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川学院,霸道如此!

    仅仅一人作为参会代表的巴赫,除了对为首的利克少将还算客气,至于其他人甚至连看都没看。

    在最关键的时刻站出来,一语决断,压的场内一种军政要员嗫嗫喏喏不敢吭声。

    沐凡也终于见识到自家学院的高级导师有何等的霸道风范。

    戎薇、戎薇身边的几名军官,他们手掌攥了又攥,最终还是颓然松开了双手。

    他们甚至不敢发出一声阻拦。

    对于沐凡那种不要命的疯狂他们心底有着隐隐的惊恐。

    然而对待沐凡与巴赫身后的那尊庞然大物……

    则是畏惧。

    屹立于联邦巅峰的五大A级学院,从来都不是表面上显露的那般柔弱可欺。

    那个无视数千人性命的冷漠青年,那个护短起来毫无道理可讲的定川导师。

    今天真真切切给他们上了好好一课。

    在看到沐凡那桀骜的身影消失在大厅后,刚刚被担架抬到侧门的中校只感觉胸口剧痛阵阵袭来,再也忍不住一口淤血喷出,昏死过去。

    听到耳边的动静,看到那名情报部的中校如此惨状,负手站在首席位置的利克少将脸上闪过一丝反感和厌恶。

    “废物?!?br />
    作为军方的最高长官,军队体系的人自然是不敢开口。

    不过中京市的政府机构几名负责人却在沐凡两人离开后,面露不满。

    在他们超过二十年的从政生涯中还没碰到过如此狂傲的人。

    “少将,我们需要一个解释!政府需要一个给民众的解释!”

    听到这几人开口,除了政界人员的附和,军、警两界的人员没有一个人出声。

    “解释?”

    利克少将面色骤然暴怒起来,眼神不善的看着那边大腹便便的官员。

    “别说是你,就是你的上级,也没资格调取那个小子的档案信息!你们这些就会知道躲在后面的胆小老鼠,有什么资格让我给你们解释???”

    “人走了,现在开口。呵呵,我可以把两人拦住,给你们五分钟时间自己过去要解释。现在这是定川学院的事,和我们军方没关系!”

    几名政府要员面色上闪出犹豫,但是脚下却忠实的没有挪动半分。

    “就会叽叽歪歪的废物们,不敢去就给我闭嘴!”

    作为实权少将,利克连敷衍这些人的心思都没有,他一肚子的邪火正愁没地方发出去。

    这时,一名急匆匆赶来的上尉跑到利克少将身边,看到大厅中诡异的场面后,犹豫了一下还是低声说道:

    “将军,外面有十六家媒体人正在等待审批,他们要求军方公布关于凶手死亡的详细信息?!?br />
    “公布个屁,让他们等着吧!”

    利克少将压抑了半天的怒火终于发出来,吓得那名上尉根本不敢喘大气。

    不善的眼神扫视一周,在看到那几名政府要员后,眼底闪过一丝精光。

    对面那几人则是心中本能的感觉不妙。

    “我们政府的几名发言人都在这里,关于这件事的结果他们心中已经有腹稿,稍后安排记者发布会,请我们几名发言人出席。为了?;ひ卑踩?,现在派两支特战小队好好?;??!?br />
    好好?;ぁ?br />
    这四个字发音尤其的重。

    听到之后,两支荷枪实弹的士兵直接跑到那几人身边站定。

    看着身边一个个如同铁塔般包围起来的士兵们,这几名政府要员心中破口大骂。

    简直是无耻之极!

    兵痞!

    一帮兵痞!

    ……

    十五分钟后。

    四名来自政府的发言人出席了关于爆炸案的记者发布会,铿锵有力的话语回荡在所有的公共频道内。

    “在政府联合军警两届的重拳打击下,造成大爆炸案的元凶被成功击毙,联邦对于这种严重危害社会公共安全的行为绝不姑息,发现一起,打击一起。同时感谢社会爱心人士的踊跃捐款,不知名捐献者的第一笔1200万救援资金已经到位。下面是死者的照片,关于死者身份为罪大恶极的夜牙团成员……”

    在视频下方,无数民众群情激奋,目光直接被转移到那罪大恶极的夜牙团身上。

    看着天讯光幕上那满嘴放炮的政府要员,巴赫嗤笑了一声:

    “满嘴仁义道德,能将黑说成白,能将死说成活,这才是他们的舞台?!?br />
    说完之后,看了一眼旁边面容坚毅的沐凡,似笑非笑的说道:

    “好你个沐凡,连续挑衅夜牙团,有种。然后今天干的事儿,更有种。只是有些言论你当时说了出去,如果后续被有心人抓住不放,舆论上有你受的?!?br />
    “不过你放心,既然学院已经发话要对你进行?;?,那么只要不是你主动去做罪大恶极的事情,在蓝都星上,一切事情,学院都能够帮你抹平!”

    巴赫说起这句话时自有一种傲然的姿态,这是身为定川学院高层评议会成员的强大底气。他第一句话所说的自然是关于沐凡全灭夜牙团的言论,这在当时听上去确实是有些幼稚了。

    不过没想到穿着一身破烂学院制服的沐凡摇摇头:“我说的是认真的,教官?!?br />
    抬头看着这名仅仅见过两面的高级教官,沐凡眼中带着决然,一字一句说道:“我真的会灭了夜牙团!”

    巴赫一愣,然后看着沐凡眼中的执着的光芒,呵呵一笑,拍了拍沐凡肩膀,迈步向前走去。

    “加油?!?br />
    他并没有当真,年少轻狂的时候,谁没有过。

    但是,恐怕以巴赫的阅历和眼光这次都要看走眼了。

    从沐凡独自从荒野中活下来那天起,就有一个词汇鲜明的烙印在他的个人风格中……

    言出、必行。

    沐凡抬起头看着平头教官的背影,然后回首望了一眼远处那被火焰映红的夜空,眼中一抹冷芒闪过。

    等明天,飞龙号过来接他的人员就会到来。

    等完成考核之后,这些事情,他会一件件清算。

    ……

    在距离2500公里之外的岛屿上,棕色皮肤的强壮男人从一张洁白柔软的大床上正靠坐着,手中天讯播放着蓝都星的实时新闻。

    而在卧室侧面的半透明洗澡间内,一具美妙的**正在淋浴。

    拜伦厄斯眼神散漫的单手滑动光幕,今晚是特斯托姆行动的时间。

    夜牙团的血牙,就有如黑暗中的一盏灯火,吸引着无数人的目光。

    每有发布,收血牙者必死!

    他们夜牙团的赫赫威风是怎么来的?

    “破铜烂铁,你竟然能如此耐得住性子,直到现在都没有消息,不会是失手了吧?哈哈哈哈哈?!?br />
    狂笑声中,光幕上突然有一条紧急插播消息出现。

    消息标红?

    【中京市E区发生剧烈爆炸,死亡人数已经超过7000人,凶手曝光】。

    呦,这种大手笔,不会是你吧?

    带着感兴趣的神色,拜伦厄斯点开了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