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放弃!

    已经抱有死志的杰罗姆少校,听到这句话,整个人愣住了。

    这声音他很熟悉,因为就在不久之前,他刚刚和这声音的主人发生激烈的争执。

    现在,已经陷入绝境的自己竟然再次听到这名列兵的声音!

    而乔这才反应过来,面色惊讶的看着从自己手中抢过通讯器的沐凡,“你……”

    除了沐凡自己,现在所有人都震惊于这名列兵的举动和所说的内容。

    “你到底想做什么,列兵!”

    “我要去救你,难道你想看着自己的驻地最后被友军接管吗?”

    “怎么可能!”听到沐凡的话,杰罗姆的话声调陡然加重。

    “那就拼命活下去,少校?!便宸驳难劬γ髁?,握着通讯器的手不曾晃动分毫。

    杰罗姆:“……我知道了?!?br />
    语音挂断,沐凡看到的是周围一圈困惑而激动的目光。

    “列兵,你准备怎么做?现在我们可以听你的?!鼻亲魑砍ぷ阋源砥渌勘祷傲?。

    “我需要你的机甲?!?br />
    沐凡看着乔·佩特,平静说道。

    机甲?

    这骤然提出的要求令岩洞中的气氛一滞。

    乔在沐凡的双眼中看到的只有勇敢和无畏,从这名神奇的物资押运官来到部队起,就在不断刷新着他们想象力的极限。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终于乔这名老兵点点头,右手一甩,一枚金属启动钮扔向沐凡。

    啪的一声,启动钮稳稳落在沐凡掌中,沐凡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意。

    他需要的不是启动钮,而是来自战友的信任。

    而现在,他得到了。

    然而乔的心中还存有一些疑惑,那就是沐凡什么时候会开机甲的?

    要知道在部队中,只要能够驾驶机甲作战的机师,是绝对不可能只有列兵军衔的。

    机师和飞行员一般,在任何情况下都属于军队的宝贵力量。

    “沐凡,你什么时候会开机甲了?”终于板凳忍不住问出声来。

    沐凡已经走到了枪骑士II型机甲的脚下,闻言转头看着自己的战友,轻笑了一声,“我一直都会?!?br />
    话音落下,在这些人注视的目光中,沐凡双腿微微发力,一声低喝直接弹跳跃起,根本没借助任何登机工具,直接跳到机甲的膝关节上。

    双臂扣在装甲的外壳上轻轻一荡,依靠腰部力量直接甩向上方。

    机甲舱门打开的瞬间,沐凡整个人精准的闪进去,随后舱门关闭。

    当嗡的一声背后引擎发出沉闷的响声时,下方几人还沉浸在沐凡这熟练动作造成的震撼中,面前的机甲已然启动了。

    “乔,路线我已经发给你,带领他们沿着路线前进,我们在终点汇合?!?br />
    语音频道内突然传来沐凡的声音,这名老兵抬头看着自己的枪骑士,那幽暗的双眼,斑驳的身躯,这台机甲恍惚间宛若活过来一般。

    这是错觉么?

    “一定要活着回来?!?br />
    听着耳边的话,沐凡手指飞速的在控制台上移动,嘴角噙起一抹笑容。

    右手精准的插入手部协同器中,然后竖起一个大拇指。

    感受着指尖传来的那生硬的金属触感,沐凡扭动了下脖子,浑身血液隐隐开始发热。

    遍布斑驳锈迹的躯体,一脚跨出。

    沉重的身影如同孤傲的骑士消失在众人眼中。

    ……

    帝国边锋军33战区第5机甲小队,奉命沿着路线进行搜索。

    两台射击型机甲刺蜂,两台配备了磁荡刀的轻型突击机甲暮光者,还有一台超过20吨的重型剑盾机甲火蜥蜴。

    这就是一个机甲小队的完整配备。

    此刻这五台机甲正在规定区域执行探查任务。

    “你说咱们长官是不是谨慎过头了,就对面那丁点数量的机甲,怎么可能是我们帝**的对手?!?br />
    “长官让咱们小心,实在是有些危言耸听,就对面这点可怜的兵力,需要我们机甲部队小心什么?难道对方能够突破电磁屏蔽让战舰升空么?”

    机甲语音频道中,一名军官满不在乎的说道,说完之后引来一片哈哈大笑声。

    不单单是某一人,而是他们都认为这次的战斗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实在是太轻松了。

    一台刺蜂机甲无聊的踢开面前散落的石块,单手握持的高斯步枪枪口来回寻找,驾驶机师并不认为自己会有什么发现。

    然而当他控制着机甲登上面前的一处高岭时,面前的雷达表盘上突然闪过一个红点,然后发出滴的一声警报。

    嗯???

    这名机师身体迅速紧张起来,精神不由自主的集中起来。

    咚、咚、咚……

    沉重的步伐声通过声音采集器回荡在驾驶舱内,这名机师也终于看到了声音的源头。

    一台看上去破旧的联邦军用制式机甲,正在他的视线中大步向自己这边奔来。枪骑士沉重的身躯,根本无法做到像侦查型机甲那样有着轻盈的步伐。

    每一步迈出都崩出无数石屑,这台机甲简直愚蠢透顶!

    “刺蜂发现敌方机甲,兄弟们这次的奖励我拿了?!闭饷偃焕湫χ?,没有理会耳边的笑骂声,高斯步枪直接架起,枪口对准那台向着自己这片区域跑来的联邦机甲。

    准心套入、计算提前量、参数校正、射击!

    砰!

    叮。

    枪响的同时,那台机甲的身侧陡然冒出一道火星。

    然后对方的身躯轻微晃动间竟然瞬间从准心脱离。

    这不可能!

    这名机师根本无法相信刚刚看到的一幕。

    就在他射击的瞬间,对方只做了一个随意的简单动作。

    单手抽出那柄笨重的合金重剑,然后一个回转竖到身侧。

    然后自己这一枪直接打在了那柄带着倾斜角度的合金双手剑上。

    厚厚的剑身直接充当了盾牌,甚至引起了跳弹。

    这动作看起来……

    就他妈和玩一样!

    无法相信、不能接受!

    没有理会耳边战友们的询问,这名不信邪的机师有些恼羞成怒了,手臂一个抖动间,【穿甲弹】更换!

    左手托在枪身下方,整台机体呈半跪姿态立在丘陵顶部。

    当前点射击、提前点A、提前点B……

    坐标载入。

    三连射!

    砰、砰、砰。

    高斯步枪的枪口冒出淡蓝色的枪焰。

    这名机师冷笑着等待看那精彩的一幕,复杂的丘陵地形,直线距离只有三百多米。这次他自信绝对可以打中对面,而且他要在对面冲过来之前打成筛子。

    ……

    沐凡面色平淡的左手单手从控制台拂过。

    当他再次摸到机甲时,一股强大的自信从心底浮现出。

    熟悉的军用控制台,那硬朗却按感温润的机械键,座下机体传来澎湃动力的引擎,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沐凡,现在他驾驶的是一台机甲!

    一台真正的军用机甲!

    从这里到达岩石峡谷,直线距离五公里。

    自己要做的就是,在这最短的时间内,突进过去。

    而面前那台举枪的刺蜂机甲,就是这段路程的起点。

    沐凡眼神漠然,周身血液开始却开始沸腾。

    在对方枪口再次抬起的瞬间,沐凡手指划成一片幻影。

    枪骑士的左手突然搭在右手之上,然后轻轻一拧,双手合握剑柄。

    森然的笑容浮现于嘴角。

    “你这种对手……”

    “连给我消遣都不配!”

    背后引擎轰然作响,一脚重重踏出,岩石迸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