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凡被抓走了?”

    “什么情况!”

    白毛今天特意穿着他那拉风的刷街专用铆钉服搭配紫色眼影,准备开着隆斯特曼机车去给沐凡接风。

    结果这逼还没装成,一下从胖子那边听到沐凡被军队抓走的消息。

    “不知道啊,我们正走得好好的,突然一帮带枪的士兵冲过来,说让沐凡和他们走一趟?!?br />
    胖子的语气惊慌不定,被几十支枪指着自己的感觉绝对难忘。

    尤其是两人还是在广场上被公然带走的。

    这尼玛,要不是沐凡临走时那淡定的眼神,胖哥哥非得炸毛了不可。

    不明真相围观的同学里面竟然还有人过来要签名的。

    草,签你妹夫。

    “沐凡的性格不可能这么淡定的被抓走啊,他走的时候没有给你什么暗示么?”眼神疑惑的想了半天,白毛看着天讯问道。

    胖子眼神中露出佩服的表情,果然你是他的好基友,真了解。

    “临走的时候示意了一下,让我不用担心,现在咱们怎么办?”

    “既然他说不用担心,那就没事了……现在,我托人打听一下,然后看情况安排吧?!?br />
    听到胖子的回答,尹帅捋了一下自己骄傲的白毛,看样子事情不大,沐凡都几进宫了。

    不过白毛这次是真猜错了。

    事情不是不大,而是很大,非常大……

    由于沐凡的特殊身份,警局并没有权限来抓捕,所以直接动用的是蓝都星军部的第七号特殊部队。

    其正式番号是“夜刺”。

    这支部队直接归蓝都星军区司令部管辖,其诞生的目的很有意思,就是区别于中央军部的宪兵队。

    直白一点,更接近蓝都星的地方化宪兵队,不对首都星的军部负责。

    此刻摇晃的装甲车内部,分成了两个隔断,外面隔断属于开放性的,内部隔断等同于一座厚度3公分的钢铁牢笼。

    不过坐在其中的沐凡,双手并没有被任何磁能铐束缚。

    单向透视玻璃让外面的士兵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的情况。

    外隔断内此刻有六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正在静坐两侧。

    这六人中的最高军衔是少校。

    由此可以看到夜刺的规格之高。

    在这辆装甲运输车两侧,还有四辆车跟随。

    五辆装甲运输车,一共60人,仅仅是为了将沐凡带回军部。

    当时抓捕的时候,沐凡仅仅是淡定的问了一句依据呢。

    然后那名带队的少校出具了一纸军部专属的逮捕令。

    本以为沐凡会反抗或者发生冲突,那名少校却没想到沐凡神色淡定的点头配合。

    除了想要将沐凡铐起来的时候发生了一点意外。

    沐凡拒绝戴上任何手铐。

    于是就有了当时那几十支枪口同时指向两人的情形。

    或许是在出发之前对沐凡的信息就有所耳闻,所以那名少校制止了手下的动作。

    最终沐凡和夜刺部队两方毫无波澜的登上装甲运输车。

    “队长,我们夜刺费这么大力气来抓一个刚上学的小子?有必要这么客气么?”

    一名中尉起身瞄了一眼里面静静坐着的沐凡,然后对旁边的长官说道,或许是见得太多对自己等人畏惧的表情。

    沐凡那淡然的态度和抗拒佩戴手铐的动作让这名中尉心里不太爽。

    “这小子不一般,是上面点名要抓的,咱们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不过看秦上校吩咐这件事时的态度。哼哼,这小子凶多吉少?!?br />
    少校队长脸上挂着冷笑,他们肆无忌惮的交谈,是因为内部隔断是进行过完全消音处理的。

    外面现在就是开一枪,里面的人也不会听到。

    夜刺部队的领导军官最低为少校,最高为少将级别。

    秦上校已经算是司令部的传声筒了。

    只能说里面这个小子不走运,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一会进入了特务部进行审讯,只要语言中随便出现一个漏洞,就不要想着离开了。

    听到自家队长的话,这名中尉悻悻的转身走回。

    “不该耍的威风别参与,咱们只要把这小子带回去就行了,等到了地点自然会有人过来交接,这么好奇干什么!”

    看到手下军官脸上的表情,少校多说了两句。

    “知道了队长?!?br />
    阴暗的装甲车内部重新恢复平静,少校提着枪走到了隔断外侧,透过单向玻璃看向里面。

    那名定川学院的新生虽然闭着眼看不到眼神,但仍旧是那副淡然的表情。

    得罪了唐家,只能说你不走运。

    摇了摇头,少校转身离开。

    没有人看到,当少校转身的那一刻,那道静坐的人影睁开了双眼。

    沐凡的眼神似乎透过了单向玻璃落在少校离开的背影上。

    “夜刺部队是蓝都星豪门的私器,这次过来完全是唐家的家主授意?!?br />
    “那个老东西狗急跳墙了,哈哈哈?!?br />
    “沐凡,你要准备玩大的,我就让暗影舰队再杀回来?!?br />
    黑在耳边给沐凡出着馊主意,现在这个智能生命的战斗意愿丝毫不必沐凡少。

    “什么都不用做,我就想看看一个豪门能够用出的手段能有多少?!便宸沧旖枪移鹨凰坷湫?。

    现在这里是蓝都星,他还需要依靠联邦军队的渠道,一点点发掘加铎帝国皇室的力量和秘辛。

    将来免不了和更多的贵族豪门打交道。

    既然唐家的家主以一个莫须有的名头就可以将他抓走,那么不妨顺水推舟看一看这些所谓的贵族拥有的手段。

    只要对方没有确切的证据,那么一切都无从说起。

    强行抹掉他?

    那得看阮雄峰和他背后的飞龙号答不答应。

    飞龙号上的那帮眼光超高的家伙们,在沐凡尚未进行第三项考核的时间里,不会放任有人故意坑掉预备队员的。

    不知道这算不算考核?

    没有人知道沐凡此刻的心态初期的好,根本没有对即将到来的审讯放在心上。

    他只是想看看对方那绝望、愤怒,却又无处发泄的表情。

    真希望能够看到唐家的家主啊……

    沐凡咂咂嘴,重新闭上眼睛。

    装甲车运载车依旧在轰隆隆的行驶,驶入无人而宽阔的军事禁区内,然后开始进入山洞中向着地下行进。

    在阴暗而巨大的山洞尽头,有一行人影正在静静站立,似乎在等着什么到来。

    为首两人一男一女,肩章中校,是这群人当中的最高军衔。

    那名女少??瓷先ツ炅湓既曜笥?,正是一名女人褪去青涩,身上泛起成熟韵味的时刻,那凹凸有致的身材,被军装紧紧包裹勾勒出来。不过那姣好却冰冷的面容,反而将这喷薄的身材压下去。

    那名年约四十岁眼睛眯起像只狐狸的男人,眼睛静静注视着那越来越近的装甲车。

    突然轻笑道:

    “戎薇,听说压过来的这小子就是当初把你弟弟差点打成废人的元凶,一会你亲自上阵可得注意分寸啊?!?br />
    冷冰冰的女少校眼神中闪过寒光:“还没有人能够从这里完好的走出去?!?br />
    轰隆隆的噪声中,五辆装甲车停下。

    五队士兵分别下车列队,少校队长一马当先的对着这两人敬了个礼。

    “人已经带到,对方位于装甲囚笼内,由于对方并未有任何罪名,切拥有勋章,所以并未进行任何强制措施?!?br />
    “夜刺部队职责履行完毕,申请交接?!?br />
    听到这名少校队长的话,站在戎薇身后的一名同样少校军衔的阴森男子哼了一声。

    “都带来特务部了,竟然没能把人铐过来,你们夜刺的水平也就到此为止了?!?br />
    不大的声音中,嘲笑意味毫不遮掩,这让少校队长身后的几名军官脸色当时就冷下来了。

    “项少校,你们愿意铐随意,这辆车留在这里,我们先走了,再见?!?br />
    夜刺的队长淡定看了一眼开口的阴森男子,敬了个军礼竟是转身离开。

    很快四辆车开走,只剩下那辆孤零零的装甲车。

    开口说话的项山少校眼中带着不屑,头转向身后:

    “这帮老油子真是对不起夜刺这么好的名字,蝇营狗苟的人啊……”

    “既然来了不杀杀威风怎么能行,去准备重型磁能铐,把我们的贵宾请下来?!?br />
    那个请字发音尤其的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