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夫列,现在甘莫星那边是不是最近不大太平?”

    刚刚坐下,申屠云霄就自然的和身边人开口。

    然后旁边的几人也就顺其自然的坐下,他们并没有搞清楚申屠云霄的目的,但是看这自信的样子便没有多问。

    一名红头发的魁梧男人,右耳打着耳钉,他就是申屠云霄口中的奥夫列。

    闻言惊讶道:“甘莫星这里距离你们申屠家族好像超过了一光年吧,这种消息你都能知道,难怪能代表申屠家?!?br />
    “没错,确实是不大太平,而且这种因素并非人力可以抗衡的,这消息封锁的很严密,云霄你怎么知道的?”

    奥夫列脸上带着的疑问,他本以为自己是只需要配合一下,但是却没想到申屠云霄一口将奥夫列所属家族的机密点出,这可出乎他的意料了,不过他心中还是抱有一丝侥幸。

    “要知道,你们对抗的可不单单是你们的敌人,这种异族的邪恶生物,为什么不多联合几个家族呢?”

    申屠云霄脸上带着自信的光芒,这让那几名跟随过来的青年脸色惊疑不定。

    事情怎么和他们想象的不一样,莫非真有这件事?

    申屠云霄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不过既然都已经来了,就继续配合下去吧。

    而沐凡则敏锐的注意到当提到什么“异族邪恶生物”这个词后,陆晴雪端着的水杯中出现一丝轻微的晃动。

    难道学姐也在注意这个情报?

    沐凡感觉有点意思了,于是继续安然喝着果汁听着这几人对话。

    奥夫列打了个哈哈,“我不知道云霄你在说什么呢?”

    “泽格族,这次你明白了吧?!?br />
    申屠云霄微笑着说道,奥夫列脸色骇然,这次绝对不是装的。

    因为泽格族的情报他只是伪装成了异势力情报的一种。

    却没想到被自己人当场揭穿了。

    “你怎么知道的!”

    “申屠家族自然有自己的信息渠道,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讨论一下这来自宇宙深空的生物了吧?!?br />
    在这个小圈子里,当提到“泽格”两个字的时候,有人眼中透着吃惊,有人则一脸茫然。

    而此刻沐凡依旧低头喝果汁,用以掩饰眼中的古怪。

    原来语言中的异族邪恶生物竟然是那些虫子……

    不过想想也确实挺符合的,那些虫子确实很邪乎。

    不过此刻沐凡对面的陆晴雪,身子却坐直了,眼神奇怪的向着那边看了一眼。

    这个动作也让沐凡注意到了,心中更是古怪,莫非她对这种生物也关心?

    可是当时自己随同猎虎小队去执行任务时,交谈的信息很明确啊,这种生物很少量的游移在边境区域,并没有引起联邦的注意。

    那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不得不说,申屠云霄这个话题的切入点,实在是太微妙了。

    因为陆晴雪此行需要交换的情报恰好就是——“关于域外星河异势力的情报”。

    “奥夫列,你们家族实在是太过于重视这种生物了,那零零散散的族群,不知道通过哪种生物寄生的方式来到星球表面繁衍。仅仅用成规模的机甲就足以进行扫荡,你们还把这种生物当成天大的秘密?!?br />
    奥夫列大张着嘴巴:“云霄,你、你怎么就和身临现场一样???确实是在家族殖民星发现这种生物的痕迹。要不是它们连续破坏了好几处大型太空温室,我们根本不知道还有这种生物的存在?!?br />
    “你们说的泽格是什么???”一名西装革履的青年满脸懵懂。

    奥夫列看向这名同伴,“科林,这是一种成规模的如同野狗一般的生物,群居,具有很强的攻击性,我们家族的护卫队死了足足三队,加起来超过一百六十人!”

    “它们具有很强的隐匿性,经常从树林、洞穴、沼泽中钻出,力量大的出奇,那些红褐色的节肢能够轻易刺穿人体的防护,我见过被这些泽格杀死的人,实在是太恶心了……”

    “护卫队的枪呢?”

    “别提了,队员们配备的都是电磁脉冲步枪,实体子弹对这些怪物根本没法造成有效的伤害,往往需要对着同一个部位射击超过十枪才有可能打透对方的甲壳。最有效的反而是打他们的节肢?!?br />
    奥夫列想起那个画面胃里就一阵翻涌,那黄色的、绿色的汁液混合着人类血液铺满了一地。

    摇了摇头,奥夫列有些懊恼的说道:“家族被这些泽格打了个措手不及,太空温室有十二处都被破坏了,单里面种植的粮食损失就超过七亿星币!”

    申屠云霄开口道:“那你们发现一种成蜘蛛模样,直径大概在2米左右的大型虫子么?”

    听到这里沐凡脸色更加古怪,这不就是卫兵么,如果这都是大型虫子了,那么虎虫、勇士、潜行者、电浆虫呢,更不论那些体积和山一般自己都发愁该怎么去对付的腐化者呢。

    不过自己毕竟是听众,而且那边的陆晴雪似乎听得越发专注的样子,所以沐凡还是不动声色的听下去。

    奥夫列摇了摇头,“这种直径半米左右的泽格都已经很让人头疼了,偏偏雷达还没法有效扫描到,这些可恶的虫子平时根本无法发现?!?br />
    听到这里申屠云霄笑了,“你应该庆幸没有碰到卫兵,这种生物的移动速度已经超越了越野车,而且其锋利的螯肢可以贯穿钢板,如果形成一定规模后机甲都难以招架?!?br />
    “卫兵?”

    “没错,这是学者们对这些外来物种的官方称呼,已经被大多数势力所接受,在这之上还有我们不曾见过的更高级虎虫?!?br />
    “你是说我这还是走运了?”

    ……

    侃侃而谈的申屠云霄,很快就成为了众人目光中的焦点。

    这名风度翩翩的贵公子,以其幽默诙谐的语言对一些沐凡看来很低级的泽格进行深度分析,那惟妙惟肖的描述,让人群不时引起一阵惊呼。

    而且开始有其他的人自发凑过来。

    因为这种侃侃而谈的态度和内容的深度,已经远超过了正常的界限,竟然有人在这里免费共享情报。

    很快以申屠云霄为中心,话题开始热烈的展开了。

    诸如泽格生存习性的分析,外来物种星球的推测,这种生物对人类的危害等等。

    而沐凡看到陆晴雪原本淡然的品水的姿态已经没了,此刻正静静聆听。

    当这群人聊到什么样的星球可能存在以及将来泽格的发展趋势时,申屠云霄的侃侃而谈戛然而止。

    正听得津津有味的众人不禁催促。

    却没想到这名容貌俊美的世家男人看向座位一侧。

    “我看陆小姐的样子,似乎对泽格这种外来生物也颇有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