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E7区域作为综合性质的商业街人口最为密集,死伤也最为惨重,监控中那惨烈的画面让城市的工作人员们痛苦闭上了眼睛。

    蓝都星和平多少年了,哪怕上次的机甲演武赛混战也是发生在星球另一端的星耀之地,而现在竟然直接发生在人口密集的城区!

    究竟是谁!

    政府、军部,当接到消息的高层负责人,阴沉着一张脸,救援命令立刻下达。

    与此同时,一分钟内,仅仅蓝都星郊区就有超过600艘战舰升空。

    这座星球的控制者们,真的生气了……

    当恐怖的冲击波发生的瞬间,特斯托姆身体缓缓蹲下,双手撑住地面。

    两圈极细密的白色气流从膝关节和脚踝处喷射而出。

    咚!

    沉闷的响声中,地面出现直径超过三米的蛛网状裂痕,特斯托姆整个人身影瞬间从原地弹射而出。

    一层接着一层的火浪从背后涌来,但是却怎么也跟不上那道快速的身影。

    保持前倾姿态狂奔的特斯托姆,一抹疯狂的笑意浮现在嘴角。

    “血牙发布,哪次不是血流成河,这么大的混乱应该够你们忙碌一阵子了吧……哈哈哈,我特斯托姆在的地方怎么能寂静如夜呢?!?br />
    肆意的笑声中,整个人身躯下蹲,在地面皴裂的瞬间整个人有如加载了喷射装置般再次恐怖的跃起到半空中。

    两只人造眼球的瞳孔中,无数数据流划过,直接锁定了一片烈火燃烧的区域。

    那里,赫然是先前“雨燕”空爆的地带。

    血牙……我来拿了。

    你准备好了么?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

    冲击波产生的剧烈震荡只持续了一秒多点,沐凡就从那种强烈的眩晕感中恢复过来。

    用力甩了甩头,沐凡还保持着跪在地上的姿态。

    看着自己双手按出的手印,看着四周那破碎一地的玻璃,沐凡胸口剧烈喘息。

    而在远处,那剧烈的爆炸正在此起彼伏。

    “沐凡、沐凡、沐凡!”

    黑在沐凡耳边不断呼喊,E7、E8、E9三个区域的剧烈爆炸也惊呆了这个智能生命。

    “在,查明信息来源没有?”

    双手用力一压,沐凡身体从原有位置弹起,半靠在窗侧的墙壁上,将身形隐匿于阴影之中。

    对于他来说,现在必须将这件事情搞明白,到底是针对自己,还是自己无意中碰到了。

    “天特么知道那只鸟竟然携带了微型能量炸弹,信息反破译中断。现在连同刚刚你所在的电子广场,连续三个区域全部发生剧烈爆炸,这些动静已经触发了中京市的防空警报,现在警备军常驻第二舰队已经升空。根据城市作战防御部和监控部的反应,这应当是恐怖袭击?!焙谠阢宸捕呖焖偎档?,然后又庆幸的安慰道:

    “刚刚还好你从电子广场走出来,否则留在里面,真的怕是要交代了,这三个区域超过400枚监控摄像头全部被摧毁,区域内的人类幸存几率推算不超过1%……”

    沐凡心头发寒,类似的事件自己曾经在洛伽星经历过,这一次的袭击面积虽然没有上次的覆盖面广,但是袭击强度却远远超越。

    自己背后那鼓囊囊的战术背包,这次真的很好帮助了他躲避火浪攻击。

    不过……

    感觉着肩上那轻飘飘的重量,左手向后随意一摸,整个背包被摧毁了大半,只剩下包内侧的金属背负板以及背带完好。

    沐凡的那些压缩饼干,全军覆没。

    只剩下背负板上被挂扣牢牢固定的几把战术武器。

    两柄钨钢三棱军刺,复合绳索……

    自己这一天,真是白逛了。

    该死!

    拳头捏的咯吱作响。

    这时,黑在继续说道:“沐凡,现在东区的消防队伍、军警混编队伍以及大批特战部队正在快速赶向爆炸最惨烈的E7区域。目前敌人处于未知状态,我无法确定是不是还有爆炸物,你必须尽快逃离这个区域?!?br />
    沐凡正待说好,突然身体绷紧一动不动贴在墙壁上。

    轰!

    窗外传来一声剧烈的震颤,仿佛什么重物轰然落到地面。

    “??!”

    恐惧的尖叫声从街道上响起,恰好有一名黑色皮肤的肥胖女人看到这一幕,看到那从熊熊烈火中一闪而过的黑影。

    这名肥胖的女人早已经被剧烈的爆炸和那纷飞的残肢吓破胆子,此刻眼泪和鼻涕已经彻底混到一起挂在脸上,面色惊恐的向前方连滚带爬。

    特斯托姆皱了皱眉,看到远处那吓软了的肥胖女人,面孔上闪过不耐烦,右手从腰后侧抽出一柄大号的手炮。

    手腕抬起的同时扣下扳机。

    “砰!”

    一圈火光从枪口炸起,只见远处逃跑的那名肥胖女人脑袋连同半个身子,瞬间如同被重锤砸到的西瓜,炸出一片血雾。

    “哈哈哈哈?!?br />
    暴虐的快感从心底浮起,特斯托姆太享受这种时刻了。

    用古老的弹药武器,产生的那种硝烟味道和恐怖的实体破坏效果,都是现在那些电磁脉冲武器达不到的。

    作为半个身体都已经机械化的人类,他的心里已经很难腾起什么波澜了。

    唯有这种虐杀他人时,才能微微产生一些快感。

    他们本来不就是有利于正常人类社会之外么?

    肆无忌惮的笑声中,特斯托姆将枪口凑到嘴边缓缓吹了一口。

    然后脸色渐渐冰冷下来。

    下面,就是他进行猎杀的时刻。

    爆炸的区域距离这里已经间隔了三个街道。

    现在政府和军队的目光估计已经全部转移到那里了。

    五分钟,他只需要五分钟时间。

    找到血牙的持有者,然后将他击杀。

    然后为这璀璨的烟花迎来一个完美的结局。

    双手张开,闭上眼睛享受般的深深吸了一口气,特斯托姆再次睁开眼睛时,双眼中的红色光芒大盛。

    数据流在眼前快速流动。

    视野这一刻切换成红外线成像。

    附近房屋内大大小小数十道人影同时出现在眼中。

    呵呵……

    猫捉老鼠的游戏,我喜欢。

    举着手炮的手臂随着视线缓缓移动,从一个个身影上掠过。

    ****

    ps:(刚刚吓死老当了,半小时之前,正在码字,我媳妇突然拼命喊我,宝宝啃带塑料封皮的瓶子时竟然啃下来一块塑料皮。然后扒开嘴看找不到,结果过一会咳嗽的脸都变紫了,幸亏急救及时。将孩子倒过来拍打后背,抠喉咙,吐了之后终于不哭了。惊了一身冷汗!万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