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森白的面具……

    在帝国士兵们的眼中一闪而过,却深深烙印在心中。

    然后遍体生寒。

    他们发誓从来没看到过带着惨白面具的联邦士兵,难道这是对面新支援的超级战士么?

    然而当那道身影举盾狂暴冲来时,他们却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了。

    该死的!

    竟然想依靠身体来冲破他们的火力网吗?

    “射击!”

    “火力集中压制!”

    躲过爆炸的残存帝国士兵们纷纷调转枪口,对着那道奔袭而来的身影开枪。

    然而事实却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实在是因为那道身影的速度太快了,快的已经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

    这种机动性已经远远超越他们对人体的理解了,甚至比穿着外骨骼装甲的人体还要夸张!

    大半弹幕落空,少数的弹雨密集响彻在沐凡身前。

    然而双脚重重踏地奔袭而至的沐凡,有如发起最后冲刺的重型坦克,带着无可匹敌的姿态。

    沐凡冰冷的眼神将面前以及四周的环境尽数扫入脑海。

    五十米、三十米、十五米……

    沐凡竟然生生依靠一块重型防爆盾抵挡着脉冲步枪的子弹冲过了接近四十米的路程。

    然后在对方惊恐的眼神中,纵身一跃……

    彻底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

    嗯?

    人呢?

    “小心岩层!”

    经过一名士兵的提醒,大家才反应过来这里是错层遍布的火丘陵区,对方一定是利用地形差躲进了错层当中。

    没错,沐凡是用极快的速度闪身进岩石错层之中。

    而且在落入之后,就一把丢掉了已经快撑到极限的防爆盾。

    此刻的沐凡手中的武器仅有两件。

    一柄大号脉冲手枪,被他别在腰间。

    还有一把大概四十公分长的军用锰钢刀,被插在腿侧的绑袋中。

    闭上眼睛,经过莹白面具以及黑暗吐息二次加成的精神感知扩散出去。

    在他的头顶上方不远处,一些士兵隐隐约约的轮廓开始呈现在脑海中。

    何为武道宗师?

    根本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力量突破极限,而是从精神到身体的全面突破。

    这里……

    是他的战场。

    右手将锰钢刀从腿侧摘掉,然后双手横握,通体漆黑没有半点反光的军刀被缓缓抽出。

    眼神漠然冰冷。

    敌人,见面,不死,不休……

    这八个字奠定了沐凡与帝国士兵交锋的最终基调。

    一步轻轻踏出,沐凡的身影缓缓消失在岩层下的阴影中。

    ……

    “沐凡身影消失?!?br />
    ……

    “新兵的无线电依然是在静默状态?!?br />
    ……

    “队长,帝**潜入部队那边已经出现了混乱?!?br />
    一条条讯息开始在语音频道内汇总,丹尼尔上士沉默了,从开始时误认为沐凡是做了逃兵,到后来沐凡陡然开始汇报机械蜘蛛的位置,再到帝国士兵阵地中出现的大爆炸。

    丹尼尔感觉自己是在看一部剧情无比狗血的光影故事,然而当那剧烈的震感不断从脚底传来时,甚至带着温热的岩石碎土划过自己脸颊时,才将他从幻想中惊醒。

    这一切,竟然都是现实!

    想到这里,丹尼尔脸上冒出一股凶悍之气,咬牙说道:

    “每人负责一个方向,准备反击歼灭?!?br />
    然而这时,正代替黄油执行观测任务的板凳,突然在频道中惊讶的喊道:“帝国士兵开始出现非正常减员!”

    非正?!踉??

    “怎么回事!”

    “队长,我不知道啊,我就看到我观察的两名士兵突然就倒下了,毫无征兆的,没有任何枪声和火光出现。B5方向你们谁开枪了?”

    剩下四人都说没有。

    板凳瞪大眼睛看着光学夜视仪当中,两名原本还在向他这里进行火力压制的帝国士兵突然身子一歪就再没了动静。

    很显然这是死了。

    一道黑影在尸体背后悄悄闪出,然后重新隐于黑夜之中。

    沐凡开启了无线电静默,自然也就不知道频道中关于自己队友们的讨论。

    他只是在专注的做自己需要做的事情,比如……

    将那把沿着大脊椎切开快半个身子的锰钢刀缓缓抽出,然后将刀身轻轻在尸体上蹭掉血液。

    然后冰冷的眼神悄然瞄向下一个地方,在那里有一名全身覆盖在白色作战服内疯狂开火的帝国士兵。

    在暗影中行走,以圣堂之名。

    一名正在惊恐中疯狂射击的帝国士兵,他刚刚利用自己手中的步枪将对面那个观察手的掩体打爆,这略微冲淡了一些他心中的害怕情绪。

    他不会死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机械蛛突然反叛,但是他侥幸从中逃了出来。

    现在他们帝国潜入部队的士兵还有十几名,他一定能够逃离这里。

    然而正当他这样想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右肩膀上微微一沉。

    嗯?

    下意识的看去,然后眼角余光中就感觉到一道残影沿着肩膀平划过来。

    身体本能的想要躲避,然而一只手从左肩后方绕过,将他死死按住,喉咙中的声音发不出半点。

    随后冰凉的刀锋轻而易举的刺穿作战服的颈部,然后沿着喉咙轻轻抹过,一道血线浮出。

    左手轻轻松开,这道身影悄然远去,帝国士兵口中只有“嗬嗬”的微弱挣扎声,随后喷涌而出的血液铺满整个头盔。

    到死他都没有看清到底是谁杀的他。

    沐凡漠然无情的用军刀格杀一名又一名的帝国士兵,刚刚发起反击的夜巡小队在击杀了四名士兵后突然发现,火丘陵区上出现了诡异的安静。

    再没有半声枪响出现……

    只剩下那远处噼啪燃烧的火海。

    这是这么回事?

    无论是板凳、虎猫这些普通的下士,还是带队的丹尼尔,他们只感觉有一股凉气从背后冒起。

    ……

    静静看着下方小心隐藏在石缝中的机械专家,沐凡双眼没有一点感情。

    这是最后一人了,手中提着的军刀已经彻底被血液染红。

    那名藏在石缝中向外偷偷看去的机械专家,丝毫没有感到危险的接近。在刚刚他果断从释放机械蜘蛛的位置跑开,终于逃过一劫。

    现在他正在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这是两块巨大岩石之间形成的夹角,在里面他心中有种莫名的安全感。

    沐凡的身影站定,默默看着脚下,然后缓缓蹲下身子。

    “沐凡,他身上有着无线电通讯源,看样子他和那些机械蛛的控制者脱离不了关系?!?br />
    黑在“善意”的提醒道,言外之意就是该灭口的别遗漏。

    毕竟沐凡不想暴露能够让机械蛛失去控制的手段,而黑大人更喜欢阴人的感觉。

    正在探头努力观察外面情况的机械专家突然感觉自己自己的头盔眼罩上突然有一滴红色的液体出现,然后沿着眼罩缓缓向下滑落,拖出一道细长的红色痕迹。

    这是……血液?

    可是天空怎么会掉落血液呢?

    机械专家茫然的抬头想要向上看去。

    然后映入他眼帘的就是悄然站在头顶低头看着自己的沐凡,那诡异的莹白面具上,露出的是一双毫无感情的眸子。

    而滴落血液的……赫然是一柄军刀。

    军刀正尖端向下,静静悬在自己头顶,上面尚未干涸的血液已经覆盖了刀身原本的颜色。

    “不要……”

    他只来得及说出这样一句话。

    机械专家甚至没有时间思考,为什么这名穿着联邦军服的人影会出现在自己头顶。

    沐凡淡漠的表情中,一步跃下,那柄锋锐的军刀,就这样在机械专家的视野中直直刺下。

    刺破了头盔的额端护目镜,然后从眉心处直接贯穿大脑,最终没入喉管中。

    最终只留下一把刀柄在头盔外。

    死不瞑目的机械专家身体因为石缝的原因根本无法倒下,就这样望着黑暗的天空身体变得僵硬、冰冷。

    沐凡左手轻轻打开无线电,沙沙的声音中,青年淡漠的声音传入到队友耳中:

    “列兵沐凡,汇报。格杀生还者共24人,爆炸点半径三百米内,敌军……已全部肃清?!?br />
    “……汇报完毕?!?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