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凡手臂轻轻的震颤,在撞坏了两个柜子之后,终于把那涌入体内的巨力卸掉。

    “真是好强的力量……”

    舔了舔嘴唇,抖落身上的灰尘,沐凡从废墟中站起来。

    他竟然被人一拳打飞了超过十米,撞破两堵墙。

    “小心,这是夜牙团的六级变种人,身体半机械化的改造人——特斯托姆,根据网络获取的信息显示,特斯托姆的肌肉有纳米金属增幅,具有极强的爆发力,一定要避免和他正面交锋?!?br />
    黑将从网络上获取的情报告诉沐凡。

    “是么,我倒想试试?!?br />
    眼中燃起熊熊的烈焰,沐凡的火气已经被彻底激发起来,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

    他的瞳孔再度一缩。

    轰!

    恐怖的撞击声从对面民居传来。

    一道人影夹杂着无数碎石从对面民居内再次飞出,穿过刚刚他砸出的人型墙洞。

    力量狂暴到极致,直线弹射的速度也快到极致。

    六式·钢铁十字臂!

    刚刚来的及将肌肉固化的双臂格挡在身前,沐凡就看到那气势惊人的黑影冲到自己面前。

    红色的目光再次相对。

    不过这一次特斯托姆周身弥漫着白色的气流,速度比之前甚至更快。

    重拳狠狠击打在沐凡的十字臂交叉点。

    恐怖的动能尽数涌入沐凡体内,然后沿着身体蔓延到脚下。

    两道深深的印痕直接从脚底划出,金铁之声响起时,沐凡不受控制的被一拳再度打飞。

    他只感觉自己架在身前的手臂狠狠压在自己胸口,整个人如同被机甲打中一拳,毫无抵抗的击飞。

    背部重重撞在民居的墙壁上,然后没有任何停顿,墙壁也承载不了那恐怖的力量,仅仅凹陷了不到一公分就轰然破碎。

    沐凡再度被狠狠击飞!

    这次的他的胸腔、腹腔内都承受了一次宛如车祸般的撞击。

    嗤……

    周身白色雾气腾起,特斯托姆左眼锁定着那道飞离的红色身影,脸上露出冷笑,身体俯下双脚重重踏地再度暴射而出。

    第三间民居内,刚刚落地的沐凡身体都在震颤,然而还没有调整过来时那恐怖的身影再度出现。

    又是一拳,身体处于钢铁化的沐凡被狠狠打出墙体,翻滚着落到旁边一处宽敞的院落内。

    这次沐凡的嘴角终于渗出一丝鲜血,不过两眼之中的战意却越来越强,也越来越凶狠。

    “真是高估你了,还以为你有多厉害,是不是以为杀了夜牙团两个人自己就是无敌了?”

    一道身影骤然出现在沐凡身前,双手撑地,头下腿上,两脚重重踹出。

    朝天蹬!

    沐凡格挡住了这次攻击,但是身体依然无法抗衡那超越人体极限的力量,身体斜着飞向半空,然后嵌进尖顶屋的阁楼墙壁上。

    一个深深的“大”字出现在楼顶外墙,沐凡这次如同被打进泥土之中的人偶,看上去没有丝毫抵抗之力。

    白雾缭绕间,特斯托姆迈动着脚步走到第四间别墅的墙角下,仰头看着上方的沐凡。

    “当初杀掉撒雅鲁和胖子他们,是不是很爽?那现在是不是也很爽?”

    毫不掩饰的嘲笑从口中发出,两个视界中的沐凡被同时锁定。

    在他看来,这个小子依靠的无非就是那种超越常人的力量和速度。

    “还来多少……杀多少……今天我就要将你的脑袋连同你身上的骨头一点点踩碎,碾成肉酱。怎么,现在是不是后悔了?”

    双腿一压,白色气浪腾起,特斯托姆直接跃到半空,跃到沐凡的身前,然后狞笑声中,右臂高高举起后拉绷紧到极点。

    就在这时,沐凡低垂的头猛然抬起。

    特斯托姆看到了一双如同孤狼般凶狠的眼睛。

    一圈诡异的波动从肩膀浮动,然后蔓延至右手手掌,四根手指刹那间膨胀。

    随后在特斯托姆诧异的眼神中,骤然刺出!

    崩指·机关枪。

    咚……

    特斯托姆的身体一滞,随即一抹诡异地笑容浮起。

    沐凡的掌刀仅仅刺入对方的夹克不足一公分,便再无法前进。

    “终于明白胖子是怎么死的了……呵呵?!?br />
    特斯托姆笑了一声,那后拉到极点的右拳暴然打出。

    沐凡左手掌心托住,力量尽数导入体内。

    轰!

    斜面的房顶直接出现一个深深的洞口,沐凡被一拳从半空轰入别墅内部。

    沉重的身躯落到地面,特斯托姆看着面前的别墅森然冷笑:“以**想破开纳米金属灌注的肌肉和骨骼,我只能说你太天真了?!?br />
    透过破碎的窗户中,左眼可以看到里面那阴影中半跪于地的身红色轮廓影。

    似乎已经被自己击打的脱力。

    对于这种情况,特斯托姆反而是带着一点点惊讶。

    对方的身体强悍的真的出乎意料。

    “可惜,你不是变种人?!?br />
    摇摇头叹口气,皮手套已经破裂露出森森的金属指节,特斯托姆扭动了下脖子,一脚踹开别墅的房门。

    “果然一次比一次强啊,足以穿透墙壁的视线,连崩指都穿不透的机械化身体……”

    突然一阵低沉的感慨让特斯托姆停下脚步,脸上露出好笑的表情。

    因为对面的身影已经踉踉跄跄站起,手臂伸向背后的背包,似乎在摸索什么。

    “还在想翻盘的机会么?可以,你开一台机甲过来,我保证会逃跑,不过现在有吗?……哈哈哈哈,那些军队已经彻底被吸引到西面的爆炸区了,谁会顾忌你的死活!”

    越说越兴奋,特斯托姆心中终于再度浮起暴虐的快感,那是即将终结一名持有血牙令的高手产生的变态快感。

    剥夺对方自以为是的信心,然后将对方的自尊狠狠踩在脚下,最后虐杀。

    不过说着说着,他疑惑的嗯了一声。

    因为对面那个小子的呼吸非但没有急促,反而越来越平静下来。

    走到五米以内,他也看清沐凡双手从背部抽出的物体。

    两根三棱军刺……

    “哈哈哈哈哈哈!笑掉大牙,这种武器?”

    在特斯托姆夸张的捧腹大笑声中,沐凡森寒的眼神透过额头垂下的碎发望向对面,一声不吭的将两柄三棱军刺尾部轻轻对接。

    然后缓缓拧动……

    咔的一声,一根长约80公分的三棱标枪出现在手中。

    两端尖尖的放血槽没有反射出一丝光泽,深黑色的金属在这暗寂的屋内显得更加诡异。

    “很好笑……是么?”

    沐凡低垂的身影传来静静的反问。

    “难道不好笑么?”

    耸耸肩,特斯托姆摊开双手,左眼的红外成像早已将面前的人影锁定。

    “你说的机甲……会有的,不过你肯定是见不到了?!?br />
    “黑,屏蔽附近街道所有监控……”

    这一句莫名奇妙的话让特斯托姆皱起眉头,“你在和谁说话?”

    “你爸爸?!?br />
    特斯托姆身边突然传来一声干巴巴的电子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