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讯的光幕中,一名政府发言人正在慷慨陈词。

    “军方已经将爆炸案的元凶击毙,为了给公众一个交代,我们决定对犯罪者的死亡画面不做任何处理,联邦政府对待极端组织的决心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不会动摇的!……”

    当发言人话音响起时,旁边出现配图,一名头颅被三棱军刺贯穿的尸体静静躺在混凝土石块上,至于身体上更是千疮百孔,手臂也断了一截。

    那无神的人造眼球依旧睁着,似乎带着不可置信。

    拜伦厄斯粗壮的指节依旧在滑动光幕,口中啧啧感慨:

    “你竟然真死了,哈哈哈哈,如果我完成任务……摩里斯叠加你的财产,我将获取40%。这笔生意可是真的划算?!?br />
    不过,笑着笑着,拜伦厄斯的眼神一点点冷下来,双眼瞳孔缩成两道诡异的橙色竖缝。

    “这种手段怎么可能是被军方击毙的……用三棱军刺生生将人造头骨贯穿钉在混凝土,全身这些伤口,分明是同一个人完成的?!?br />
    “特斯托姆制造的爆炸怎么可能会给你们这种机会……”

    “拿着血牙的小子,我们都把你低估了啊?!?br />
    看着看着,拜伦厄斯一手将天讯扣上,右手抚上了自己胸前挂着的圆形金属天讯。

    “虽然我早就惦记你的东西了,虽然你一个机械改造人要那么多钱也没用,但是我还是会为你出头,以后没竞争对手实在是一件很寂寞的事情啊?!?br />
    自言自语中,拜伦厄斯摘下了那枚圆形金属天讯轻轻按下。

    “什么事情?!鄙成车纳粝旃?,一声冷漠的询问响起,声音稳重平和,但是听着却总感觉有一股拒人千里的寒意。

    “冰块,虽然我很不喜欢你作为我们分部的负责人,但是对你的工作能力我还是很认可的?!?br />
    “有话说,这里事情很忙?!倍苑讲晃?。

    拜伦厄斯叹了口气,摇摇头:

    “破铜烂铁死了,被人直接用三棱军刺爆头了,尸体现在估计在军方的展厅之内,供民众参观泄愤呢。血牙还在对方手里,所以稍后我就会出发了。在即将接替撒雅鲁的职务前,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以下属的身份通话?!?br />
    “知道了?!?br />
    天讯挂断,无趣的看着手中的圆形金属,心中颇为怀念特斯托姆还在的时候。

    再没感情也比一块纯粹的冰要强得多。

    撇嘴感慨着,拜伦厄斯开始从天讯上翻看最近时间的航班。

    杀人这种事,还是宜早不宜晚。

    吱扭一声,半透明的洗澡室打开了,一阵蒸腾的热气从中冒出,一条诱人的**迈出。

    “亲爱的你这是在干什么呢?刚才隐约听你笑的很开心呢?!?br />
    皮肤白皙的美女迈动着诱惑的步伐,身上浴巾包裹的部位更是若隐若现。

    “在和朋友聊天呢,小宝贝儿洗干净了么?”看着袅袅走来的火辣美女,拜伦厄斯舔了舔嘴唇。

    “咯咯~当然洗干净了,倒是你……”半裹着浴巾的女人轻轻坐在床边,诱惑的眼神看着面前这强壮的男人,一只手掌摸到了那宛若大理石刻的胸口,娇笑道:“需要去洗洗了呢?!?br />
    “哈哈哈哈?!?br />
    大笑声中拜伦厄斯一把搂住美女的腰部,环抱在怀里,嗅着女人身上的香味,脸上似乎闪过迷醉的表情,轻轻呢喃道:“我已经等不及了?!?br />
    感受着身后男人强壮有力的身躯,这名金发女郎感觉浑身都在发烫。

    在这个充满风情的岛屿上,荷尔蒙的气息是最美妙最诱人的。

    “我可不想我们的一夜充满遗憾呢?!迸艘脖丈涎劬εο蚝笏趿怂跎硖?。

    “当然不会遗憾的……”

    拜伦厄斯的眼中闪过一种嗜血的兴奋,瞳孔越来越大,轻轻亲吻住女人的肩膀,然后向上缓缓挪动下巴。

    无声无息中,拜伦厄斯的嘴巴缓缓张开。

    面前那沉醉的女人根本不知道在她脖子上有一张嘴越长越大,随后露出里面犹如锯齿般的层层尖牙。

    突然肩膀感觉有些滑腻湿润,这让女人不仅娇笑道:“你的口水流到我身上了?!?br />
    不过身后的那强壮男人只是把她越抱越紧,没有说话,她却感觉到脸侧面都传来一阵热腾腾的气流。

    “你的肺功能也太好了吧,可是你勒疼我了……”女人终于回头说道。

    然而看到的却不是那熟悉的男人脸庞,而是是一张高达三十公分的巨口!

    在那巨口中一层层倒刺尖牙几乎遍布了整个口腔。

    那热腾腾的涎液正不断从齿缝中滴落……

    “?。?!”

    感觉浑身毛孔都炸起,大脑一片空白,这名金发女郎发出了她人生中最后一声尖呼。

    噗!

    血盆巨口重重闭合,巨大的血液之花瞬间铺满整座洁白的大床。

    随后咀嚼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

    不过五星级酒店的顶级套房,隔音好的实在太过出色。

    十五分钟后,换上一身休闲服装的棕色皮肤男人心满意足的从套房中走出,然后手指轻轻拨动房门上的标识牌——请勿打扰。

    一小时后,一架飞往中京市的航班准时起飞,在飞船的头等舱中,棕色皮肤的拜伦厄斯好整以暇的拿起一份最新的杂志看起。

    注意到身边一名知性美女好奇的目光,面带微笑的点点头。

    身旁的女士看到这强壮男人得体的动作不禁大生好感,不过心底却有些疑惑,怎么总感觉舱内有些血腥味。

    是自己最近贫血太厉害了么?

    疑惑的摇摇头这名知性女士靠着舱椅陷入了沉睡。

    航班乘务员柔美的声音响起:“本次航班为直达,将于55分钟后抵达目的地?!?br />
    ……

    定川学院的盖都山顶,外面虽然星幕低垂,然而通体玻璃覆盖的大厅内却灯火辉煌。

    这一次,人员没有召开高层评议会时的密而拥挤。

    只有少数几名机甲系和格斗系的教官,然后还有精神矍铄的两名副院长。

    留着平头发型的巴赫此刻正站在前面,手中拿着一根激光笔,在巨型光幕前讲解着什么,光幕上播放的赫然是中京市刚刚发生爆炸的几个区域,不过再仔细看的话,恰好是E9和E10区域之间,也就是沐凡和特斯托姆战斗的位置。

    一幅幅图片不断从光幕上闪过,没有任何处理的血腥原图就这样呈现在这些高级导师们面前。

    “就在刚刚,一年级学员沐凡再次击杀夜牙团的六级变种人。没有任何科技兵器徒手击杀……虽然到现在为止我都还没有见识到他的机甲作战现场,但是他的格斗水平,我想已经不需要再证实什么了吧?!?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