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晓战舰巨大而空旷的战斗甲板上,此时突然三处巨大的空洞,随后底层升降台从这空洞中缓缓升起。

    三门看上去孤零零的长箭型炮筒缓缓向上顶起,随着旋转的开始宣布了这三门奇特炮台的启动。

    私人飞船中的众人仅仅目测就发现那三门长炮的炮口直径最少600mm,而且长的出奇。

    随着那三门黑洞洞的炮口对准自己,沐凡的话也恰到好处的传来。

    “所以,请你去死吧?!?br />
    这凛冽的杀机,从灵魂上浮起的震颤让唐纳修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打起摆子来。

    从来没有任何一刻像现在这般惧怕死亡,那是从精神到**的恐惧,他终于知道这一切的缘由了。

    在他疏忽大意的时候,对方将他拦在宇宙中,随后将一个根本不可能的答案扔在面前。

    沐凡所说的话已经全部被飞船内的设备记录下来,唐纳修正在一秒一秒的拖延,他要等到联邦舰队到来的那一刻。

    自己不能死,还有那么多事情需要自己去处理,他心中的诸多抱负还没有实现。

    “不,沐凡,我不想死,我们还可以商量商量?!?br />
    “你不能杀我,我是唐家的少主,如果你杀掉我你肯定跑不了的?!?br />
    然而沐凡没有回答,当轻轻的躬身重新站直后,莹白如玉的面孔此刻宛如死神,他们能够看到的只有那沉默旋转的炮管。

    终于,三门黑幽幽的炮管对准自己等人。

    那无限逼近的死亡?;腥每吹秸庖磺械募菔徊漳谖迦吮澈笏布浔?。

    地面和大气层内正在急速赶来的舰队全部看到这一幕,直接吓得他们头皮炸起,连忙发出一连串的通讯请求。

    【请阁下收手,一切条件我方都愿意与您详谈?!?br />
    【贵方的要求提出,能够满足的我方保证在最短时间内让您看到诚意,只求手下留人?!?br />
    ……

    然而这些声音、讯息无一例外的都石沉大海。

    沐凡静静看着光幕上滚动过的讯息,面上没有半点异动。

    他今天过来,唯一的目的就是要报仇。

    我要唐纳修的命,而你们……

    能给么?

    “三炮?!?br />
    形势完全调转的私人飞船上众人终于听到沐凡再次开口。

    一股名为希冀的目光从众人眼底浮起。

    “您说什么?”乍一机灵下的唐纳修根本没听清刚刚沐凡所说的话。

    不过很快他就听到了,因为沐凡的下一句让唐纳修心底彻底绝望。

    “我对你开三炮,只要你能活下来,从此一切仇怨彻底勾销?!?br />
    不是多选一,甚至不是一选以,而是一选一。

    沐凡仅仅死以第三人的视角在淡然听着。

    唐纳修眼底浮出一层愤怒!

    现在飞船上连一台机甲都没有,让他心中痛骂不已。

    在宇宙中,两艘舰船相隔甚至不足两公里,这个距离如果对面战舰开炮,和寻死有什么区别呢?

    只不过是名字好听一些。

    对方这是在肆无忌惮的侮辱他。

    这一刻的唐纳修眼神无比怨毒。

    可是他真的想错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沐凡最想做的真的就是拿着手枪同样打回三枪,之所以没有做。

    是因为他手上没有机甲而已。

    所以,只能采取这种他并没有多大感觉的“炮决”。

    随着沐凡轻轻吐出“发射”两个字,幽幽的光芒在指挥厅内闪过。

    一段段信息在光幕上流过,最终化为两行文字。

    ——【刺爆式光矛,准备发射】

    ——【光矛,发射】

    没有声音传递的介质,所以唐家私人飞船上的众人,宛如看着一幕无声的光影。

    三支巨大而修长的白色光矛瞬间以那炮管为载体成型。

    没有任何类似导弹发射时的烟雾出现,这三支巨长的光矛宛如被纯粹的机械装置弹出一样,瞬间刺破幕布。

    每支宽约600mm,长度却超过了30m的巨型光芒毫无阻碍的刺入唐家的私人飞船,并且深深的没进。

    就好像一副靶台瞬间被三支标枪贯穿一般,三支粗壮的光矛透体而出,将这艘飞船刺了个对穿。

    飞船座舱内两名美丽的私人空乘吓得花容失色,跌坐在地。

    驾驶舱内的唐纳修这一刻甚至感觉自己得体的裤子下面突然一热,竟然失禁了……

    唐家的大公子竟然在这种被炮决的时刻被吓尿了裤子。

    “哈哈、哈哈哈,没事,我们没事?!?br />
    不过他却丝毫顾不上了,因为除了飞船出现轻微的晃动,现在没有任何事情。

    他激动的摇晃着旁边赛的手臂,却没想到后者并没有和他露出一般的喜悦。

    而是闭上眼睛,下巴扬起,宛如在迎接一个神圣的死亡仪式。

    唐纳修更没有注意到光幕中那冰冷的面具上仅仅露出的目光中,蕴藏的目光宛如看一个小丑,没有同情,没有怜悯。

    【刺爆倒计时,3、2、1】!

    一行文字再次于沐凡面前闪过。

    然后那被未知力场束形的巨长光矛,原本稳定的光源突然变得极度不稳定起来。

    再然后眼睛眨合的瞬间,这三道原本纯白的颜色,突然变成莫名的橙黄。

    然后……

    轰!

    巨大的音波伴随着狂暴的能量瞬间吞噬飞船舱体内的一切。

    爆炸产生的冲击波甚至比声音先抵达驾驶室。

    正在激动摇晃着赛手臂的唐纳修还保持着那个雀跃的姿态,就直接被吞噬进橙色洪流之中。

    身体被撕成碎片前,脑海中闪过的最后一段意识是:

    为什么没听到声音?

    宇宙中远远看去那原本沉寂的深色私人飞船,突然周身发出一道道细细的橙黄色裂纹。

    只是这仅仅定格了不到百分之一秒后。

    一道最为美丽而盛大的烟花,无声无息,绽放在蓝都星大气层外围。

    绽放在蓝都星军部指挥部、空军司令部、总司令部的光幕上。

    无数看到这一幕的真正高层人士,口中喃喃的重复同一句话:

    “要变天了……”

    然后这道消息开始以闪电般的速度传播在真正的上层社会中扩散开来。

    包括正在得体和仰慕者交谈的右师君,正在淡淡拒绝追求者的右师婉,正面带微笑举杯饮酒的林武,刚刚从客房中走出的鸢尾花家族年青一代核心之一温歌·帕尔马……

    当获知这条讯息的时候,脸上无一例外的都是错愕和震撼。

    那是世界观被突然乍现的伟力剧烈冲击后,不可控制的表情。

    竟然有人……在蓝都星外公然击爆了唐家少主的私人飞船???

    整艘飞船29人无一幸免!

    “沐凡,我是按照亚柯帝国海军的标准设计的战舰武器,所以这艘战舰的主力武器就是六种编制的光矛矩阵??上挥心侵止爬系牡┦礁呱渑?,那种炮决在本大人所处的那个宇宙中才是最具有威慑力的处刑方式?!?br />
    黑的声音中不无遗憾。

    因为这个炮决不够完美。

    按照以往的习惯,沐凡或许会跟黑贫嘴一番,然而这一次他没有理会智能生命的絮絮叨叨。

    然而这一刻,那道冰冷而诡异的人影,只是孤零零站在空旷的指挥厅内,眼神漠然。

    此刻的他,比杀手还要冰冷,完全就是一名最为冷血的行刑者。

    他也根本没有理会那船上是否有除去唐纳修之外无辜的死者。

    道德、法律?

    这两个词汇从来都没有在他的大脑中闪过。

    他只是闭上眼睛,思绪在这一刻蔓延,那道精灵般的少女身影悄然映在脑海中。

    我说过,失去的我会帮你找回来。

    我说过,要送你一场最为盛大的烟花。

    我说过,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