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带路吧?!便宸驳目?。

    将场上的尴尬宁静打破。

    所有士兵同时看向李成、戎薇两人。

    现在戎薇心中的恨意不单单针对沐凡,更有被情报部摆了一道的愤怒。

    从始至终她只知道来人就是打伤他弟弟的凶兽,然而对其他消息并未了解更多,因为以审讯为主的特务部,前期情报几乎完全依赖于情报部。

    “跟好我们,在这里走错路的下场就是被乱枪射死?!敝沼诨故抢畛煽诹?。

    戎薇现在的心态已经不适合再开口了。

    听到这句话后,戎薇也终于沉寂下去。

    两名手持磁能铐的士兵长出一口气,走回去将磁能铐放回。

    沐凡淡定的跟在后面,丝毫没有顾忌周围人的眼光。

    殊不知现在沐凡在周围人眼中已经和极度危险重刑犯画上了等号。

    地下走廊更深处不但没有变狭窄,反而越来越宽。

    直至沐凡看到一处几乎可以称为地下基地的建筑群落。

    当再次行走几步后,一行人出现在一座看上去厚重低矮的建筑物前。

    戎薇面色阴晴不定的迈步走向左边,那处房门上写着“审讯室”。

    他们终于来到这里,可是戎薇的心理却没有丝毫的愉悦,将眼神中的厌恶强行压下去,转头看着沐凡说道:“这里是正常的调查步骤,请进去吧,放心,没有任何强制措施?!?br />
    面前房门是一座厚厚的铁门,在隐藏电机的作用下,轰隆隆的向侧面拉开,露出一个供人出入的通道。

    周围的士兵只是分立两侧,并没有再做出任何持枪对准他的举动。

    沐凡注视着面无表情的戎薇一眼,迈步进入。

    身后铁门重重的关闭,漆黑的房间内有明亮的灯光亮起,沐凡的瞳孔自然的收缩了一下。

    这是一件很空旷的屋子,里面除了一张钢铁座椅和一面砌在混凝土中的防弹玻璃,再无其他。

    防弹玻璃上还有一些细小的通话孔,足以保障声音的正常传递。

    沐凡可以看到这把钢铁座椅上还有一些对应锁具的接口,不过他身上并没有磁能铐,所以走过去毫无顾忌的坐下。

    随后他便看到了厚厚的防弹玻璃另一侧走来的戎薇、李成两人。

    两名中校军官坐下,李成看了一眼沐凡,微笑道:“不用过多担心和紧张,我们只是例行询问几个问题,希望预备役军官沐凡能够如实回答我们的提问?!?br />
    “可以,你们尽快问,我赶时间?!?br />
    沐凡那毫不做作的淡定态度让李成内心一阵犹疑,作为资深的审讯官,他见过的人太多了,而眼前这种人在审问中是最难以突破的。

    因为从始至终,无论是看到特务部的武装士兵,还是这些看上去阴森恐怖的建筑群落,这小子眼中都没有看到半点波动。

    这种人不是神经大条,就是性格真的坚毅到一定程度。

    李成可以百分百确定沐凡就是后者。

    这种人……难对付啊。

    而戎薇自从进了这间屋子以后,整个人的神态仿佛变了一个人。

    都已经来了,她是绝对不会让沐凡就这样轻轻松松离开这里的!

    隔着那厚厚的防弹玻璃,心里终于有点安全感了。

    这具玻璃足以抵挡住小口径火箭炮的袭击!

    “现在开始审问程序,这里是特务部,我们已经经过了司令部的授权,所以预备役军官沐凡,我希望你如实交代你所做的一切。为了印证你所回答内容的正确与否,我们将会对你的身体更方面指标进行直接监测?!?br />
    李成轻咳一声后开口,沉重的铁门再度开启,两名推着一部大型仪器的技术专家走进来。

    “预备役军官,一旦发现你在某些事情上说慌被仪器检测出来,你的处罚将会加重一倍。这部设备会精准的探测到你身体的血液流速,你的心跳频率,你的呼吸频率,你身体肌肉的紧张程度……它会比你自己还要了解你?!比洲绷成洗乓恢帜蜒缘目煲?。

    终于走到这一步了,现在所做的每一步可都是按照正常的程序来的。

    她不相信这个小子会没有问题,只要有丁点问题,那么就足以把他留下了。

    竟然敢再她面前动枪,新仇旧恨一起算,这个可恶的小子不会有好果子吃。

    沐凡听着厚厚的玻璃孔中传出的话,低垂的眼皮下是……嘲讽的眼神。

    不过口中却轻轻嗯了一声,“可以,来吧?!?br />
    然后整个人如同一尊雕塑般坐在那里。

    两名技术专家听到后,小心翼翼的靠近沐凡,不多时候超过十五种人体传感器遍布沐凡全身,脚下那密密麻麻的管线粗看上去更是不下五十条。

    戎薇两人低头看了看自己面前的光幕上浮现的数据,对视一眼后满意点点头。

    仪器工作正常。

    两位专家走了出去,厚厚的铁门关合时发出沉重的闷响。

    “审问开始?!焙廖薷星榈囊痪浠鞍樗孀乓醢迪吕吹牡乒?,气氛瞬间变得紧张。

    沐凡眼皮依然低垂,冰凉的气息这一刻从心底覆盖全身。

    黑暗吐息……绝对冷静状态!

    当抬起头时,已经恢复了那淡漠平静的状态,这也是戎薇最讨厌的一种姿态。

    “你认识唐纳修么?”第一个问题突然说出后,戎薇眼神死死盯着那具测谎仪。

    “认识?!便宸财骄驳乃档?。

    一切指数毫无波动,不过戎薇没有失望。

    “你和唐纳修有很深的过节,对不对?”戎薇现在的声音如同冰冷的机器人声音,在这种阴暗的环境下无疑能够制造出更多的紧张感。

    “深?不死不休算多深?”沐凡挑挑眉毛。

    听到这话后戎薇心中一喜,这个小子竟然自己凑上来了,省去她多少工夫。

    “当然是深的过节,那你……为什么杀他!”最后半句猛然提起语调,说完之后戎薇眼睛紧紧盯着沐凡,希望能够看出沐凡表情上的破绽。

    “哦?他死了?”沐凡脸上露出一种恰到好处的惊讶。

    沐凡说这句话的时候,仪器上其他指数并没有变化,但是心跳却快了几分。

    戎薇眼睛亮起,声音特意放缓:“不要试图差开话题,现在我们已经掌握了相关证据,你的心乱了……”

    然而沐凡只是轻轻挑眉,甚至眼睛中露出喜悦却略有些遗憾的神情。

    “死了么?真是太好了?!?br />
    声音中充满了轻快和愉悦,然后沐凡对着防弹玻璃后的两人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我那是高兴的?!?br />
    设备上的数据除了心跳确实没有其他激动反应,沐凡这滴水不漏的回答让戎薇的心理威压技巧陷入僵局。

    两人都明白了,这个小子的心理素质恐怕是出乎意料的强大。

    手指轻轻叩击桌面,示意自己来,李成拿起对讲器开口:“沐凡,昨天在一号山庄你和唐纳修直接发生冲突,后来跟随走掉的那些军人是什么身份?”

    沐凡歪着头看着李成,收起笑容摇摇头:“你级别不够,我劝你也不要问?!?br />
    “那之后你去了哪里?”

    “无可奉告?!?br />
    ……

    “我们怀疑你在消失的这段时间内执行了刺杀唐纳修的计划,所以需要你进行自我陈述来证明你的无罪?!?br />
    “我都不知道他怎么死的,你让我陈述什么?”

    ……

    “几天之前公寓屠杀案,你为什么一个活口都不留下?”

    “我完全不知道你再说什么,你知道的,我参加完机甲演武大赛之后身体受到重伤,一直在学院内疗养?!?br />
    ……

    “你说你在学院的人证和物证呢?”

    “人证我还真不知道,不过物证……你们去调查所有的监控就好了,我相信监控视频会说明一切?!?br />
    “对了,补充一句,我相信科学?!?br />
    ……

    时间依然在持续,当他们问起为什么今天上午沐凡突然回到定川学院时,沐凡微笑着答道:

    “因为我热爱学习啊,我喜欢在知识的海洋中畅游,我感觉在外面呆的时间太长了应该回来学习了?!?br />
    一直压抑怒火的戎薇终于忍不住重重拍桌站起,她彻底失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