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死亡去威胁一个不怕死的人是最没有意义的事情?!?br />
    沐凡平静的看向猎鹰。

    “这句话我喜欢?!痹阢宸采肀?,那如同岩石巨人一般的坦克憨厚笑道。

    “小子,希望你能在将来的道路上始终一往无前?!绷杂タ醋陪宸?,认可的点点头。

    这才是一个男人应当有的表现!

    “接下来我们会前往联邦的边境线,在那里,联邦的战士正在大小上百颗星球上与敌人厮杀。这是一场为了资源而必须进行的战争,你的目的地——伊普西龙E73星球,距离蓝都星21光年?!?br />
    “你隶属于联邦第四集团军下属第149师,第262步兵连,军衔列兵。此次战事的敌人是联邦的老牌对手加铎帝国边锋军,双方交战以陆战为主,战场区域的高空存在电磁乱流,严重影响飞行器的升空,所以我们会将你投放到另一侧的基地中?!?br />
    “从你落地开始,你将是一名普通的陆军士兵,你的全部行动将转为地面部队节制?!?br />
    “以上就是你的第三次考核内容,有疑问现在可以提出?!?br />
    沐凡心中咀嚼着那怪的星球名字,【伊普西龙E73】,听到猎鹰的话后眼睛抬起,然后摇摇头。

    “没有疑问?!?br />
    “很好,飞龙号47分钟后开始跃迁,大约26小时后抵达目的地,在这期间你最好进行一下心理上的调整,关于随身物品你的战术背包可以携带?!?br />
    猎鹰没有任何废话,直接宣布了此次战前会议结束。

    一众飞龙号的成员纷纷向下方舰桥走去,作为和沐凡关系特别好的坦克,用厚实的臂膀碰了碰沐凡,低声说道:“战争中的突发情况有很多,敌人不只有加铎帝国,活着才是胜利,小心?!?br />
    沐凡抬起头看着身形魁梧健硕的坦克,嗯了一声,这看似憨厚的大块头话中有话,沐凡将这句话牢牢记在心底。

    这时成熟美艳的暴龙走到两人面前,一双凤目看着沐凡,眼中露出关心。

    “沐凡,坦克已经把我想说的都说了,这个世界或许不是我们看到的那么美好。不要让你的老师和我失望,一定要活着回来?!?br />
    “一定会的,谢谢龙姨?!?br />
    沐凡认真的说道。

    长距离的空间跃迁对身体绝对是一种超大的负荷。

    21光年的距离在26小时内抵达,对于一般的飞行器来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然而沐凡脚下的确实联邦的绝密舰体——飞龙号!

    按照猎鹰的要求,所有人进入休眠舱,然后这艘巨型战舰通体变幻成纯红涂装,十六组庞大的相位动力引擎喷薄出轰然的蓝色光华,化作一道流光向着宇宙深空飞去。

    ……

    伊普西龙E73号星球,3年前被发现的一颗呈现铁锈般的浅红色星球,稀土产量惊人,同时蕴含着多种军工核心金属矿藏。

    因为位于公共星海中,所以从被发现时起就同时被星河联邦和加铎帝国两大势力盯上,原本就打得难舍难分的两大势力,为争夺这颗星球的归属权再度大打出手。

    在这颗星球上,每天都有成千上万名士兵死去。

    由于星球特殊的气候条件,高空存在恐怖的电磁乱流对战机以及机甲具有难以估量的破坏力。偏偏这些电磁乱流只存在于矿产地带上空。

    厚厚的天然电磁隔离层,阻隔了信号、视线,促使原本的舰队战演化成地面攻坚战。

    两大超级势力在两年的时间里先后投入了数以百万计的兵力,最后基地分立星球两端。双方对矿产资源的争夺进一步演化成长期的消耗战。

    由于公共星海内的超长战线,双方也最终放弃了将兵力集中在这座绞肉机星球的打算。

    此刻对于双方来说,需要的是战略上的胜利,所以现在的伊普西龙E73号星球,兵力最多有第一次作战时的五十分之一。

    对于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新战区的两大势力来说,旧战区的星球牵制住敌人就是胜利。

    伊普西龙涂山区域第149师的简易基地中,最高指挥官昆顿大校刚刚放下军用天讯,愤怒的吼道:“这帮没脑子的上级军部,连续两个月的求援没有理会,反而给我送过来一个进行军队任务试炼的新兵蛋子!”

    “他们拿我这里当什么了?幼儿园,收容所,还是垃圾回收站?”

    “还一小时后过来报道,我第四集团军堂堂149师就这么廉价???一个步兵连的列兵需要向我报备?”

    “凡勃仑少校,给我过来!”

    一名又高又壮的白人少校匆忙从旁边跑来,立正敬礼。

    “继续给我发出求援信息,关于弹药和食物的补给,还有最近加铎帝国的兵器开始出现适应地形的特征,让军工厂的那些废物们赶紧给我抓紧研制!然后一会过来报道的新兵蛋子,把他派到前线去,哪儿厉害去哪儿?!?br />
    这名叫做凡勃仑的少校迟疑道:“万一死了怎么办?”

    昆顿大校眼中凶光透出:“我们死的人还少吗???他是不能死还是怎么的?既然军部这么牛逼就派了一个人过来,就让他上啊。真死了就告诉上级军部给我送来更多的人和装备,我他妈管他是谁!”

    “是,长官!”

    一个军礼,白人少校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当凡勃仑跑出去之后,昆顿的眼中再次闪过一抹凶光。

    他昆顿·奎里尔可是代家族在这里牢牢把持超过半年了,别看每天都在死人,但是其中的油水外人根本不知道有多丰厚。

    自己最近正准备再搞一批下级死硬军官的清洗,却没想到如此关键时刻上级军区竟然来人了。

    这是他昆顿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

    E73号星球上联邦一共有12个师,自己的部队所占领区域最多能排到第5名,这还是前两任师长努力的结果。

    他昆顿渴望更大的权力、更多的金钱、更丰厚的战功,这一切他不但要从敌人那边抢过来,更要从自己人身上夺过来。

    后者显然难度更低。

    这种时间点来的列兵?

    可笑,糊弄那些低级的单细胞生物么?

    脸色阴晴不定的昆顿,望着营地远方那灰蒙蒙的天空。

    ……

    沐凡乘坐着一台设好路线的单兵飞行器从星球另一端投射而来的,从脱离飞龙号母舰的那一刻起,黑就开始说话了。

    这座星球上的电磁信号极度紊乱,而且拥有数片笼罩百万平方公里以上的电磁乱流区,在黑尝试着通过飞行器通讯频道反破解的过程中,发现这里的网络基本处于报废状态。

    如此看来,那些散落的基地大多是为了避开这些电磁乱流而设立的。

    用黑的话说,这种严酷的自然环境,对于它、对于沐凡都不是一个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