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动作仿佛引爆炸弹的导火索,整个大厅内的气氛陡然拔高。

    除去沐凡身后两名举枪的士兵,还有四周超过三十名士兵同时举枪对准沐凡。

    一片咔咔打开保险的声音在大厅内响起。

    “给我控制住他!”

    那名中校被沐凡一脚踹飞,又出来一名肥胖的政府官员,宽大的身躯以至于西装根本扣不上。

    此刻他正用粗大的指节对着沐凡,声音尖锐。

    “竟然敢出手!”

    “反了!”

    旁边还有两名军官厉声喝道。

    沐凡一脚踹出,彻底将大厅内的动静推向不可控状态,那些静待事态发展的人终于坐不住了。

    那两名士兵反应速度不可谓不快,他们本来就是命令大于一切的军人。

    中校的枪声仿佛一个信号弹。

    两人由于和沐凡一样正对着一众高层官员,所以并没有开枪,而是双臂抱着步枪扬起,狠狠砸下。

    钛钢枪托瞄准的方向赫然是沐凡头部和颈部。

    他们出手没有半点留手,如果砸实,面前这人不死也是残废。

    利克少将看着沐凡犹如鹰视,手掌背后的血管凸起,但是却依然没有动静。

    十秒,他给这些人的机会只有十秒。

    十秒钟内,他需要看到结果。

    可是刚刚的黄中校实在是太给军方丢脸了。

    这帮废物!

    他的眼神落到那两名士兵身上。

    ……

    听到背后骤然响起的气流声,沐凡不闪不避,眼中厉芒闪过。

    在一身染血的学院制服下面,他的身体从背部开始,肌肉迅速凝实成压平。

    六式·钢铁身躯!

    咣、咣!

    两声重击狠狠击打在沐凡的脖颈和肩部。

    然而所有人想象中那应声而倒的事情没有发生。

    两名士兵只感觉自己的枪托砸到了一整块钢铁上面,那强烈的反震几乎让他们脱手。

    眼神不经意对视间,露出骇然。

    然后就在他们想要再次扬起枪托的瞬间,两只手掌一左一右突然握住。

    沐凡双臂用力向前一拽,然后松手双臂展开重重向后一抖。。

    身后两名士兵死死抓住步枪的士兵被带向前方,然后身体不受控制的撞到那骤然打来的手臂上。

    呃……啊。

    砰!

    两道人影倒飞出去,重重撞到墙壁上软软滑落,钻心的疼痛从胃部传出,重重落地后竟是疼的身体弓成了虾米。

    咯吱、咯吱,骨骼和肌肉的扭转声从体内不断传来。

    沐凡眼神冷冽,如同被激怒的恶狼,令人震颤的气息从不断从身上腾起。

    眼神漠然的看着那边脸色煞白的戎薇。

    “你真是不长记性,看来上次给你的教训还不够,戎薇小姐?!?br />
    没有称呼对方的军职,沐凡的眼神落在了那张看似冷艳的脸上。

    终于,戎薇似乎回想起了什么极其不堪回首的往事,她怎么也没想到……

    这个野蛮人,不但敢在特务部公然出手,也敢在四方势力齐聚的会议大厅内出手。

    没有半点犹豫,不受半点委屈。

    上层社会那种哪怕背后捅刀,见面也要保持风度微笑的风格,在沐凡身上被丢的一干二净。

    没有半点文明秩序的作风……

    睚眦必报!

    而现在,那森冷漠然的眼神投射到自己身上,仿佛被黑暗中的一只恶狼盯上,背部冒出涔涔的冷汗。

    那根刚棱指着自己额头的场景,自己惊吓中失禁的场景,捂脸痛哭的场景,一一在脑海中闪过。

    眼神中带着恐惧,身体不自然的颤抖中,戎薇竟失神的重重坐在椅子上,双手紧紧抱住自己身体。

    她怕了,她怕这个疯子不顾一切的再像上次那样。

    她出丑已经够大了,如果在这一众高层官员的面前再次失禁,那么自己这辈子恐怕都没脸见人了。

    仅仅平淡的一句话,戎薇惊慌失措。

    而这一幕落在旁边人的眼中,却更令人惊怒。

    他疯了吗?

    大厅内的一众高级要员们眼中冒出怒火。

    这到底是什么人,赶在枪口底下动手?

    而且戎薇竟然无比害怕这个小子,两人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利克少将!”巴赫突然喝到,看着那边的少将,目光中带着严厉的警告。

    “都给我停下!”

    利克手臂扬起,一声惊雷终于震住场内的所有异动。

    这次的会议是由他来主持的,十秒已到,所有的事情必须烟消云散。

    那些不甘心还想继续把事情搞大的人,自己是绝对不会给他们半点机会的。

    这帮废物,这个疯狂的学员!

    沐凡撑开的手臂缓缓收回,大厅内的人都轻轻送了一口气。那如狼的眼神,刚刚那瞬间强大的压迫感,实在是太令人压抑了。

    只有那些从尸山血海中归来的百战老兵,恐怕才能有刚刚那种杀气。

    “利克少将,这是我们定川学院的家事,在没有触犯任何一条明文法令之前,不论军、警、政任何人,都无权采取强制措施?!卑秃战坦倜嫔趵涞目聪虼筇诘幕坝锶?。

    事情可以到此为止了,他代表定川学院出来绝对不是想看着自己的学生受辱。

    “真是抱歉让巴赫导师看笑话了,这仅仅是个人举动。卫兵,去把黄中?;褂辛矫勘氯?,进行基础治疗后进入军队审查程序?!?br />
    挥了挥手,看到巴赫和沐凡两人的脸色并没有半点转变,他眉头跳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巴赫导师误会了,我们过来仅仅是了解一些当时所不知道的信息,现在感谢来自定川学院的沐凡同学对军方工作的大力支持?!?br />
    “现在关于爆炸事件的讨论会已经完美结束,感谢贵学院的配合,替我向唐·安德列瑟院长问好,感谢他老人家对军方一如既往的支持。稍后这里会举办晚宴,我希望巴赫导师和贵院的优秀学员能够共进晚餐?!?br />
    看着对面少将的做派,巴赫心中冷笑。

    一切最终还是以实力说话啊。

    试探不成立刻继续原来的决定,无疑还是顾忌定川学院的强大实力。

    那些传言说的果然没错,行政星这些多年没有经历过战争的军方官员们,已经丢失了那属于军人应有的铁血果敢。

    “多谢少将,不过我们需要回去向学院汇报工作了。而且,今晚的事情重大,我们也没有心情用餐?!?br />
    巴赫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那……不送?!崩松俳吹秸庖荒?,笑着说道。

    在沐凡平静的眼神中,巴赫这名留着平头的中年男人走到他身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走了?!?br />
    染血的学院制服下面,沐凡周身肌肉震颤,重归常态。

    看着这名中年导师傲然的目光,默然点头。

    于是在整座大厅内鸦雀无声的注视中,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大厅。

    更令人心悸的是,没有任何一人胆敢阻拦。

    独身一人击杀黑暗巨枭……

    面对满堂要员悍然出手……

    不受辱,不退步,眼里不容半颗沙……

    沐凡有如一头撕裂文明面具的野蛮凶兽,给在场的所有要员,生动上了血淋淋一课。

    ****

    PS:集思广益,各位书友,关于沐凡建立的小队名字和队伍母舰名字,大家有好想法不妨在书评区留言??吹椒涎墼档拿?,那么改变本文历史动向的可能就是你~~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