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杀了……夜牙团的副团长?”

    在一旁,一声颤抖的话语冒出。

    侏儒斯梅德利,恐惧的看着那背部一片狰狞的沐凡,竟然有人公然袭杀夜牙团的人,还是其中的副团长……撒雅鲁。

    难道他真的不惧怕这传说中的佣兵团么,难道他真的不惧怕夜牙团的报复么!

    “有疑问?”

    沐凡微微侧头,低声问道。

    当听到那低沉的声音时,所有人吓得不由自主后退一步。

    而斯梅德利更是差点被地上散落的沙发碎块绊倒。

    “他们是夜牙团??!”

    “他们可是……”

    “那又如何?”沐凡身体转过来,淡淡注视着那边激动的面红耳赤的青年。

    对方看到沐凡这杀机仍未消退的眼神,浑身一个哆嗦,生生将话咽下去。

    你不怕,可是我们怕啊。

    “那边那个,你们自己处理,二十分钟内没有救治就不用救了?!?br />
    沐凡看着那边的巨人力都,平淡的说了一句,扭动了一下脖子,然后转身走向陆晴雪。

    瞳孔中那深沉而疯狂的血色消退,双脚从满地狼藉上向回走去。

    这群来自各个势力的精英代表们,用敬畏的目光看着那不紧不慢的步伐。

    谁能想到这先前人畜无害的学院青年,在那身西服下竟然是一只地地道道的原始凶兽。

    在沐凡的正前方,则是那道清冷如雪的丽人身影。

    陆晴雪到现在都感觉自己见到的这一幕仿佛都不真实,这还是自己那名平时总是和和气气的学弟么?

    这次让我来……

    在火拳封死空间时,沐凡毫不犹豫的用后背承受住,当时对自己淡淡说了这样一句。

    然后就看到那属于男人力量的绝强画面。

    然后就是那突破想象的瞬步超重拳。

    陆晴雪有那么一瞬间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远处的申屠云霄和科林悄悄的向后挪动了一下,生怕沐凡发现。

    然而沐凡淡淡斜视了一眼,恰好和他对视正着,这让申屠云霄的心脏差点从胸腔跳出来。

    这是个魔王!

    彻彻底底的扮猪吃老虎的魔王!

    沐凡脸上露出一个平静的讽刺,便没再多看一眼。

    果然自己出席这些宴会,就没有不出事情的,身后还被高温狠狠的理疗了一次。

    背部肌肉群抻动了一下,强大的恢复能力之下,已经开始有些许麻痒浮现,那是伤口在愈合的迹象。

    而对于从小就在和凶兽搏杀中长大的沐凡来说,受伤如家常便饭。

    “谢谢,连累你了?!笨醋拍钦庖凰布涑墒?、杀伐果决的沐凡,陆晴雪内心仿佛有一根弦被触动了,低声说道。

    “没事,杀他,我比较合适?!便宸菜婵谒盗艘痪?,捡起地面上那沉重的柔性训练服套在身上,随后又拿起沙发上千疮百孔的西服。

    一手托着,另一只手捏的咯吱作响。

    “这是怎么了?难道怒火还没有发完?”周围人现在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殊不知,此刻沐凡的内心是这样的……

    自己好像已经没钱买外套了,等看到糯糯该怎么交差?

    然而旁边的陆晴雪却冰雪聪慧,她自然看出了沐凡眼中的不舍,于是轻声开口:“回去我送你一套新的衣服吧,不要拒绝?!?br />
    嗯?

    沐凡抬头看着有着绝美容颜的陆晴雪,诧异了片刻,然后重重点点头。

    对于需要的东西,他从来不会去谦虚。

    现在,他尤其需要新衣服,自己那将来的资金来源黑火公司现在才刚刚提上日程,哪里有钱买啊。

    陆晴雪目光柔和的看着沐凡,这件事因她而起,直到现在都不知道对方为何而来。

    不过陆晴雪也不准备问,今天沐凡帮她的已经太多了。

    “斯梅德利理事长,今天的情况……很抱歉?!?br />
    清冷的女子向着那边的侏儒微微躬身。

    “这件事我需要先和家族汇报,既然这样晴雪就先走了?!?br />
    开口之后,陆晴雪目光轻轻扫过旁边那一脸心疼的沐凡,明明自己很担心他的身体状况,但是心中突然有些莫名的好笑。

    矮小的侏儒看着陆晴雪,然后看看后面那沉默不语的沐凡,咕嘟咽了一口唾沫,哪还敢多说半个不字。

    “好,你们慢走?!?br />
    “沐凡,那我们走吧?!?br />
    “嗯?!?br />
    于是一男一女,一后一前走出了这座空间站的内部区域。

    当再次经过那两名兰塔星人立足之地时,没有离开的那两人鞠躬时,两双触角眼睛都快点到地面上了。

    身后喧嚣渐渐远去,太空中的寂静再度袭来,两人沿着走廊前进时,轻轻的交谈声也变得很清晰。

    “夜牙团这个组织里面的人,思维都不大正常,以后你务必小心?!?br />
    “嗯,放心吧?!碧崞鹨寡劳?,沐凡只是很平淡的反应,然后看向陆晴雪,“你能和我说下为什么陆家要关注泽格的信息么?”

    “这涉及到一些家族的秘密,但是也没什么,主要是家里的族会决定?!?br />
    ……

    当两人出来时,恰好看到一艘小型空舰刚刚脱离空间港,正在加速脱离。

    “那是夜牙团的空舰?!甭角缪┳⒁獾侥撬铱战⑸系墓钜焱孔?。

    “嗯,那两个人的同伙还不算太傻,这样夜牙团应该能很快知道是我做的了,不来找我恐怕说不过去了吧?!?br />
    沐凡仰头看着星空,平静说道。

    从在屋内动手的一瞬间,他就知道夜牙团在外面有一艘武装能力并不强的小型舰。

    而陆晴雪也瞬间明白沐凡这话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这么帮我?”

    “???”

    沐凡诧异的回头,看到那双清莹秀澈的眸子,然后理所当然的回道:

    “我皮糙肉厚的没事,你是女生,破相这种事还是不好的?!?br />
    说完还笑了笑,可能笑的时候牵动了背部被烧伤的皮肤,疼的又龇牙咧嘴了一下。

    陆晴雪出现了那一瞬间的呆滞,她怎么也没想到沐凡的回答是如此简单直接,冰凉的手掌下意识的抚摸着脸颊,然后看向沐凡。

    “沐凡?!?br />
    “嗯?”

    “我……好看吗?”陆晴雪很认真的问道。

    “咳咳咳咳……好看、好看?!?br />
    沐凡剧烈的咳嗽起来,结果牵动的背部皮肤更加疼痛,于是面部表情一时间异常丰富。

    “姐姐,等等?!?br />
    突然身后一名清脆的女孩声音响起,那声音中带着惶恐、急切,还有一丝隐藏极深的内疚。

    两人脚步同时止住,看向后方。

    陆晴雨???

    “晴雨?什么事情?!?br />
    陆晴雪站定,看着自己这名同父异母的妹妹。

    气喘吁吁的陆晴雨站定,看着自己这名眉目如画的姐姐,一时间神色复杂。

    陆晴雨看了看旁边的沐凡,然后又看向陆晴雪:

    “有些家族的事情想和你谈一谈,方便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