗姆的肩膀。

    “这样,我看兄弟们这些天能够支撑下来都很累了,不如去好好休息休息吧?!?br />
    “不用,谢谢大校好意,只是我们需要重新进行布防?!?br />
    “我看兄弟们人数不够多,这样我派手下来先帮你们清理一下吧?!?br />
    “谢谢,不过我想不用了,这些事我们自己能够处理,104师的部队很快就会来了?!苯苈弈匪档秸饫?,眼中带着畅快的笑意,能够让这个师长投鼠忌器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然而,在一公里之外山丘上的沐凡,在听到杰罗姆说的最后一句话时,心中却是咯噔一声。

    坏了!

    104师的情况杰罗姆根本就没有搞明白,他失误了,因为他根本没能联系上师部。104师现在距离这里最少都得需要一周的时间才能赶来!

    怎么可能是快了?

    杰罗姆的语言中出现了致命的漏洞!

    此刻在他身边的特里萨根本不知道这其中的内幕,因为为了防止对方的通讯反追踪,在离开前杰罗姆少校等人就把其他人的通讯权限移除出去。

    而沐凡,却是通过黑入侵的149师声音采集设备,通过盖里少校等人才听到他们的对话内容。

    心中开始浮起淡淡的不祥预感,沐凡皱着眉头继续拿起望远镜。

    杰罗姆这时却心中一跳,因为原本眼中琢磨不定的昆顿,在他说完之后眉头都舒展开来。

    这让他立刻开始反思自己的话出现什么漏洞了吗?

    “看少校说的,我们也是好意,这样吧你和梁川大校沟通一下,刚好我也有事需要和大校谈?!?br />
    摊了摊手,昆顿看似真诚的说道。

    杰罗姆的身子一下子僵直,悬在身侧的手臂也定住了。

    “怎么了,少校有什么难言之隐么?”

    “不是,只是梁大校现在正在奋战,我还是不打扰他了吧?!苯苈弈分沼谥雷约悍噶耸裁创砦?。

    在他身后的军官们,目光中也透出微微的紧张来。

    谁知道明明大好的局面为什么突然就变得这样了,难道真的是因为那无心的一句话。

    事实的真相往往就是这样,昆顿这种老奸巨猾的人物,往往就是从这种不经意的细节处抓住漏洞。

    “别这样啊,呼叫一下吧,这样只要联系上了我说两句立刻走?!?br />
    说到最后,昆顿已经懒得笑了。

    看到对方这种做派,杰罗姆脸色也落下来,“昆顿大校,什么意思?”

    “怎么,让我猜猜,是不是你根本就没有和梁大校联系上?”昆顿抽出一支精致的香烟点燃,美美吸了一口,吐出一个标准的烟圈。

    显然现在心情大好的昆顿大校已经没有继续演戏的心思了。

    “这和我们讨论的内容有什么关系?只是我不想打扰他老人家而已。倒是你,昆顿大校,在我们104师的驻防地,端着枪口指着我们,你这是要叛国么?”

    “别,别,别,我可担不起叛国这么大一顶帽子。我昆顿可是终于联邦的优秀军人,用枪指着你?这你倒是提醒我了?!?br />
    说到这里昆顿大校龇牙露出一个不算友好的笑容,看着面前这个鸡窝头少校。

    “你比盖里早入伍六年,却依旧是个少校,你知道为什么吗?”

    说话之间,身子后退一步。

    “为什么?”

    虽然不想接对方的话,但是昆顿说的话却具有魔力一般让他开口询问。

    “因为你的信仰太过坚定,你对这个国家太过于忠诚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br />
    夹着香烟的右手竖起,轻轻挥了挥。

    “射击!”

    在昆顿身后的盖里少校眼中那隐藏极深的精光终于爆发出来,化为一片嗜血的杀意。

    什么???

    杰罗姆一行人陡然一惊,看着那一片对准自己的黑洞洞的枪口。

    下意识他们就要抽出手枪。

    砰砰砰砰!

    一连串密集的枪声响起,无数血花在这群104师的军官士兵身上炸出。

    站在最前面的杰罗姆手还没来得及扬起,身子就直接被打成了蜂窝,一双眼睛带着难以置信的惊怒,颓然倒地。

    袅袅的香烟雾气后,昆顿大校的脸上挂着毫无感情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