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贪婪是人类的原罪。

    不得不说,在金钱的刺激下,昆顿大校的精彩表演已经超出了沐凡的预料。

    在黑的战场推演中,双方的交战时间应该会持续一周以上,然后满编制的149师会以微弱的优势开始缓慢收回火丘陵区。

    结果黑的推演中唯一没能算进去的就是昆顿大校对资源的贪婪程度。

    “境界啊境界,沐凡。你看你还在为了活命一天天要死要活的,你看看昆顿大校,已经开始为了资源而战……”

    沐凡无语的听着黑的感慨,这具有可比性么,不过想想也是,难得听到黑能讲出一番大道理。

    “少校,现在兄弟们还继续藏着么?”

    听到耳边乔的询问,杰罗姆少校转过头看向沐凡,投去征询的目光。

    这几天沐凡精准的眼光让他们叹为观止,每每都能从双方的视野盲区穿行而过。

    已经彻底保持无线电静默的火丘陵战区部队,在杰罗姆少校的带领下,已经完全团结起来。

    这残存的不足两百人的部队,无论是在149师还是在104师都没有了任何消息。

    这是一支在明面上彻底牺牲的部队!

    但是,谁能想到,此刻就在战场的边缘,这些人正在静静等待着新的指示。

    对于其他战区的士兵来说,他们以为是杰罗姆少校的高超指挥水平。

    然而这却是沐凡和杰罗姆早已商定好的结果。

    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和沐凡无关!27步兵连幸存士兵全部严守秘密!

    看到对方的目光,沐凡眼睛从面前的微型作战光幕扫过,“从B5区域向8点钟方向突进两公里,那里在30分钟后属于安全地带?!?br />
    在杰罗姆眼中,这名列兵身上神秘的色彩开始越来越浓郁,那对战功漠不关心的态度,让他坚定的相信沐凡一定是来自更高层面的军官。

    这名列兵一定是在执行某个神秘任务,而自己等人正是历史的见证者!

    “列兵,虽然这是你的秘密,但我还是忍不住想说,你表现出的能力实在太……令人震撼,这座星球的交战区根本没有任何视野可言,你却宛若具有一双天眼?!?br />
    沐凡笑了笑并没有接这个话题,而是开口说道:“或许这片区域的战斗就要结束了?!?br />
    是啊,虽然双方的损失都很惨重,但是149师终归要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

    而且会以一种勉强却又推辞不得的态度入驻火丘陵区,将这片富含稀土矿产的聚宝盆纳入囊中。

    如果按照昆顿大校的计划来,一切都很美妙,不是么?

    ……

    “阴险的联邦,果然那条情报是正确的,对方一直在等待从这里突击,我们的战线实在拉的太长了?!?br />
    “他们这是疯了吗!”

    听着耳边副官对部队伤亡数字的汇报,尼迈赫亚感觉心都在滴血。

    对面那支联邦部队就和打了鸡血一样!

    难道这是对他们先前入侵这块区域的报复吗?

    “尼迈赫亚中校,总指挥部的来电?!币幻倥芄淳戳艘桓鼍?,递上通讯器。

    “现在边锋军为了一块不需要的区域已经投入太多兵力了,现在我命令第33战区边锋军全部撤离,机甲营、坦克营全部撤离。尼迈赫亚中校,你身为前线最高指挥官,务必保证我方有生力量。撤退基地后,速度来总指挥部进行汇报?!?br />
    自己没来得及说一个字,对面就啪的一声挂掉了天讯。

    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压进胸腔中,看样子自己就是被推出来的牺牲者了。

    这场不明智的战争终归要有人来承担责任的。

    “下令……撤退?!?br />
    最终说出这句话,仿佛用尽了所有力气,一时间这名坚毅的帝国中校神色有些萧索。

    终于,在沐凡来到这颗星球第25天的时候,从火丘陵防线发起突击的帝**开始如潮水般退却。

    在149师的指挥车内,昆顿大校面色潮红的看着这一幕,感觉呼吸都有些发紧。

    他的计划终于成功了!

    104师那些愚忠的家伙们用自己的命成功为他开创了如此大好的局面。

    “哈哈哈哈……今天真是一个美妙的日子,我的计划简直完美?!?br />
    边笑边打开珍藏的红酒给自己斟了半杯,美美的品了一口看向身后的盖里少校。

    “是不是,盖里少校?”

    “当然,昆顿大校,您是这个星球上最为睿智的人?!备抢锷傩9Ь吹牡拖峦?,不轻不重拍了一个马屁。

    又引得这名师长一阵大笑,谁说偏远地方没有油水?只不过是庸才们看不到发财的机会罢了。

    “大校,上级军部来电?!?br />
    一名警卫员匆忙跑进来,附耳说道。

    啧了一声,昆顿想了想看向盖里,脸上带着笑意,“上级军部正在询问那名新兵的情况,盖里你说该怎么回复呢?”

    “执行简单的押运任务,却不曾想友军驻地连同他本人都被帝**袭杀了?!备抢镎砹艘幌麓氪?。

    “完美!你的脑子真是好用?!贝蛄艘桓鱿熘?,昆顿大校整了整自己的衣领,然后面色肃穆的走出去。

    应付过那些遥远的军部大爷们,然后去接管自己的“聚宝盆”。

    ……

    “什么,沐凡死了?”

    猎鹰讶然出声。

    “是的头儿,刚刚昆顿给我的回复就是这样,押运物资死于帝**袭击?!惫獠澄弈蔚乃档?,尽管这话让他感觉智商受到严重侮辱。

    “这个昆顿脑子里是塞满了女人用过的卫生巾吗?”猎鹰终于忍不住爆粗了,因为在光波面前的光幕上代表着沐凡的生命体征指示灯从来都是常亮的,而且处于活动状态……

    虽然没有卫星和高空视野,但不代表他们没有手段监测到沐凡。

    对方简直是在侮辱整个飞龙号成员的智商。

    “头儿,那我用不用去把他骂一顿?”

    光波挠挠头问道。

    “不用,去好好祝贺那个傻.逼,祝他战功辉煌?!?br />
    猎鹰叼着雪茄,眼神幽远,他是拒绝自己智商被拉到和猪一个级别的。

    “是,头儿!”

    于是光波把带着来自“上级军部”的美好祝愿发给了昆顿大校,同时表明人死了就死了,战场上的事情谁都无法保证。

    听到来自上级军部的回复后,面色悲痛的昆顿又说了几句不疼不痒的话后放下通讯器。

    然后看着站在一旁的盖里,两人对视间又哈哈大笑起来。

    “看到没,就这样过去了。如果真是名门子弟怎么可能会是这样的反应?又怎么可能没打招呼就送过来。盖里,我很器重你,这里面的门路要多学一些?!?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