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重的撞击声响起。

    吓呆的邴素眼睁睁看着那厚重的垃圾桶身上赫然出现一个夸张的凸起,仿佛一枚铅球在巨力之下撞击到桶身。

    里面的瓶罐废弃物直接炸出漫天碎片。

    但是在沐凡那巨力投掷之下,虽然受到侧面的撞击,这只垃圾桶最终还是将摩里斯打出的空气弹甩到一旁。

    沉重的金属重重撞在墙壁上,没入近半,犹如镶嵌的艺术品。

    胸腔剧烈的起伏,沐凡喘着粗气收回右手,透着死气的眼睛看着这个光头胖子。

    “我今天……生撕了你?!?br />
    “生撕我?求之不得呢,多少人想杀了我摩里斯,可是最后却被我打成一摊肉泥。你这语气说的我很是害怕啊?!?br />
    摩里斯挠了挠下巴,笑眯眯的说道,然后转过头不无遗憾的对邴素两女说道:“你们命真好,有人急着死在你们前面?!?br />
    这时邴素才回过神来,难以置信的看着那边变形的垃圾桶,这才知道自己在死亡线上走了一遭。

    “沐、沐凡,谢谢、谢谢?!?br />
    剑道社的蔷薇花女神,这次彻底失态了。

    陆晴雪伸出素手,扣住自己这名同伴的手腕,然后轻轻向回一带,然后准备一步跨出。

    却没想到那边沐凡直接伸出左手,掌心对着自己,做了一个推开的动作。

    “沐凡?”陆晴雪目光中透着询问,你想做什么。

    “你们退后……”沐凡缓缓摇头,抬起血红色的双目,看向对面的光头胖子,露出嗜血而森然的目光。

    “我说过,我要生撕了……他?!?br />
    右脚猛然粗大一圈,然后诡异的缩回,脚掌重重踏地的一瞬间,巨大的震颤沿着石板蔓延开来,沐凡直接划成一道残影,轰然上前。

    右臂自肩膀处开始肌肉暴起后平滑,凝结成钢铁浇筑的铁臂。

    残影乍现、收回合一。

    如同当时威廉击中摩里斯的时刻,沐凡手臂深深陷在其中,不过这一次却是钢铁直接打到了混凝土上。

    一圈石板爆碎的粉末直接在两人脚下炸开,形成剧烈的冲击波。

    胖成一个球的摩里斯被轰然击飞,狠狠撞回到烤肉店。

    一个深深的巨型空洞出现在木制的墙壁上。

    手臂缓缓收回,沐凡前倾的身子抬起。

    “咳咳?!?br />
    沐凡身后传来一阵咳嗽,原来是体型巨大的威廉用手强行将自己撑开,摇晃着头站在原地。

    “你没事吧?!便宸才す?,扫视着威廉全身,并没有发现有骨骼断裂的迹象。

    威廉摇了摇头示意没事,然后瓮声说道:“你小心,他身体不对劲?!?br />
    话音刚落,整个地面一颤。

    人们恍惚感觉到一艘喷气式的战斗机原地启动时的震撼,那种强大气流推动着沉重物体飞行的声音,那是……

    轰!

    一道直径接近两米的巨大球形黑影从刚刚的空洞中猛然射出。

    “还敢来???”

    沐凡眼中带着森然和暴虐,反手一拳打出。

    砰!

    重重的碰撞声响起,沐凡保持着出拳姿态,身体被巨大的冲力撞向墙壁,而那球形黑影则斜着弹到半空,然后翻转着落地。

    “啧啧啧啧,有两下子,难怪撒雅鲁那个废物能死在你手上,就冲这种爆发力,他不死才奇怪了,我来猜猜,力量一定是你引以为傲的资本吧?!?br />
    “可是,你这力量似乎对我没有什么用处呢?!?br />
    拍了拍手掌,摩里斯笑道。

    沐凡目光森冷的看着这个光头胖子。

    对方的身体橡胶一样,能将身体随意的压缩延伸,最关键的是对方那操控空气的能力,和构筑防御力场的撒雅鲁完全不同。

    这个胖子进攻的暴烈强度宛如一具无休止的重型火炮,甚至能够将自己作为炮弹用空气推动出来。

    这名变种人对自身能力的掌握远超过了撒雅鲁!

    “怎么,是在思索怎么打败我吗?不用浪费时间了,我是不会死的!等你死了就会有大把的时间去思考,和你那群吃烤肉的伙伴下去聚会吧?!?br />
    带着残忍的笑容,摩里斯深吸一口气,两只手掌伸展到最大,然后猛然向胸口处压缩而来。

    “雪姐姐,沐凡他……”邴素担忧的目光看向那边眸子通红的沐凡,然后又看向旁边一脸肃穆的陆晴雪。

    “相信他?!甭角缪┣嵘档?,在身后人群已经撤离出几十米后,依然目光坚定的站在远处。

    “……那群伙伴……”

    沐凡拳头捏的咯吱作响,直到现在白毛和哈里两人都没有从里面出来。

    在刚刚那一瞬间,这两人到底承受了怎样的攻击?

    他们到底还有没有活着???

    沐凡心底那股暴虐越来越强烈,森然的抬起眼皮看着摩里斯,右手缓缓抬起,最后留下一根食指指着对手眉心。

    “不会死?……呵呵、呵呵呵……”

    摩里斯眼神也冷了下来,“怎么,有什么疑问吗?”

    沐凡缓缓的摇了摇头,那根食指纹丝不动,中指、无名指、小指也跟着伸平与之并到一起,整个手掌如同刀锋一般对着摩里斯。

    “我说过手撕了你,那么今天我一定要撕了你!”

    暴怒的血液涌进四肢百骸。

    去、他、妈、的隐藏实力,今天他沐凡,就要在这里,撕了眼前这只变种人!

    我来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疯狂!

    沐凡的眼神瞬间失去属于人类的情感,一股镇静到可怕的气息瞬间覆盖双眼。

    疯狂、冷静、嗜血、淡然这些怪异的气息同时糅杂到同一个人身上。

    冰凉的幽能气息在沸腾的血液中奔涌不息,一股冰冷、厚重到可怕的气息完全集中在沐凡平伸的右手。

    在对面摩里斯哈哈大笑的目光中,沐凡右臂出现剧烈的波浪式肌肉波动,完全不同于钢铁状态,这次是从肩膀蔓延到手腕。

    当这股波浪蔓延到手掌上时仍没有停息的奔涌向前,并拢如刀的四指,瞬间出现一个夸张的膨胀!

    于此同时另一处恐怖的肌肉波浪从腿部蔓延到脚踝,最后到脚掌。

    随着沐凡重重一踏步,整个人仿佛撞破音障的战机轰然奔出。

    六式——崩指!

    六式——冲步!

    叠加衍生技——强袭·手术刀!

    前一秒沐凡还是那个俯身蓄力的状态。

    后一秒他那身穿制服,森寒如辉的身影出现在摩里斯身前。

    “空气盾·四重山!你是不可能……呃?!?br />
    那四根并拢如刀的手指真的仿佛一柄经过千百次锻打的利刃切破那极致的压缩空气。

    被从中分割开来的空气盾瞬间炸开,沐凡脸颊两侧霎时被飘出四道血线!

    然而他的眼神依然森寒如冰,没有眨动半分,那四指破开重重阻隔,在接触到胸骨的瞬间,如同热刀切入奶酪般毫无阻力。

    从最中央的胸骨柄插入,摩里斯的嘴巴都来不及改变口型……

    肥厚的皮肤下……竖着的胸骨柄化成粉末!

    整条手臂瞬间贯穿他的身躯,染血的指尖透体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