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托姆周身的白色蒸汽突然一滞。

    他阴狠而疯狂的表情定格在面部,一拳猛然打出。

    身旁的那部诡异发出声音的家庭通讯器被一拳打成粉末。

    “你爸爸我一直在这,来啊渣渣?!?br />
    然而那干巴巴的电子音再度从这间客厅内的另一侧发出,赫然是一台连接网络的悬浮音箱。

    一脚带着气流抽出,那台悬浮音箱直接被踢成碎片。

    “该死的老鼠,给我滚出来!”

    特斯托姆的声音中带着无尽杀意,对方那侮辱的话语,让他心中杀意暴涨到极点。

    然而到现在他都没有找到那声音的本体!

    “不用白费力气了,你是不可能杀死它的……哦,还有我?!?br />
    在特斯托姆前方,淡淡的话语传来。

    沐凡右手握住那拼接而成的三棱标枪,左手从身侧的口袋中缓缓抽出,在特斯托姆疑惑的眼神中覆到面部。

    当手掌拿下时,一副冰冷、死寂、莹白如玉的面具出现在沐凡脸上。

    而当视线对望过来的时候,是一双漠然、没有半点感**彩的黑色瞳孔。

    嗡……

    轻轻震颤,一道诡异的气流声响起,沐凡右手掌心中一抹淡淡的绿色一闪而过。

    随后那杆三棱标枪如同磁能吸附般倒悬在掌心之下,刹那间旋转至一片幻影。

    “它?你身上的秘密果然不少……嗯?”

    特斯托姆的左眼用力一眨,随即眼神中泛起一丝惊讶,再随后就彻底变为不可思议。

    “你是怎么做到的,你到底是谁!”

    在他的左眼红外线成像当中,那红色的轮廓竟然一点点黯淡下去,直至消失?

    没错,在他的左眼视野中,沐凡彻底消失。

    而在他的右眼视野当中,面部莹白如玉的沐凡只是静静站在那里,手中急速旋转的三棱标枪在此刻已经诡异的没有一点声音。

    完全不符合常理的转变,特斯托姆猩红的人造眼球注视着沐凡的右手,手掌已经震颤至一片残影。

    现在的对手无论从气质还是到体温,一瞬间转变成极度冰冷,甚至比他自己更像一台杀人机器,而且更像那种黑暗中隐匿的毒蛇。

    或许……他,才是真正的刺客?

    一个从来没有过的念头突然浮现在脑海。

    沐凡轻轻一步后退,身形几乎融进这一片阴影之中。

    从这一瞬间开始,特斯托姆的右眼也开始丢失沐凡的身影。

    “给我去死!”

    那停滞的白色气流轰然间再度爆发,整个人暴烈出击!

    “恐惧只是幻想……”

    轻轻的呢喃声从四周飘来,特斯托姆一拳将墙壁击出恐怖的巨洞,然而拳锋却没有半点击中实体的感觉。

    “黑暗在沸腾……”

    “我从阴影中降临……”

    “我是……圣堂?!?br />
    冰冷而平淡的叹息声彻底隐入黑暗。

    与此同时,咔的一声。

    以两人所处位置为圆心,一公里以内的全部电源全部切断,这一片空间彻底陷入诡夜。

    在网络的虚拟空间中,黑化作的金属球面前同样是一片黑暗,切断一切电源的同时,它也切掉了所有图像获取的手段。

    此刻这枚金属球正在喃喃自语:

    “老东西,沐凡将你那套手段用的真是越来越熟练了,不过在没有幽能之心的情况下本大人只能帮他做到这一步了?;八敌》卜舱饷辞崴勺匀绲脑擞糜哪?,他的种族到底是什么我真的很好奇啊……”

    四周传来无数细密的移动声,这一刻屋内屋外,阴影绰绰。

    耳边突然有轻微的空气流动传来,眼中红光大作,特斯托姆一拳打出。

    嗞啦~~

    一道剧烈的火花从他的手腕上闪起,在这火花微弱的光芒下,特斯托姆右眼看到了那一片旋转成幻影刀轮的三棱标枪。

    随即那片刀轮重新消失于空气中。

    “你的身躯似乎并不是坚不可摧?!鼻崆岬牡陀锎由聿啻?,这一次声音距离他如此之近。

    “该死的老鼠!”

    嗞啦,又一溜火星从他的手臂划过。

    这一拳将墙壁打了个通透,却依然没有打中对方。

    从对方戴上那个面具开始,作战风格就从暴烈的正面对轰变成了轻灵诡异的刺杀。

    而且特斯托姆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手臂,在手臂上有两道深深的翻卷伤痕,宛如被大型切割机划过一般。

    自己坚硬的机械手臂竟然被弄伤了。

    “老鼠,你给我出来?!?br />
    看着不远处那疯狂四处轰击的特斯托姆,沐凡眼中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在幽白面具叠加五层黑暗吐息的状态下,已经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沐凡心情出现一丝波澜,他只是默默注视那陷入疯狂的身影。

    现在对莫翰达的传承,沐凡的理解又加深一层。

    隐匿于黑暗,只有在显形时才发出雷霆一击。

    一击必杀,随后远遁。

    这似乎才是更加高级的作战风格!

    谁都不知道……

    在莫翰达陷入灵魂的沉睡中,踽踽独行的沐凡正在无意中触摸属于圣堂的真谛。

    在看似乱无头绪的疯狂轰击中这间四面墙壁彻底破碎的别墅,终于崩塌。

    烟尘缭绕间,特斯托姆身影静静站在这废墟之中。

    不远处那依然熊熊燃烧的烈焰,终于让他的视野出现了不一样的色彩。

    现在他无比厌恶那该死的黑暗!

    跃动的火焰也终于让他右眼正常的光学视野看到了不远处那静静站立的黑色身影,现在对方似乎并没有移动的迹象。

    终于看到你了。

    “现在,你还怎么躲,故弄玄虚的小子!”

    脸色已经疯狂的有些扭曲,以往虐杀的敌人中,没有任何一人比眼前这名青年更令他痛恨。

    “我一直都没有躲,只是你生命该进入倒计时了,一分钟后卫星将要扫过这里,所以,你可以死了?!?br />
    沐凡淡淡说道。

    这种神态并不是他的刻意而为,因为在开启黑暗吐息后、进入绝对冷静状态下的他,说话已经失去了所有感**彩。

    特斯托姆没有说话,猩红的双目看着沐凡,双脚重重一跺,化作残影冲了过去。

    这一次沐凡没有躲闪,没有举手招架,只是在对方脚步重踏的一瞬间,心脏骤然压缩至四分之一。

    咚咚、咚咚!

    当再次扩张时,心跳速度瞬间超过400次每分钟。

    强劲的心脏,将血流以史无前例的速度推动到沐凡每一块肌肉上,巨量的氧气开始被肌肉所消耗,随即便是产生超越人体极限的力量。

    对手那同样超越人体极限的速度有如一枚炮弹轰来。

    沐凡一脚踏地,身形前倾的瞬间留下一道残影。

    救赎七段之第一段——狂热切割!

    手中那旋转到极致的幻影刀轮在身体的带动下横着从身前斜着掠过。

    狂暴的机械重拳擦着沐凡的后脑勺轰出……

    耀眼的火星划出长长痕迹,一道刺耳的金属切割声从这遍地废墟上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