嗞~~~

    火星和石屑并飞。

    枪骑士将巨剑重重甩到身侧,沉重的剑尖砸进岩石中。

    岩石被坚硬的钢铁犁出一道长长的沟壑。

    蓄力、变向,五键同步、六键同步……

    双手刹那间变成一道幻影,驾驶舱内的APM识别器上瞬间显示出一个夸张的数字,APM385!

    砰、砰、砰!

    三处巨大的弹坑在这处区域炸开,腾起的尘雾足足有七八米高,然而却尽数落空。

    嗯?

    刺蜂机甲的机师陡然一惊,然后就看到那道机甲身影以匪夷所思的之字形规避后,双手提剑疾冲而来。

    那崎岖的山路在这台机甲面前有如平地,整台机甲的身影从始至终的无序变向让机甲的射击准心中一片空白。

    【警告:目标无法锁定?!?br />
    【警告:目标正在快速接近?!?br />
    刺耳的警报声不断在驾驶舱内响起。

    这是……

    刺蜂机师脑海中响起了一个熟悉的高等机师动作名称——

    无序、折行步!

    “卡索迪,情况怎么样,听到回话?!?br />
    “你小子发什么愣呢?快点回话!”

    耳边回响的是队友们骂骂咧咧的声音,这名刺蜂机师在连续打出一个弹匣的子弹全部落空后,巨大的恐惧终于填满内心,然后化作一句惊恐的尖叫:

    “速度支援?。?!对面是高等机师!”

    能够将六代量产机甲做出高级规避动作的,甚至敢提起一把重剑对着远程机甲发起反冲锋的,除了高等机师还有谁?

    300米、180米、70米……

    眼见对方狂暴的身影越来越近,机师终于放弃了自己先前的所有想法。

    现在浮现在他脑海中的只有一个念头——

    活下去。

    于是这台保持射击姿态的机甲一个慌忙间就想要逃跑,和自己的队友汇合。

    然而它刚刚起身的瞬间,枪骑士双手重剑轰然掷出。

    吓得胆寒的刺蜂机师卡索尔在看到那柄旋转的重剑飞来时,连忙举枪射击,在强劲的动能中,那柄重剑终于被打的偏离了方向,下落目标变成了自己前方十几米的山坡上。

    他没有看到枪骑士在双手甩出重剑的同时,身子一个腾空旋转中,手臂直接从腰间抽出一具一米多长的金属柄。

    嗡~

    两道明蓝色的光束激活,这具金属柄瞬间化为一道长达六米的等离子标枪!

    肢体拉伸,沐凡根本没有看光幕中所谓的瞄准镜,而是凭借协同仪的触觉同步将手臂拉伸到极致后,猛然掷出。

    一道璀璨光华闪过。

    “哈哈,对面没?!?br />
    砰的一声,标枪瞬间贯穿毫无防备的驾驶舱。

    “……了?!?br />
    这个字成了卡索尔的绝命词。

    高高跃起的枪骑士重重落在山坡上,单手抽出那柄沉重的巨剑。

    然后如同一头凝着煞气的孤狼走到山顶,将手插入刺蜂机体的驾驶舱中,缓缓抽出那柄等离子标枪。

    破旧的枪骑士机甲出现在下方那刚刚赶来的四台机甲面前。

    然后他们的战友,那台刺蜂机甲,颓然倒地。

    在这四台机甲背后,更是那些士气高昂的帝国士兵们,他们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远处自己一方的强悍机甲如同垃圾一般倒在地上。

    “该死!”

    剩下的那台刺蜂机甲猛地举起手中步枪,然后在通讯频道内喊道:“他杀了卡索尔,准备冲击?!?br />
    然后手中高斯步枪发出一声愤怒的枪鸣。

    沉重的火蜥蜴迈动步伐如同一台重型坦克向前轰然冲锋,在它身侧是两台交错前进的突进型机甲暮光者。

    狭长的磁荡刀、灵动的身躯,让这两台机甲成为了战场的鬼魅之影。

    此刻这三台机甲形成一个三角箭头快速向沐凡的枪骑士冲来,在背后则是远远放着冷枪的刺蜂。

    沐凡双臂开始有韵律的在控制台上起伏,然后那些机械键在极短的时间内开始形成有序的波浪,随后整个控制台上的按键在一片残影中有如波浪般起起伏伏。

    沐凡的眼神冰冷而漠然。

    就在这里,开始上演不可思议的……奇迹吧。

    等离子标枪光束收回被枪骑士重新别回腰间,脚下开始踏动着密集而诡异的步伐。

    这一瞬间,几台帝国机甲的机师都感觉自己眼前仿佛出现了幻觉,因为那台明明很沉重的联邦军机甲竟然给他们一种灵动的感觉。

    然而当那比之字形变向更加诡异的波浪步伐出现时,他们才终于明白刚刚死去的卡索尔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仅仅在定川学院出现过一次的波浪无序步再次浮现于世间。

    在后方看着那百分百落空的冷枪,剩下那台的刺蜂机师直接骂出来:“这他妈的是在扯淡吗?!”

    厚重的火蜥蜴机甲当中传来一声冷笑,“不用担心,让我们收拾它?!?br />
    在距离枪骑士还有五十米距离的时候,火蜥蜴背后轰然爆发出超过两米的尾焰,整台机体仿佛点燃的流星骤然提速一倍,半身盾举在身前瞬间超越两侧的暮光者发起了短距离冲锋。

    这次,看你怎么躲!

    沐凡的脸上古井无波,眼神淡然的注视着光幕上显示的距离。

    控制台上双手形成的波浪瞬间幻化成一片惊涛骇浪。

    在距离还有不到二十米的时候,手中重剑高高扬起,然后反折过来,脚下擦出一道长长的火星。

    在气势狂暴惊人的火蜥蜴即将与枪骑士相交的瞬间,对方机体那沉重的巨剑轻灵的斩来,火蜥蜴机师发出一声冷笑。

    然而那剧烈的撞击却并没有传来。

    只有在身后的三台机甲清清楚楚看到,一道细长的火花带闪出,仿佛一道弧形闪电划过,两道黑影交错的瞬间,斑驳的枪骑士竟然出现在火蜥蜴后方。

    那原本斩来的巨剑被枪骑士反手撩起。

    轰!

    沉重的机甲高高飞到半空。

    枪骑士一个屈膝弹射,同时跃到半空,身后引擎发出忽明忽暗的光芒。

    引擎不对称喷射!

    在火蜥蜴失衡的瞬间,两只手掌搭在这重型机甲的肩部,然后牢牢扣住。

    两台机体在达到上升最极限的时候,开始回落。

    然而在后方机师以及士兵震撼的眼神中,这两台机甲竟然强行调转了方向,确切的说是火蜥蜴被身后的枪骑士强行将头压下。

    然后背后引擎轰然作响,两台抱在一体的机甲旋转下坠。

    索格里尔不可思议之——莲花!

    轰!

    火蜥蜴的头部着地,将地面砸出一个凹陷,然而后续沉重的身躯叠加高空下坠的暴烈力量,还推动着头部继续向下挤压。

    最终岩石破碎中,钢铁身躯终于不承重负,吱呀作响的钢铁扭曲声中轰然撞进半个身子,整台机体只剩一双孤零零的腿部还完好的竖在岩石坡面上。

    一个轻盈的落地,枪骑士反手挽出一个?;?,巨剑横落在肩上。

    所有的一切,仅仅在不到10秒钟的时间内完成,快的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那狂暴碾压一切的火蜥蜴就这样变成了一地碎片。

    而看到这一切的帝国士兵们,仿佛一切都在梦中般不真实。

    斑驳外壳的枪骑士,看着面前那犹豫不定的两台暮光者,伸出左手,勾了勾手掌。

    “继续……”

    两名暮光者机师脸色瞬间充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