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笑着一边哭着,一边用手掌揉着眼睛。

    女孩抽泣的问道:

    “你为什么要惹我哭!”

    最后在看到沐凡手足无措之后,王糯糯才破涕为笑,水汪汪的眼睛注视着沐凡说道:

    “大人,有时候真的觉得冥冥中有力量在帮助我,唐家的那个少主竟然在太空中死于战舰的炮轰,现在洛基重工的第二大股东也悄然崩溃。感觉就像一夜之间发生那样荒谬,现在我还觉得不真实……”

    “还有,我走之后还有人为难你吗?你过得怎么样?”

    看着王糯糯那在自己面前独有的娇憨表情,沐凡笑了笑,最终汇成两个字:

    “没事?!?br />
    嗯,一切都没事,他这里一切都好。

    对于远在数十光年之外的王糯糯,他只报喜,不报忧。

    “真的?”

    糯糯皱了皱小鼻子,仔细看着沐凡,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我说过谎吗?”

    沐凡反问道。

    精灵般的少女咬着嘴唇想了想,确实没有,于是哼哼了一句,嘱咐道:“千万不要拼命啦!我要去和皮里商会谈生意了,保重自己哦~~”

    对着光幕中的身影挥挥手,通话关闭。

    沐凡嘴角勾了勾,确实没事,他杀掉所罗门的门柱骑士,杀掉唐家超过六十人的武装团体,杀掉唐纳修,杀掉夜牙团的两名5级变种人……

    在未来死在他手上的人或许会更多,未来或许有麻烦,但是到现在为止,他依然活得好好的。

    糯糯离开定川的这一年,沐凡会让她放下所有担忧,能够专心的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这也正是他想做的。

    当沐凡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定川学院门口时,一些有心人迅速将这条信息汇报给自己的幕后主人。

    蓝月湾,林家山庄。

    书桌上的一枚天讯突然震动起来。

    正在书房中静静品着香茗的林武放下茶杯,拿起看了数秒,轻轻咦了一声。

    然后看着自己面前光脑上流动的各式数据,笑了笑: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没成想你的格斗水平足以称为可怕了,如此看来当初在仓库见面时唐纳修就该死了……啧啧,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都是纸老虎,我还是安心完成殿下的任务吧?!?br />
    摇了摇头,林武便不再关注这条讯息,专心看着自己面前几大商业银行的资金走向数据。

    “武少爷,安少爷那边最近想要离开蓝都星去散散心?!?br />
    “让他去吧,只要别参与到唐家的事情中就好,多给他拨一个月的零花钱?!?br />
    随意挥了挥手,书屋角落的一名老管家悄然离开。

    当书屋内重新回复安静时,林武看着光幕,头也不回的说道:“珞,唐家那边入侵的如何了?”

    天讯关闭,光脑并没有开启语音模式。

    空荡荡的房间内,林武的这个举动显得极其诡异,如果有外人看到一定会被吓得不轻。

    因为突然有冷冰冰的女声从林武的斜后侧传来:

    “入侵十二次,发现机密数据库并入侵完毕,未发现有关洛基重工阿卡伯特合金的任何资料,发现了共计72人的唐家暗线名单?!?br />
    然而仔细看去,那出声的地方明明空无一人。

    “真是高估唐家的那条毒蛇了……那洛基重工的分部呢?”

    “分部没有任何冶金配方等相关资料,只有基础的经销商通讯录,并未发现硬件级别的单独存储器?!?br />
    冷冰冰的女声清晰的汇报,听得林武不住点头,眼睛注视着光幕温和开口:

    “那这件事情再议吧,给你放几天假可以休息一下?!?br />
    “我的使命是追随林大人,珞不需要休息?!迸廊槐?。

    “唉……”林武的视线终于从光幕上离开,似乎空远的看着窗外湛蓝天空,摇了摇头笑道:“同样是封渊死侍,我真的感觉你比上一个强太多了?!?br />
    “分工不同?!蹦潜涞呐晃?。

    “行了,那去走一趟高陵家族吧,毕竟他们也是蓝都军武的股东之一,为了殿下的大业,需要未雨绸缪了?!?br />
    “是?!?br />
    房门悄无声息的打开,然后又悄然关闭,从始至终在房门内都没看到第二个人。

    只有林武那专注看着窗外的身影,在房门闭合之后,喃喃自语道:

    “沐……凡,你的古怪真是有些另类呢,你到底是个莽夫还是智者呢?有意思、有意思?!?br />
    ……

    在唐家,关于沐凡的情报纷纷汇总到情报暗堂内。

    高陵家族,这件事也被列为优先级别传递到高陵泽的房内。

    右师家族,跟随右师君前往第三星区造访友人的右师婉,好奇看着哥哥那专注的样子。

    军部的暗线……

    几大佣兵团的暗线……

    就在这些情报探子以为自身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

    沐凡听着黑的汇报,正兴奋的光着装备商店。

    警局的750万星币突然打到他个人在账户上,这让沐凡第一次感觉逛街如此有动力。

    至于那些傻子一样近距离还用非加密网络传输信息的情报者,在黑大爷看来简直是一群智商为负数的存在。

    这些人简直就是黑暗中的灯塔,将他们的位置准确标注在黑大人的全息地图中。

    “目前为止,已经截获的信息流超过十五个,不过都是和联邦几大家族有关系的,还有一些大型佣兵团?!?br />
    “有没有可能存在的敌对势力?”沐凡看到一把60锰钢刀摸了摸,露出眼馋的表情。

    “只有一个唐家,没有任何关于夜牙团的信息?!焙诶裂笱蟮幕氐?。

    “分散布控,监测下航班,这次如果看到我一定会提前出击?!?br />
    “中京市空间港在监测中,并未发现异常。怎么这次你这么主动?”

    “750万星币?!便宸蔡蛱蜃齑?。

    “算你狠……”

    黑感觉自己提供的那个赏金情报,似乎把沐凡拉进了一个无底深渊。

    一个穷的都快当裤子的人,突然发现自己必杀的对象如此值钱,能做到沐凡这样镇定的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就在沐凡安然自若和黑对话的时候,中京市隔壁的塔亚马市,货运专用航道,有一艘普普通通的商船刚刚??吭谛痘蹩占涓?。

    一具具集装箱在流水线上不断向外运输而去。

    这些集装箱被有序安置到发往中京市的悬浮货运列车上,五分钟后,这辆列车呼啸着驶向中京市。

    在第三号集装箱内,一具标记为木制家具的长纸箱突然动了动,一只包裹在黑色皮袖中的手臂猛然刺破纸箱。

    随后一片嗞啦声中,一名穿着黑色夹克,留着金色短发,面部覆盖奇异金属的男人从纸箱坐起,脖子随意扭了扭。

    电子眼中,两道红光亮起……

    ****

    PS:国足牛逼!先干完棒子,只要回头能再干完倭子,接下来可以随便输了,我保证一年不喷国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