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觉沐凡睡的格外深沉,甚至错过了凌晨4点的锻炼,当他睁眼时发现已经收到了来自S小队的讯息。

    【中午12时,学院东部?;?,不见不散——猎鹰】

    看着这句话沐凡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个带着贝雷帽的中年大叔,脸上总是挂着一种漫不经心的样子。

    沐凡嘴角勾起一丝微笑,这次的考核无论如何他都要通过。

    建立一支拥有军方编制的小队,那么对将来自己和伙伴们的行动开展将具有无比巨大的推动作用。

    他很期待白毛他们知道自己建立的小队已经超出定川学院序列后的表情。

    有条不紊的进行肢体肌肉拉伸活动,沐凡先后和白毛、胖子等人说明自己即将执行任务的情况,这两个还赖在医疗中心不肯出来的家伙根本没有表现出半点担心,只是挥挥手让他快点回来。

    看着那两人脸上努力维持镇定的奇怪表情,沐凡心中也有点摸不准这两个家伙又在琢磨什么。

    不过没时间跟这两人探讨了,甚至连昨晚击杀特斯托姆的事情沐凡都没提。

    上午10时,沐凡穿着一身全新学院制服,来到了剑道社,特意和陆晴雪说明一下情况。

    当然情况只是简单提起,让她注意一下个人安全,因为自己离开后可能夜牙团会迁怒其他人。

    冰雪聪慧的陆晴雪并没有多说一句话,只是默默点点头,看着沐凡双眼轻声说道:“一切平安?!?br />
    旁边的邴素越看眼睛越大,然后大大的眼睛中带着无以伦比的惊讶。

    这好像是……

    她第一次见到陆学姐对异性如此顺从的样子??!

    那个可恶的家伙有什么好的?

    虽然邴素表示很佩服沐凡的实力,但是一想起那虐杀自己的铁球,心里就郁闷的要死。

    哼……

    竟然让雪姐姐这么垂青。

    不动设色的素素大小姐吃味的想到。

    听到对面清冷声音中的关心,沐凡咧嘴笑了笑:“一定?!?br />
    短暂的交谈后,沐凡提着装有十枚熔浆果实旅行袋的从剑道社离开,带着洒脱,一身孑然。

    接下来,沐凡有条不紊的联系了威廉、李小希,简单说了说自己即将出一趟远门的事情,古大少那边不出所料的没有接通,想了想他还是发了一条讯息,甚至连楚楚他都去了一个天讯。

    成长到今天,他认识而熟悉的人也就这些了。

    在同一个学院,一起奋斗,一起成长,沐凡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友情。

    当一切都忙完之后,已经彻底准备好的沐凡已经出现在?;旱耐馕?。

    距离约定时间还有30分钟,沐凡终于拨通了最后一个天讯——王糯糯。

    在巨大的学院?;和?,沐凡孤身站在一隅,看着天空中那浅浅浮动的白云,听着耳边软软糯糯的少女倾诉,脸上露出发自内心的笑意。

    他身上的煞气总能在看到糯糯时消散的干干净净。

    令沐凡心情愉悦的是,糯糯并不知道关于蓝都星的新闻,这也让他彻底的放下心来。

    嗡~

    由远及近,轻轻的空气震动声中,一道黑色的X翼战机出现在?;荷峡?,转为悬浮状态。

    沐凡轻声和糯糯道别后挂断天讯,然后静静看着上空。

    所有准备,他都做好了。

    当X翼战机再次升入高空后,定川学院的监控中心内,巴赫教官默默看那道越来越小的战机身影。

    昨晚的事情,他半个字都没有和沐凡提起,甚至今天都没有去见面。

    因为今天沐凡的离去,才是真正的重中之重。

    大雷枭的继承者,不让让我失望,不要让学院失望。

    巴赫教官的眼中带着希冀。

    ……

    飞龙号的四层舰桥内,一众成员围聚在一起,一身学院制服的沐凡在其中显得尤为突出。

    沐凡从登上飞龙号时就发现,对于自己的出现,S小队似乎表现的比上次更为重视。

    起码带着怪异口罩的巫师,这次对于他的敌视要少了很多,目光中多了几分审视,不过依然无言。

    猎鹰依然是头戴贝雷帽,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叼着雪茄。

    看着沐凡,这名中年大叔满意点点头。

    距离上次见面仅仅十天,他却感觉面前这小子身上气息越发沉稳了。

    真是一块璞玉!

    “沐凡,暴龙曾经给我简单提过你的想法,今天你已经确认正式接受第三项考核了,那么我就要正式和你说一声?!?br />
    双手撑住指挥台,猎鹰身体前倾,声音中带着罕见的郑重。

    “请说?!便宸渤廖鹊谋砬榭醋胖心甏笫?,点点头。

    “不管你的目的是想正式加入S小队也好,或者自己组建真正的战术小队也好,我都不会反对,这是你的自由。但是一切的前提都是你必须通过考核,而这个过程,可能会很残酷?!?br />
    猎鹰一句话直接点明了沐凡的目的,而且在他说出之后,四周飞龙号的成员却没有什么意外。

    看到沐凡面色一如既往的平静和镇定,猎鹰心中暗暗点头,终于说出了接下来的最为重要的话:

    “接下来的考核,主题名为——真实?!?br />
    “作为真正的战士,必须要经历真正的战争,接下来你将会被我们投放到一颗正在交战的星球上,你的身份是一名新兵。你的所有身份我们都已经帮你安排好,你需要在前线生存三十天,由于战场的特殊性,在这三十天里我们无法接近地面,你的生死完全掌握在你的手中?!?br />
    “而考核的目的,是让你在亲自体会战争的过程中,明白在这个世界生存,仅仅会格斗与厮杀远远不够,你需要懂得在战斗之外的东西,你可能会明白什么是真的善,什么是真的恶,什么是对,什么又是错?!?br />
    “战场是一座血肉熔炉,但是它也是最好的学校。我说的现在可能你听上去会有些懵懂,但是接下来的日子里你会明白?!?br />
    “三十天时间,你没有任何特权,你将拥有全新的战友、队伍,你将会面临重伤、死亡等一切可能。如果你还活着,我们会在最后一天抵达把你救援走。如果你死了,那么你将永久的埋葬在那里……”

    猎鹰的声音平静却残酷,当他讲述时,整整一层舰桥内鸦雀无声。

    成熟美艳的“暴龙”眼中带着一种希冀和担心看着沐凡。

    她很欣慰的是,在听到这些之后,沐凡的面孔上都没有露出半点的胆怯,那眼神中的坚毅从始至终都没有动摇。

    “但是记住,这三十天里,你的身份是作为一名战士去战斗。而不是成为一名逃兵去躲避着三十天!”

    “你可以现在放弃,但是如果让我知道你做了一名逃兵……”

    猎鹰眼中带着冰冷的杀机:“我会将你从宇宙中彻底抹掉?!?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