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来,齐龙象并没受到任何阻拦,也们并未看到任何岗哨人员。

    “上校,特务部是不是过于相信电子设备了,各个关卡根本没有设立任何人员监控?!?br />
    “只是一种无声的妥协而已?!?br />
    齐龙象淡淡的回道,特务部怎么会不知道他的到来?

    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对方受到唐家的压力不比这边小,两难之下只能取折中方案了。

    对于本土势力和中央势力发生冲突时,和稀泥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只是这些话并不能和那名懵懂的女中尉说出。

    单纯的人还是多保持一些单纯比较好。

    不过当这一行人经过第三道门后,特务部终于出现了些许反应,前面的门开始自动开启。

    “看样子是谈妥了?!?br />
    旁边一名上尉笑道,齐龙象也笑着摇摇头。

    不算曲折的地下通道中,他们很快就走到尽头。

    最后一道门,这次无法使用念动力开启,必须通过电子脉冲命令。

    于是一行人站定,静静等着大门开启。

    ……

    李成现在不敢动弹半分,哪怕沐凡距离他还有七八米远,但是那骇人听闻的速度,如果自己想出手一定要掂量下够不够对方那一棍子的。

    对漂亮女人都毫不留情,这简直是个天生的战士。

    不过此刻沐凡根本不知道李成的心里想法,也没有理会更多。

    而现在的戎薇心理已经彻底崩溃,面对这恶魔一般的对手,她心中后提不起半点反抗的念头。

    “滴、滴、滴?!?br />
    突然急促的蜂鸣声响起,站在旁边的李成一愣,因为这是他的直属上级,也就是特务部的真正执掌者发来的天讯。

    这特有的蜂鸣声是专属提醒。

    李成连忙按下天讯,只不过下意识的避开满地狼藉。

    “步少将!”

    画面中出现一个面容威严的中年男人。

    “这事我们特务部不参与了,无条件放人?!?br />
    步少将开口第一句便直接将李成的心凉透了。

    李成这名中年军官从始至终都没什么大的心理波动,然而此刻却有种想骂娘的冲动。

    他强行压住内心的躁动,以尽可能平稳的语气说道:“少将,我们的一支战斗连队被彻底击溃?!?br />
    “谁入侵特务部了?!”对方明显有些愤怒的问道。

    李成不动声色看了一眼那边的沐凡,小声说道:“就是目标一个人?!?br />
    “一帮废物!有没有人员死亡?有的话给我留??!谁敢在特务部杀人他就死定了!”

    光幕中,那名步少将目光不善的说道。

    “对方下手很有分寸,并未造成人员死亡,而且对方持有百夫长勋章,拥有杀人豁免权?!辈缴俳飨圆恢老衷诘那榭?,所以李成努力将天讯的视频采集摄像头对对准坑洞的顶部,而且努力将措辞用的委婉一些,尽量不惹怒那边的沐凡。

    “这次我们特务部被当枪使了,既然没事那就放他离开吧?!辈缴俳庑死簧旱乃档?,然后光幕关闭。

    李成心中苦笑,看样子步少将还没有对这个小子的个人实力有直观概念。

    对方可是在无任何热兵器的状态下,直接击溃了一整支警备队啊。

    步少将还没有看到他们的特务之花戎薇此刻的惨状,如果看了一眼之后,估计步少将以后再不会对那名高冷的军特之花有莫名的敬畏感了。

    天之骄女直接被野兽一般的沐凡从天堂打到泥土里。

    戎薇眼中也腾起了一丝希望,不过很快就熄灭,因为李成的语气让她明白了,什么样的人才能在这里呆的长久。

    自己这种依仗家世的人在遇到沐凡这种对权势毫无敬畏的强大个体时,只有自取其辱而已。

    在面对眼前这个恶魔时,这种感觉尤为强烈。

    咔、咔,机械齿合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嗯?”

    沐凡、李成、戎薇三人同时向着那边看去,那里是地底基地的最后一道门。

    这是谁动用了权限开启的?

    很快他们就知道是谁了。

    一排身着深蓝色舰服的军官出现在门口。

    此刻双方的目光交汇。

    对方也明显看清了现在场地中的情形,一片“尸体狼藉”。

    “嘶~”

    齐龙象身后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他们看到那名披着一件白色背心的青年,也看到了站着的一名军官,更看到了遍地不知死活的警备队士兵。

    这和他们预料到的场景偏差的简直是天壤之别,甚至出现了惊天反转!

    包括齐龙象自己都没有料到竟然是这种局面,刚刚的重门对精神探测具有极强的隔绝效果。

    “上校,我没看错吧……”先前开口的那名女军官呆滞的说道。

    “咱们是走错地方了么?”

    “有人袭击特务部了吗?”

    “还是有人比我们提前进行了营救?!?br />
    沐凡眯起眼睛,现在他的目光和齐龙象的目光完全交汇到一起。

    然后他就看到对方脸上渐渐浮起的一丝微笑。

    “你们是谁?”李成这时却拿出了中校军官应有的气度,面向这行人说道。

    “特勤舰队最高指挥官,齐龙象。已获得司令部特别授权,前来带走预备役军官沐凡?!?br />
    气度不凡的青年一步上前温和说道,然后随手向前扔出一个圆盘。

    那圆盘诡异的没有划出抛物线,而是和地面平行着飞了过去。

    露出这一手让李成惊疑不定。

    接过合金圆盘后手指一案,一道特有的凸浮型激光投影出现,同时他的指纹也被识别出来。

    真的是司令部的许可证!

    关键是这送来的人,可是实打实的实权上校??!

    八级藏地战舰的指挥官……

    难怪这小子如此有恃无恐,自己如果有这份后台,还从特务部呆什么劲。

    沐凡眼中的淡漠迅速消融,黑暗吐息的状态解除。

    不过沐凡没有发现的是,当幽能那种冰冷的气息加持消失后,齐龙象的眼角轻轻跳动了一下。

    沐凡不知道对面是一名真正的念动力大师,对于精神的掌握,远远要领先于沐凡。

    齐龙象此刻没有和身边的军官说明,而是自己径直走向沐凡,平缓的迈过地面上那些人体障碍物,站在沐凡面前。

    “沐凡,还是说该称呼你黑凡大师?”

    齐龙象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那明显有些拘谨的沐凡。

    “一年级新生沐凡,见过学长?!?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